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般如画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高潜笑了起来,笑完又是摇头一叹:“你果然还是这么傻。”

是嘲讽,却又很开心。

梁婠蹭的一下站起身,不想再陪他继续玩下去,不想再让他拿着自己的伤口找乐子。

脚下还没迈出一步,却被他一把拽住,像铁钳,牢牢将她钳住。

梁婠头也不回,“陛下还没看够吗?”

高潜也站起身,手上稍一用力,轻轻松松将她带到身前,与她面对面站着。

半晌沉默,最终只淡淡一笑。

“我只是让你好好将他们认认清,看看你从前为他们吃得亏、遭得罪,究竟值不值得?”

梁婠闭了闭眼:“不值得,可以了吗?”

高潜抚上她的脸,“梁婠,我们打个赌吧?”

梁婠咬牙,恨恨瞪着他。

高潜视若无睹,微笑着转过脸去看刑架上的人。

“你们是想活,还是想死?”

骤闻还有活命的希望,崔皓双眼放光,连连点着头,嘴里不停应着,生怕再慢一点儿,便与这活命的机会失之交臂。

“臣不想死,求陛下开恩,饶了臣,求娘娘饶了臣……”

冯倾月没有刚才的骂不绝口、恶声恶气,低下头咬住唇,没有做声,却能看到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诏狱的日子不好过,从她褴褛的衣衫、重叠的伤口,就能看得出来,熬到现在不容易。

活是本能,这样的问题,有什么好问的?这样的赌,又有什么好打的?

梁婠目光直视,淡淡道:“陛下如果想看想听,就由着他们给您演、给您说,妾看够了,也听够了,如果今日陛下不处理别的事儿,妾就先回去了。”

杀又不让杀,非得坐在这里看着他们上刑、对骂,才行吗?

梁婠也不管高潜会不会发怒,只去掰他的手。

高潜死死抓着不放,眸子黑沉沉的,隐隐透着怒意。

“梁婠,我是在帮你报仇,你非得激怒我?”

“帮我报仇?”

梁婠盯着他翘起唇角,忍不住冷笑。

“是,是崔皓与冯倾月联手,坑害了我一辈子。他们罪该万死,可你呢?你与他们又有何区别?”

高潜面上一喜,紧紧握住她的肩:“你终于承认了!”

梁婠红着眼睛,使劲推他:

“是谁一遍遍迫着我做那些事,又是谁用尽方法手段侮辱我?直到将我作践至死……”

“到现在了,假惺惺地说什么,帮我报仇,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有什么资格为我报仇?”

“怎么重活一世,良心难安了?真是笑死!”

梁婠挣脱不开,只能一边推一边踹。

“你到想干嘛?高潜你究竟想干嘛啊!”

“是不是生生世世,你都不能放过我,生生世世都得把我作践死,你才能心满意足?”

梁婠泣不成声。

高潜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眼睛越来越亮,狠狠将她抱住。

梁婠死死揪住他的衣襟,歇斯底里:“为什么非要逼我,为什么?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我又到底何时招惹你了,为什么要一直逼我?为什么只逮着我一个作践,是不是我再死一次,你才满意,高潜你到底要干什么?干什么……”

高潜退开一些:“我没有想逼你,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她?”

梁婠眼泪糊了一脸,手指缓缓松开他的衣襟,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

她无力点点头,抬眼看他:“我不装了,我也不找你报仇了,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吧,就看在你已经折磨了我一世的份上,放过我吧?”

高潜看着她,坚定摇头:“你要不是她也罢,可你偏就是她,那我便不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