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暂停,我先化个龙》转载请注明来源:滴滴小说didixs.com

夏疏有些受宠若惊,刚要说什么,尉闲突然出声道:“后山灵泉里。你先好好养伤,过几日我带你去见他。”

孟昭点了点头,她也确实需要时间平复一下自己现在复杂的情绪。

她现在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原谅他,但是同样的,他拔了自己灵根救她,她也没有办法不管他。

索性夏疏说他性命暂时没有大碍。她就眼不见为净,先做几天鸵鸟逃避一下。

孟昭自醒来就没有见过师兄师姐。问过尉闲后才知道,他们知道了那北山的热带岛上,还有最后一片黑暗碎片。得到消息后的蔡湘灵和魏东莱为了减轻她的压力,所以提前去帮她解决岛屿附近海域里的魔物去了。喻初宁一走,海妖族镇压不住那些魔物,泛滥的魔物涌进了海域,孟昭早晚要上岛,师兄师姐提前去帮她解决后顾之忧了。

孟昭心里十分感动。但是却摇了摇头:“他们不该单独去的,现在我们不论是谁分开,都有可能被那阎申发现,怕就怕在她逐个击破。”

尉闲略一深思:“确实是我失误了,当时没有想到这一层。”

“不过,”尉闲打量了她一眼:“现在你体内灵根齐全,虽然是杂灵根,但是现在你其他灵根的修炼都到了顶端,要想回到全盛时期,也不过只要几日。到时候,别说那热带岛的魔物,就算是那个冒牌货,也不一定打得过你了。”

孟昭已经又躺回了床上,难得有休息的时间,她就不折腾自己了。“那如果,我把水灵根重新拔出来的话,恢复起来又要多久?”

尉闲吓得蹦起来,生怕她做出什么事情来:“你以为这灵根是什么玩具吗?你拔过来,我拔过去的?拔灵根很伤!很伤!你拔下来十天半个月都好不了那种!”

“哦。”孟昭抬眸看他,语气阴阳怪气:“原来十天半个月都好不了啊。”

“这……也不一定嘛。”尉闲知道孟昭在影射喻初宁的事情,他梗着脖子道:“总归,我们天虞山不会亏待他就是了。实在不行,我们给他养老。”

孟昭戳了他一下:“想的美啊你!人家现在是海妖族的统治者,类似人间的皇帝,你帮他养老?你这是想挟天子以令诸侯?野心不小啊你。”

“我懒得和你掰扯,你现在是伤员,我不闹你。总之你不要有负担,你也不欠他什么。这是他自己赎罪,应得的。”尉闲本来就没多少耐心,现在孟昭拐着弯打听喻初宁的情况,他就是不太高兴。

懒得伺候了,就干脆让孟昭自己去睡觉,他也去忙天虞山的事情去了。

又过了两日,孟昭熬不住,去见了喻初宁。

甘华把她带到了后山的灵泉,这里本来是一方活泉构成的小型湖泊,往日来这里游玩的学子不多,所以这里的环境静谧又清新,倒是很适合养伤。

孟昭知道喻初宁拔灵根受的伤应该不轻,但是万万想不到是眼前的这种情况。

他半个身子浸泡在领券的浅滩处,正闭目养神。浅蓝色的鱼尾闪着光,半搭在岸边的石阶上,好看的线条若隐若现。如果忽略他苍白的面色,胸口半道恐怖的划痕的话,他这副模样真的很能激起人的欺负欲望。

只是那道划痕太深了。

所以单纯服用了立骨消再用刀具挖,伤口不至于这么深。

他是自己用手掏的。

他疯了吗?

孟昭忍不住悄悄走近想看看他的情况。

甘华看了她一眼,就识相地默默地转身离开了。

他的耳朵变回了深蓝色的鱼鳍,手也化了半兽型,整个手掌五指合并。孟昭有些新奇,这是第二次见到他的真身。上回只是匆匆一瞥。

虽然有些不太好,她还是偷偷伸手进了水里,去碰他的手掌。

滑腻的触感,让她起了战栗,也忽略了上方微深的瞳色。他睁开眼睛,看到了孟昭,看到了她的手指停留在自己的手上。

虽然有些不解,但是还是微微闭上了眼睛,他的胸腔不停地在跳动着。

悲伤,恐慌,愉悦,欣喜,羞怯,各种莫名的情绪夹杂在一起,不停地在蔓延。

孟昭忍不住又摸了一把他的耳朵,手感更好了,她更是不管不顾地多摸了好几下,这才做贼心虚地收回手。

“你不摸了吗?”有些微哑但是好听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孟昭乍然抬头,对上了他的视线。匆忙间逃离,不由得脚下一晃。

喻初宁用那只可爱的手掌握住了她的手臂。孟昭的心脏猛猛一跳。

“你不摸了吗?”喻初宁又问了一遍。

被当场发现自己揩油,孟昭难得地也害羞了起来。“不……不摸了。”

“为什么不摸了?”喻初宁却难得的执着起来,孟昭皱了皱眉,他怎么有些不对劲?

还没等孟昭反应过来,他那颗还带着湿意脑袋就凑了过来,语气带些恳求:“你再摸摸我吧。你摸的好舒服。”

孟昭的手有些微微颤抖,脑子里开始天人交战了。他不会是拔了个灵根,把脑子拔坏了吧?他的灵根是和脑子长一起的吗?

看到孟昭迟疑,喻初宁却不给她退却和迟疑的机会,自己把脑袋凑到了她的手中。

孟昭逃脱不得,他撒娇耍赖全套都来了一遍,孟昭只得无奈安抚了下那颗脑袋。他的身上的伤看起来太重了,孟昭甚至不敢用力推他,只好先满足了他再说。哄够了小人鱼,孟昭才堪堪脱身。

她得立马去问问夏疏,到底是什么情况?本来以为过来要撕逼大战一场,结果他像是突然弱智了,导致他们氛围竟然相当和谐……

夏疏似乎早就知道她要来,看到她过来,给她斟了一杯茶。

孟昭接过来,猛地一口灌了。开门见山道:“夏疏师尊,听说最近喻初宁都是您这里照顾的,您有没有发现,他有一点不对劲?”

夏疏心里有些好笑,但是还是带着慈祥的目光,道:“怎么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落三洲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