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筠栀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在寂静无声的船舱里显得格外明显,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

那些人又重新找上她了?为什么?

门被重重地踹开,怀里的女儿受到惊吓,大声啼哭起来,面色阴沉的精瘦拐子粗鲁地抢夺过瑾娘,用力擦去她脸上的“红疹”,看着白白嫩嫩的小孩,冷冷地讥笑一声,扭头对着壮汉道:“瞧,你猜猜怎么着?我就说第一眼看上去挺水灵的,后面怎么会突然变黄了,其中肯定有诈,你还不信。”

壮汉目光如炬,扫向惊慌失措的妇人,露出一个嗜血的表情:“这样精妙的伪装手艺,倒是不简单,若不是你提醒,还真要被这妇人蒙骗去。你去瞧瞧这娘们,说不定有惊喜。”

霍筠栀被一把摁住,强行擦洗掉妆容,连带着绑缚的头绳也掉落下来。

浓密柔顺的青丝影影绰绰地散了下来,露出一张娇艳如雨后栀子的白皙脸庞,白瓷一样的肌肤仿佛在发着淡淡的光,一双剪秋一样的眼眸波光粼粼,像是正在落雨的小池,瑰姿妍色,白璧无瑕,一瞬间,简陋无比的船舱都蓬荜生辉了起来。

壮汉和精瘦男子齐齐怔住,愣了好一会儿。

紧接着壮汉的嘴唇颤了几下,看着霍筠栀的目光灼热无比,贪婪之心顿起:“好货色,别绑太紧,免得勒出伤痕来,掉了价钱。”

霍筠栀眼眸微闪,苦苦哀求那人不要绑她,她还要给女儿喂奶,左右她也跑不掉,不吵不闹,竟是一副死心的模样。

壮汉打量了她一眼,问及她的来历,霍筠栀只道没了丈夫,被婆家赶了出来,准备带着女儿去投奔一个远方亲戚。

她两眼泪盈盈,瞧着格外的楚楚可怜。

一旁的同伙道:“这女子奸诈,还会易容,莫要听信于她,依我看,还是要绑严实了,免得生是非。”

壮汉沉吟了下,摆摆手:“绑那么严实,小的你不要了?还要过上六个时辰才能到下一个渡口,这一大一小的能跑到哪里去?到时候快下船前仔细点就好。”

他倒是丝毫不害怕霍筠栀逃跑,精瘦男子想想也是,左右都是水,未见人家,一个弱女子,再带上一个走都不会走的小婴儿,便是想逃,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放松下来后,精瘦男子毫不避讳地打量着霍筠栀的躯体,邪笑道:“真是刚打瞌睡就来了个枕头,老胡那家伙就好这口,这娘们少说也得卖个三百两。”

“你们要把我卖到哪里?”霍筠栀身体抖了抖,轻声道。

壮汉听得有这么多银子后,心情也很好,拍了拍她的脸颊,一副你享福了的模样:“算你有福气,可以去当堂堂知州大人的妾室了哈哈哈哈,不比你原先在婆家受气好?等你发达了,可莫要忘记我们几个。”

这群拐子身上都带着令人厌恶的浑浊气息,霍筠栀瞬间觉得自己的脸颊脏污了。听见他的调笑,更是觉得恶心,拐了无辜的妇人儿童,竟还要人家感恩戴德不成?!

“怎么不说话?被天下掉下来的馅饼砸晕了?”

壮汉和精瘦男子都笑嘻嘻的,霍筠栀心中一沉,知州大人,这是当官之人为非作歹啊。

怪不得这些拐子屡禁不止,猖狂到敢直接在大街上抢人,还光明正大地和渡船相勾结,直接把看中的妇人孩童抓起来。

这世道真的还有救吗?

霍筠栀和瑾娘很快被带着扔到一个关满女人和儿童的屋子里,门打开的一瞬间,打眼望去人人的眼里都是惊惧和不安,这种压抑的气氛席卷着整间屋子,几乎要让人喘不过气来。

有一个布满纹身的拐子席地而坐,紧紧地盯着这群人,看见一个极为漂亮的女人抱着孩子进来,拿着绳子站起来熟练地给霍筠栀绑上。

壮汉同他说了几句后,霍筠栀只被在大臂处绑了个死结,想要抬手是不能的,但抱着瑾娘喂一下奶还是可以办到。

看见光亮,有妇人难以忍受地哭出声。

纹身拐子阴冷地望过去,威胁道:“谁敢吵老子就把她脸划花,卖到最低等的窑子里去。”

此话一出,所有人再是难过痛苦,都不敢再出声。

门被重新合上,最后一点光亮被渐渐地剥去,船舱里一片漆黑,像是化不开的墨汁。

不知在这样的环境里呆了多久后,门外传来叫喊声,纹身拐子走了出去,走之前关好了门。

霍筠栀是唯一一个没有被绑住脚的,她静悄悄地站起来,接近门口。

门外传来若有若无的谈话声:

“什么情况?”这是壮汉的声音。

精瘦男子说道:“前面有官船。”

“官船?确定吗?哪家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扯娇栀》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