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深沉,寒凉入骨。宪王府一处寂静无人的角落,应无暇穿着连帽大氅,翼翼小心地站在楚王身后,脸虽遮挡得瞧不出她的容貌,但看身样便能瞧出,她恭敬,谨慎的姿态。

“王爷染病,妾身未能照应一二,实在有愧,还望王爷海涵。”

楚王身上的大氅是宁妍在他卧病时拿给他的,虽有宫人为他准备了许多新衣,他依然将这件穿在了身上。

他回过身,嘴唇发白,因仍未病愈,双目随着睫毛的眨动隐隐发着微颤。

“临行前,你父亲府尹大人和本王提起过你,本王实在不明,你即已为这王府的侧妃,为何要吃里扒外,和你父亲再三地靠拢于本王?”他冷冷一笑,“这样的居心,本王可实在不明。”

他声音阴颤,尤其在这冷飕飕的夜里,叫人听了不免心紧。

应无暇提裙跪地道:“王爷,妾身知道妾身和妾身父亲此举不足以让王爷信任,恳请王爷明鉴,妾身自入了这王府,宪王他,他从未进过妾身的屋子,妾身是女人,一生所投靠的唯有自己的夫君,即如此遭受欺辱,我父只我这一个女儿,如何肯愿我受辱于此。妾身不求别的,妾身只愿王爷心愿达成,妾身愿追随王爷,查清宪王所犯之罪!”

“你这是自知在宪王府前途无望,才投靠于本王。”他促狭一笑,眉头轻轻一皱,抻了抻自己的大氅,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四皇兄当真只宠爱那余家姑娘,旁人送来你们这许多人,他竟没有一个入眼的?”

应无暇面羞抬不得头,心理委屈至极。

“正是如此。王爷他……他从未入过我们几个的屋子,不管是我还是上官氏,连同那几个妾室,都是如此。刚入府的时候,本以为有皇贵妃在,为了子嗣繁茂,当是有我们伺候的机会,可皇贵妃亦是十分袒护宪王妃,连她的悍妒也能容忍。”

她说着激动起来,怨气直出,顾不上过脑了……

“若论家世,家父好歹也是京都府尹,当朝重臣,难道,难道就那么不堪入目……”应无暇说着说着,委屈地发出了泣声。

楚王听着烦腻,翻起白眼。

难不成所有男人只要是个女人都要沾你们的身子?父皇自来只宠爱皇贵妃,二皇兄为了余家二姑娘连嫡皇子的尊荣都舍弃了,四皇兄不忌讳余家四姑娘所做的行当,本王……

想到他自己,他凄然一笑。他在想,若宁妍的心靠向他这个楚王,他能否向二皇兄一样,甘愿舍弃一切,只为有佳人在怀?

他扬起脸,睥睨地看着应无暇,心意按定下:本王自然不会。

为君者,如父皇般,到时整个宣周都是自己的,想要什么得不到!

“你即投靠本王,光凭说是打动不了本王的。只要你能证明你的价值,待本王达到功成之时,定会犒赏你与你的父亲!”

应无暇激动地抬起来脸,双目充盈着泪水:“妾身谢过王爷,妾身定当为王爷肝倒涂地。”她目光一暗,“王爷放心,为表忠心,妾身已经将网给撒了出去。”

楚王挑眉慢顿地点了点头,他不想再说下去,扇了扇手,应氏提裙起身,行礼告退。楚王将转身过去,望月留在原地。

闻声人已经离开,他方转身,静步从另一条路离开。

昭桓玟虽年纪轻轻,可每走一步都似有千金重,可见他心里的事并不少装。

自打他的母妃离开,每每夜里,他心里都十分地荒凉。以前纵是福宁宫中少有人来往,母子两人过得十分清净,可到底是相互陪伴,时常也有笑容漾在脸上。

现在,他与母妃阴阳两隔,笑容好像也随着母妃的入葬,而落撒在了尘土中。

他正在鹅卵石的小径上走着,身旁无人,也不惧王府的侍卫见到他。这波侍卫走来,已经是他见到的第二波。

王府日夜有巡逻的侍卫,一组是八人,楚王通过他们握刀的力度,走路的劲道,还有对周遭动静的灵敏度判断,这王府的侍卫无一人是等闲之辈。

楚王受了这番侍卫的礼,他并未理会,在侍卫让出的道中负手往前走。

刚走过,他往远眺望,见两个小太监行色诡谲地往西边而去。这两个小太监一高一矮,矮个子的头垂得尤为低,他向来心细,一时觉得蹊跷,便扬声道:“站住!”

这声喝令让那两个小太监登时停住了脚。

昭桓玟眼见着他们犹犹豫豫的,个矮的小太监行为尤其反常。他躲到个高的太监身后,看起来甚为可疑。

昭桓玟徐徐而去,借着高挂的月明光亮尤为仔细地看去后面那个个矮的小太监,随着距离的拉近,他眉头一皱,心一提,这不是三姑娘么?

她这是要干什么,是又要出逃么?

他凛色看去前面的那人,果不其然,是昭令德。

他看这昭令德心里十分地不爽,若他将此事声张出去,这昭令德教唆宁妍出府,如此荒唐行事,想来二位王妃都会对他心生不满。只是若这样,宁妍定会讨厌自己。她向往自由,不喜欢受拘束,这许多日子没有出去,肯定是憋得慌了。

这样想到,昭桓玟浮冰的眼睛瞬间融化掉。

两人心虚的连安都没有请,只瑟缩地耷拉着脑袋。

昭桓玟距离丈远的时候,对着前头的昭令德道:“你……”

昭令德匆忙地抬了下脸,指了指自己,又马上将头低了下。

昭桓玟站在月色之下,居高临下之态,带着几分讥讽之笑:“对,就是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余家傲.侧写师穿越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