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房车,去古代逃荒种田吧》转载请注明来源:滴滴小说didixs.com

许怀义的话,其他人都听出了言外之意,面色不由为之一变,李云亭最干脆直接,“据我所知,已经有好几拨人求到了定远侯府头上,李云轩也上蹿下跳的不安分,或许,登州的事儿,就跟定远侯府有关。”

“噗……”赵三友一口茶水喷出来。

这可真是勇士,猛人,连自家都不放过,啥话都敢直说。

苏喆嘴角抽了下,满脸复杂的问,“你就一点不担心府上被连累啊?”

李云亭反问,“我为什么要担心?定远侯府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又没上他们族谱。”

所以就是定远侯府犯了诛九族的大罪,都连累不到他头上去。

苏喆下意识道,“可你还是李家的子孙,血缘关系断不了,你父亲,迟早会让你进府的……”

现在不进,只是李云亭的筹码不够,价值足够大时,什么外室子?都不重要,就是记在嫡母名下,都是可以商量的,利益为上嘛。

李云亭却冷淡的道,“他想让我进,我就得进?说的我好像多稀罕他们一样。”

苏喆噎住。

王秋生道,“你要是不进,可就吃大亏了。”

连赵三友都附和,“是啊,我刚才虽然说好男不吃分家饭,但他们不给,你就能甘心了?你也是定远侯爷的儿子,凭啥没你一份啊?不要白不要。”

李云亭素来清傲,对外物又不上心,自然体会不到这种不甘,“我不想跟他们有任何牵扯,他们辅佐三皇子,将来如何还未可知,别便宜没占到,倒是跟着倒大霉……”

“咳咳……”

房间里,连续响起好几声咳嗽。

争储的话题,这就敏感了。

李云亭看了几人一眼,面色不变,“我有说错?自古站队,有几个好下场?”

苏喆闻言,无奈的苦笑道,“是,你说的都是大实话,但咱们都埋在心里就行,不用说出来……”

考虑一下他啊,他也站二皇子阵营呢,没有好下场那话,连他都一块咒了。

李云亭不置可否,看向许怀义,“怀义,你说呢?”

许怀义无辜又茫然的笑笑,“我?我当然是跟着师傅的步伐走了。”

孙家中立,谁坐那把龙椅支持谁,从拉帮结派,虽然会错失从龙之功,但也能避免倾覆之险,最是稳妥。

李云亭点头,“我也是。”

其他人,“……”

只苏喆摸摸鼻子,他实在没法中立,苏家早就选择了二皇子,他只能陪着一条道走到黑了。

许怀义这时再次提起刚才的话题,“登州府的事儿,若是跟定远侯府有关,那乔公子着什么急啊?”

这几天乔怀谨的心不在焉,几人都有注意到。

李云亭道,“登州跟青州离得不远,登州出了民乱,想来,青州也不安稳了吧?”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

王秋生面色不太好了,“要真是那样,可就要出大乱子了,青州的位置何等重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东木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