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滴滴小说】地址:didixs.com

养心殿内寂静一片,霍无妄仍旧跪在地上。

周公公还以为他是没听见,忙低声提醒:“佑北将军,陛下问话呢。”

闻言霍无妄才略微直起身子,却仍旧不曾看向坐在案几前的皇上,只是眉目严肃道:“微臣想求得一块免死金牌,日后好救下身旁挚友亲朋。”

若要拿到免死金牌,需得是大祁的开国功臣,亦或是曾在战场上立下大功,再不济也需得曾救过陛下性命。

这三者需得有其一才成。

但能拿到免死金牌之人,皆是要将其留给自己,亦或是子孙后代用。

要用免死金牌救下挚友亲朋,皇上与周公公听后都不禁觉得疑惑。

他们倒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

“不知佑北将军要拿这免死金牌,救下哪位挚友亲朋?”皇上好奇。

霍无妄薄唇缓缓轻启,极力平静道:“微臣暂且不知,只知日后定然能用的上。”

或许会是江以绥,或许会是徐尘散……

他拱手低头,“微臣自知不过是查明一桩小小的案件,斗胆讨赏,实在不妥。若是陛下不予,今日只当微臣不曾提过此事。”

语毕腰身一弯,再次磕头。

这哪里是小小的案件,分明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案子!

甚至还牵扯到皇室了!

皇上锐利眸光划过案几上摆放着的每一件证据,最终落在了那封染血信上,转瞬眼底又染上几分无力。

他单手撑着太阳穴,食指半弯折摁在眉心上,唇角间不自觉溢出一声不易察觉的叹气。

从霍无妄进入养心殿到此刻,仅仅一刻钟,他仿佛老了足有十岁。

“咳!咳!”他轻轻咳了几声。

一旁的周公公忙上前问:“陛下,可要江太医前来诊治?”

皇上轻轻摆手,“不必。”

说着便往门口指了一下,“都退下。”

周公公弯了弯腰,忙带着殿内的其他宫女太监一同退了出去。

直到养心殿内只剩下霍无妄,皇上才不疾不徐道:“霍家为大祁守卫北境,一块免死金牌算不得什么,赏了也无妨。但朕有一个条件……”

-

东街。

宋锦安带着霍宅的家丁赶到东街后,便开始逐一在各个客栈盘查。直到最后在一处最不起眼的临郊客栈里盘查时,才刚进去就看到一个熟悉身影从楼上下来。

陈安宁在看到宋锦安时,亦是一怔,站在楼梯上愣愣的看向她。

但万幸他带着斗笠,一身粗布麻衫,与以往在福鹿县时大不一样。

他抬手将斗笠往下压了压,试图将整张脸都遮掩起来,可在从宋锦安身边经过时,却听她忽地道:“既要联手,为何要偷偷入京?难道这便是陈公子的行事作风?”

还是被认出来了!

陈安宁低下头,颇为无力道:“此事本就该是我来动手,宋姑娘又何必冒险入京?”

“陈公子,”宋锦安偏头看向客栈掌柜的,只得道:“此处不便说话。”

转而便直接出了客栈,陈安宁也识趣的跟上去,从霍家带来的家丁倒是都守在客栈门口,不曾跟上去。

直到二人行至一处东街河边,宋锦安见四周无人才停下,身侧也蓦然一暗。

陈安宁道:“上一世,是我害了霍家,害了大祁,如今既是重生一世,便该我来破局。京城一事,本就该是我前来动手,又怎能让宋姑娘前来冒险?”

他一遍又一遍的说着该他前来,可宋锦安却听的笑出了声,笑声中带着股嘲弄,“陈将军可曾想过,如今珣州并无戍边将军坐镇,若是朔北此时来犯,珣州会如何?”

“珣州有高义,他……”

“高义并非戍边将军,他不过是个副将!倘若朔北来犯,难道陈将军当真要让他行戍边将军之职?倘若他未能挡住朔北大军,陈将军可曾想过高义会是何下场?他会被朔北斩杀头颅,悬挂于城墙之上!”

宋锦安疾言厉色的打断他的话,语气更是带着股怒火。

她想过千万种的可能,但就是不曾料到陈安宁竟会偷偷入京!

若非是钱昱将此事告知她,还不知何时才能知道此事。

见陈安宁面露痛楚,宋锦安又道:“倘若他挡住了朔北大军,到时你陈将军擅自入京一事也会暴露,陈将军以为陛下会饶了你?身为戍边将军,擅离职守,无召入京,这是大罪!是死罪!”

她字字句句如同针一样,不住地往陈安宁心里扎。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佑四方》转载请注明来源:滴滴小说didi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