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快亮了。”

虚静见初白还没有苏醒的迹象,而坐在一旁的刘砚辞如老僧入定一般依旧没有动弹,昆仑镜也没有再次被打开的征兆,他不免有些心急沉不住气,“师叔到底能不能行?”

虚疑看了一眼焦急的虚静,又闭上眼睛道,“师兄,稍安勿躁。”

虚静虽比虚疑入门早资格老,但他却没有虚疑那样沉稳,他坐在刘砚辞身旁,又如同座椅烫屁股似地站起身来,“稍安勿躁稍安勿躁,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和我说这四个字,我也想稍安勿躁,可是现在情况不允许啊,再过半个小时天就亮了,现在这时段是最黑暗的时刻,若是师叔再不出来,我担心他有危险。”

“可是我们现在除了等没有其他法子,师兄,我们还是再等等吧。”

虚静当然知道现在只有等这一个法子,但他的心不定,终究是难成大气。,“师叔这才刚刚答应继任掌门之位,现如今就深入险境,我担心他……”

虚疑说道,“你也别急,师叔总比我俩强,他肯定有办法的,我们俩如今也帮不上忙,不如养精蓄锐做足准备。”

虚静小声嘀咕一句,“你都没见过他怎么就知道他有办法?”

虚疑一愣,笑道,“我没见过他,可听过他不少传说,说句不自量力的话,我真的希望他能是我师父,只可惜……前任掌门的死我也要负一半责任,他记恨我也是应该。”

虚静见师弟沮丧地垂下脑袋,连忙安慰道,“虚疑,你也不要这么想,是我害死了我师父,这不怪你。师叔只是对师父的死过于伤心所以才会牵扯到你。”

虚疑说道,“掌门情深义重我理解,说实话我真羡慕你,师兄,你的师父是前任掌门,等掌门继任之后你是云鹤派资格最老的师兄了。”

“你啊可别这么想,砚辞师叔从小就是少年天才道士,总有一些老道士倚老卖老,他这个人最烦的就是论资排辈,你以后接触他就了解了,他最是看实力,只要你通过他的考核,你就能得到他的指点。”

“真的吗?我真的能让掌门指点我?掌门真的能不计前嫌?”

“砚辞师叔他就是嘴硬心软,这次你跟我一起下山,他也没有阻止,说明他已经宽宥你了。”

“嗯,但愿如此。”虚疑看着刘砚辞的真身,“天就快亮了,掌门很快就能出来,我们专注护他。”

“是……谁!”

一个黑影一闪而过,虚疑立刻警觉地站起来,“师兄,你刚刚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飘过?”

“什么东西?我没看见,你会不会眼花?”

虚疑果断地说道,“不会。而且……”他深吸一口气,“空气中有一股难闻的气味。”

虚静也对着空气轻嗅几口,“你怎么像师叔那样疑神疑……是谁?”

这回虚静也的确看见一个黑影,他一个闪身跟在黑影身后,那个黑影窜得很快,快到出现在病房的每个角落,可虚静每次快要捉住时又悄然不见,好像是在和虚静虚疑师兄弟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几个回合下来,虚静虚疑也有些跟不住,他们的气息喘得厉害,“站住!”

那个黑影发出尖锐的笑声,“想要抓住我,你俩的道行还是浅了点。”

被这话一激,虚静有些沉不住气,加快移形换影的步伐想要追上黑影,反而打乱他的气息,黑影一伸腿绊倒他。

“师兄,当心。”

幸亏虚静一把拉住他,不然他就摔了个狗吃屎,可这也给黑影有了可乘之机,他忽地站在刘砚辞面前闪现原型,“刘砚辞,你也有犯在我手上的一天?”

“你干什么?”

黑影手掐住刘砚辞的脖子,尖锐的指甲嵌在他的皮肉里,黑影目露凶光看着纹丝未动的刘砚辞,“都是因为你,小白才会受这个折磨,我要杀了你。”

虚静大喝一声闪现到黑影前,“你这猫妖好大的胆子,竟敢谋害云鹤派掌门,还不快退下。”

“退下?”小黑血红的眼睛闪现出前所未有的恨意,“我杀的就是你们云鹤派掌门。”

眼看掌门的脖子被小黑拿捏,虚疑灵机一动笃定地说道,“你杀不了他的!”

小黑手中动作一顿,似乎是在思考虚疑话中真假,“呵呵,我今天就试试,看看我们猫妖到底能不能杀了刘砚辞。”

虚疑有了喘息之机一个健步飞到小黑面前口念心诀,动作却比小黑慢了半拍,小黑一抬手心诀率先脱口而出,虚疑整个身子飞了起来撞在墙上,跌在地上。

一口鲜血吐在地上。

虚静挥手扬起一拳打在小黑脸上,小黑被他打得有点发懵,“你一个臭道士怎么动起拳头?让你师叔知道了岂不丢了他的脸?”

“师叔告诉过我,不管是黑猫白猫,只要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你管我是挥拳头还是念口诀呢。”

小黑擦了擦嘴角渗出来的血,眼睛里的凶光又多了几分,“好,不愧是刘砚辞的徒弟,我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猫妖的能力。”

小黑手臂上蔓延出黑色毛发,延展到双肩后背甚至是脖子下巴,一股极为阴暗之气迅速发展出来遍布整个病房,病房门上玻璃也被震碎。

虚静和虚疑心底泛起的寒意透遍全身,他俩毕竟年轻,从未遇见过如此情况。

虚疑靠近虚静悄悄问道,“师兄,这是怎么回事?”

虚静吐出来的气都变成白色,天花板上的日光灯瞬间崩裂开,窗户上蒙上一层白色水雾,而刚刚见太阳透出光亮的天色忽地又暗了下去。

虚静咽了口唾沫,“反正不会是好事。”

一层一层浓密厚重的黑影顺着墙角延伸出来,慢慢蔓延到初白的病房门口,如同黑色邪恶的藤蔓伸展出枝丫缠绕住虚静虚疑的脚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男人与狗应有尽有》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