天才一秒记住【滴滴小说】地址:didixs.com

往日热闹的办公室里,在今天显得格外冷清,赵延坐在她的斜对面,指尖随意的转动笔,眼神也很平静温和,没有任何压迫感。

看起来只是随口一问。

方才听到问题那一瞬间的紧张似乎消散了不少,顿了一会儿摇头说:“没想好。”

赵延淡淡“嗯”了一声,视线收回,专注的处理面前的工作,再没有下文。

似乎刚才那个问题,真的只是随口一问,心底无声地叹了一息,有不知名的失落上浮,等她意识到之后,更加生气于自己的拧巴。

江似月啊江似月,冷静是你自己提的,不爽的也是你自己,双标。

内心默默谴责完自己,眼前的字也看不下去,只好推开凳子离开了办公室。

外间的走廊里,有几个学生在吃早餐,江似月转而去顶楼天台,还未推开门便感受到了风的强劲,刚一探出头,头发立刻糊了一脸。

江似月赶紧拨正,大步跑出去,逆着风站之后,头发全都听话的往后,风吹在脸上,忽视初冬的寒冷,其实蛮惬意。

她喜欢风,喜欢这种自由自在的感觉,归根结底,可能是因为自己是个很纠结、很不随心的人。

和赵延说想想,其实该想她早就想完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做。

怎么做好像都有风险,而自己,恰好是个极度的风险厌恶者。

江似月想着,还是给孟竹青打了个电话,先是问了一下她的平安问题,得到“好”的回复后,这才说起自己的纠结,有安琳的那些部分,被她自动忽视了。

“既然这样,你不如提早适应一下离婚生活?”孟竹青语气没一点儿犹豫,当即发出了邀请,“搬过来和我一起住两天,正好陪我,真要能适应,再说其他的,快点过来吧,月宝儿~我在家等你。”

江似月听着她的撒娇,扬唇一笑,“行。”

铁门处突然传来些微的动静,江似月鬼使神差地探出头,看到了——正在打闹的情侣。

她在期待什么,真以为赵延是什么人形雷达吗?

没兴趣做电灯泡,江似月从铁门中退了回去。做了“去孟竹青加呆呆”这个决定之后,心里盘踞的阴霾消失了不少,体内的齿轮结束停滞,重新开始转动,虽然不知道方向对不对,但还是让人轻盈。

回到办公室,又多来了几个同学,赵延并不在自己的位置上,桌上放着外卖送来的药,确定拆开过了之后,江似月没再管,收拾东西离开。

等电梯上来的时候,她给赵延发消息。

【江似月:我去孟竹青那儿几天,你回家住吧。】

消息发出去之后,赵延没有秒回,江似月看着聊天界面,又补了一条。

【江似月:好好休息,按时上药。】

既然要模拟离婚生活,那就要干脆彻底一点,她退掉了这个微信号。

孟竹青租的房子在六环,换乘了好几趟地铁后,江似月才到达她家。对于自己的突然到来,孟竹青什么都没多问。

一连住了小一周,这段时间里,孟竹青虽然每天都要上班,但一下班就拉着她打卡各种网红地。

周天,孟竹青说市中心新开一家咖啡厅特别出片,一大早便把她拖了过来,美美拍了一堆照片后,这才开始喝面前冷透的咖啡。

孟竹青:“没了赵延的生活,感觉怎么样?”

江似月回首这段时间,每天都是两万步,回家倒头就睡,“好像……挺充实。”

孟竹青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搅弄了一下面前的拿铁,撑着下巴问:“那你什么时候离婚?”

“我——”江似月迟疑了,对上孟竹青别有深意的笑容,抿唇不语。

孟竹青:“还是换个问题,什么时候和你的赵老师和好啊?”

包里的手机铃声欢快的响起,江似月迅速拉开接听,“喂,您说。”这就是个诈骗电话她也想一直聊了。

不过——

“您是赵延的妻子江似月吗?我们是学术不端调查组的,您现在能不能来一下财大呢?有些工作需要你配合一下。”

明媚的心一下就沉了底,手不自觉的扣紧手机,“我能问问具体是什么事儿吗?”

“您来了咱们详谈吧。”

“好的,我马上过来。”江似月对孟竹青比了几个手势,抓起包快速离开,“赵延也牵涉其中吗?他在哪儿?”

“这个我不太清楚。”

对方守口如瓶,什么都问不出来,江似月十字路口不好打车,江似月又焦急地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终于顺利上车。

登上阔别很久的微信,江似月看着喷涌出来的红点,紧张的心越绷越紧。

手机缓了一会儿才停住,除了群消息以外,就是岳欢给她发的消息,至于赵延……他的头像旁边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看过岳欢的消息后,江似月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财大经院八名研究生联合,实名举报了学院几乎所有老师学术造假、压榨学生等等行为,事情闹得很大,影响恶劣,更高一级的人前来调查。

据说,赵延也在这份名单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至此春和景明[先婚后爱]》转载请注明来源:滴滴小说didi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