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渡后来又去买了几个福字,打算贴到窗门上——好容易和师傅一起过年,今天一定要顺顺利利的。他走进院子,却是遥遥看到了李水徵,甚至听到那人在笑,风吹着他的衣裳,不知道在和师傅胡闹什么。

他为什么会在这儿?

少年郎脾性大,想冲过去和他动手。

但瞥见两只手上满当当的年货,想到今天是除夕——动刀弄剑的话,不合适。

他也不想在陈匪照面前表现得像个小孩子。

于是当作没看到李水徵,推门走进厨房。

“你回来了?”迎面撞上她。

“我买了剪纸,待会儿要一起贴吗?”他道。

“好,我先出去一会。”

她丢下这话,推开厨房门,对着李水徵偏头。

李某自是跟过去。

*

两人来到宅子外,陈匪照开门见山:“你不可能和我们一起吃年夜饭,也不该再和我见面。”

李水徵一怔,没当一回事,“为何?我都大老远.....”

她打断他:“你把我费尽心思研制的解药,当作是一桩买卖,和我要做的事完全相反。李水徵,或许是我身上哪里吸引你了,让你一而再三的想靠近我,但我清楚,我和你不是同路人。”

李某不说话,嘴唇往上扬了扬,眉头却是皱着。

陈匪照:“我只是个普通人,对你没帮助。”

“帮什么?我也是普通人。”

“但你想要不普通的生活,你想爬上权利最高位,我很记得你的过去,”她顿了顿,他感到急切,凝视着她想找到一声叹、一声惋惜,但什么都没有,她道,“我们不合适,连朋友都做不了。”

他们的关系,明明没挑明,但陈匪照什么都说明白了。

李水徵:“今天是除夕,我只是想.....热热闹闹的吃一顿年夜饭......为什么你要说这样的话?”

小时候他没这个运气,长大了也不能有此机会吗?

非要一个人孤零零的?

“是你选错了人,”陈匪照道,“我们偶然结缘,该断了。”

“不是!我们经历了很多!”李水徵失态了。

笑话,这“断了”二字怎么能是他听到的?他和裴姑娘难得相逢,即便彼此不挑明关系,不清不楚的,也能相交到尽头。

实在惊诧,李水徵从中原来大宛的路上从未想过会从陈匪照那儿听到这些话,明明什么都没做错.....不是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