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绫借着力道穿过房梁,一只裹着白布的手将其牢牢握住并用力往下压了压,确保房梁足够牢固后,那双纤细的手将三尺长的白绫系上一个死结。

做完这一切的沈月辞长吸一口气,眼下也只有这一个法子,她不能眼看着江沐风纳时微为妾,如今也只能想法子解决流言并且延后江沐风的婚事。

白绫随着风轻微摇摆,绳结随之在空中摇摆着,不知是转到第几圈后这才又被牢牢握住。

沈月辞深吸一口气,总算是下定决心将头缓缓套进绳结中,她紧紧攥住白绫,试图借助手臂的力量让白绫离脖子远点。

她稍稍踮起脚尖想模仿着悬空时的样子却不想这一下失了重心,整个身子径直往前倒去,身体的重量瞬间全部压在那白绫上,椅子触地的瞬间发出巨大的响声。

顷刻间眼前发黑,呼吸不畅,她拼命握住白绫不断挣扎,但眼前却好像是被纱布遮住一般无法看清,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

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也飘荡在半空中,下一瞬空气不断灌入喉咙中,这突然的变故让沈月辞止不住地咳嗽。

察觉到后背有节奏的轻拍,她这才发现沈清衔不知何时在自己身旁,她张了张嘴但喉咙的剧痛制止她所有的声音。

待一杯茶水下肚,她的声音才恢复了些只是依旧有些沙哑:“还好你碰巧过来。”

“你就这么在意江沐风?”

“什么东西,你别瞎想,我这是为了时微。”沈月辞赶在他胡思乱想之前,赶忙解释道:“我不能让时微真的成了江沐风的侧妃,否则以她的性子只怕是要出事的。”

“郡主,奴婢方才去库房见着这……”杜若手中拿着一条皮质的领子走进屋内,没想到看见沈月辞跌坐在地上,脖子上还有红痕,吓得杜若赶忙跑到她身旁:“郡主怎么伤着了,奴婢去请郎中来!”

“不必,你去外头守好若是过来立刻通报,我有话同清衔说。”待杜若离开,沈月辞才开口道:“可是陈信楠的事情有了新消息?”

那日过后沈月辞想了想还是决定陈信楠的事情单拎出来同沈清衔一块分析,毕竟那时乍一听江沐风的话没有问题可仔细一想又有点不对劲。

从时微那了解到陈信楠曾拜托江沐风寻找过他的父母,可是江沐风为何没有去太医院调查过档案,总不能是太医院的人刻意隐瞒一个商人的父母的死因。

而且那夜陈信楠知晓消息时的神情明显是觉得他的父母还在世上,如此种种更显得这整件事情很是奇怪。

“嗯,我又派人重新查了一遍,我们走后的第二日陈信楠独自在酒楼的雅间内用膳,只是他离开时不慎落下荷包,那小二喊了他好几声才反应过来,紧接着晚上他便溺毙了。”

“你是怀疑那日从雅间出来的那人不是陈信楠。”沈月辞的话越说越迟疑:“那段时日与陈信楠有纠葛的人……”

虽然心中有大致的猜想,但沈月辞还是不相信这事是江沐风所为,毕竟书中描写的江沐风可是贤王,是一位谦谦君子。

她实在是无法将其与满嘴谎言和心狠手辣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形象联合起来,可他连对着时微的爱都可以改变。

恍然间沈月辞突然想起当时0826所说的,过程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结果,是否到某个节点时微会被赐婚于江沐风,哪怕他们二人并不相爱又或者即便是相敬如宾也可以。

“清衔,平日里吗还是离江沐风远些,包括还留在我府上的青絮,咱们也要小心一些。”

江逾白似乎被她的话所取悦,笑着点头应下。

接二连三的瓷器跌落发出刺耳的声响,沈月辞抄起身旁的瓷瓶准备朝着地上砸去,不过这个白瓷瓶好像比较贵一些,这般想着的沈月辞默默将手中的瓷瓶放下,另拿起桌上的茶盏朝着地上狠狠摔去。

“不好啦!不好啦!郡主要悬梁自尽啦!”伴随着杜若的大声呼救,沈月辞踩上早已准备好的椅子。

这一次她可是学聪明了,并没有将白绫套在脖子上,听着嘈杂的脚步声逼近,她这才装模作样地喊道:“我不活了!”

周嬷嬷着急忙慌地跑进屋内看着满地狼藉又见着沈月辞满脸泪痕地站在白绫前,险些一口气没提上来当场昏厥过去。

身旁的小侍女眼疾手快地扶住她:“嬷嬷小心。”

“扶我做什么,还不快去将郡主救下来!”周嬷嬷忙对着身旁的侍女呵斥道,转头对上沈月辞连忙放软语气劝道:“郡主快下来,有任何事情同嬷嬷讲,嬷嬷帮您。”

“你们全都不许过来,不然我就吊上去!”沈月辞假意将脖子往前送了送,吓得原本走上前的侍女们又退了两步。

“沐风哥哥如今要另娶他人,我还活着做什么!”沈月辞抽泣不已,拽着白绫再次作势要往上挂。

“郡主,这可万万使不得啊,太后要是知道了那该有多伤心啊!”

杜若也趁机一把抱住沈月辞的腿,哭喊道:“是啊,万事有太后娘娘为您做主,千万不能想不开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错救偏执反派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