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花吟睡得香极了,何好昨晚给她垫了一层床垫,还有一条干净的毯子。

只要何好在这里,她一点儿也不害怕。

房间里弥漫着蘑菇的香味,花吟打开卧室门,桌上摆着一锅蘑菇汤,里面不仅有蘑菇还有白乎乎的土豆块。

何好又在厨房切着葱花,不过今天拿的不是昨天那把快生锈的菜刀,而是一把精致锋利的小刀。

“何好,你今天的小刀似乎有些不适合切菜,更适合切绳子。”花吟凑过去,刀柄也很厚实,说切绳子都是委婉的了,更像是末日亡徒用来噶人的工具。

何好抬起刀打量了一下,缓缓搭话:“嗯,确实。”

“何好,我昨天在一个地方发现有不少好东西,今天我带你一起去吧,给你挑一些新衣服,还有给你也搞个趁手的武器。”

“好。”

何好将刀挂在厨具架上,用一只小碗盛葱花,最后倒在浓汤里搅拌几下。

汤里呈现出浅黄色,汤汁浓稠味道鲜美,让人垂涎欲滴,花吟几乎两眼放光。

“汤里面有丰富的维生素和膳食纤维,对人体有益。”

何好说着,给花吟舀了满满一碗,花吟呆坐在那里,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对了,何好,你几岁了呀?”

何好端着碗的手顿了一下,又平静的端给了花吟,与其说他并不着急回答,倒不如说是在思考。

从z城一路逃亡出来,他能够很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变得要比之前更高更强,某些地方额外的成熟。

“20。”他想到了初到z城时的场景。

“我也20了诶。但是,何好你看起来比20还要成熟。”

她在何好身上完全看不到大学生的稚嫩,倒有点像社会人。

“我感觉在你身边,我像个小孩子。”

花吟喃喃,何好太会照顾人,他从来都不会展现出负面情绪,要干什么都只是沉默的做好一切,将一切安排得明明白白。

何好露出一个微微疑惑的表情,似乎并没有听明白。

花吟抽抽嘴角,也许他只是天生这种性格……

吃饱喝足之后,花吟带明佑去了她昨天标记的地方。

水仙镇里也有零散的居民,他们看人的眼神很是怪异。

提防、惶恐、不安还有让人不舒服的侵占性。

一开始花吟被这样的眼神看很不舒服,但一般她都用眼神给瞪了回去,走路也更加远离人群。

带明佑走之后,遇到的人几乎都将目光放在他身上,这让她喘了一口气。

到了目的地,花吟带着何好去到了一户人家里面,这里面有个大衣柜,里面放着男士服饰。

现在还是春天,平均气温也偏低一些,而何好大部分时间只穿着一件短袖,天晴还好,有时降温了还是一件短袖,这人却还一点事也没有,不得不说何好这体质过分好了点。

可是人总会生病的,人要么不生病,要么就被病痛折磨得死去活来。

里面的衣服都比较成熟,花吟挑了一件长袖外加一件黑色外套,至于裤子搞个工装裤差不多了。

花吟挑好了之后拿衣服推了推何好的肚子,本想示意对方换上这几套试试,却莫名发现,对方是的肚子是硬邦邦一块块的,不会是腹肌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