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忆行》转载请注明来源:滴滴小说didixs.com

行走在海桐城主道上的这对年轻夫妻并不多言,二人亲昵地挽着手往家的方向走,一时之间却也不知说些什么放松各异的心思。

海桐城夜市虽然喧闹无比,但也终究有散场的时候。

此时的海桐城主道只有点点孤单的灯火还在微风中燃烧着,方才拥挤的人潮不知何时尽数散去,徒留青板石上的痕迹。

还是江延锦先开了口:“舅舅这几年想来为登楼添了不少堵,我先替他谢过我们殿下的宽宏大量。”

顾登楼回神,他怔愣半息后突然笑了。

“哪里称得上宽宏大量呢,”他的语气颇为无奈,“毕竟我那时是真的惋惜南黎之事,不过替小师弟照拂亲人一二罢了。”

他的思绪飘回到南黎假死北上的那些年,顾登楼何尝看不出南让遽然转变的态度中间定有猫腻,但终究还是收了自己刨根问底的心。

“所以……”

江延锦看着他垂眸沉思的模样,得寸进尺地把自己的面庞凑了上去。

“所以登楼才在长南郡中偷偷查探我的踪迹?”

顾登楼轻抚江延锦的脸庞,他有些可笑地轻轻捏了捏她的面颊。

他叹息一声:“当时,一个江延锦,一个匪女阿宁,还有一个南黎。她们相继意外消失,你想叫我不查都难。”

“当年阿锦要是与师弟一同留在司荆书院就好了,”顾登楼这句话是真心的,“阿锦这一路北上……不知道又受了多少苦。”

江延锦顺着他的话往下想着,当初的自己一心想着闯出一番天地来,连母亲小心教授的毒术都敢拿出来当敲门砖,又与亭韶断了一切联系,现在看来,她也只是一声叹息。

话又说回来,十二岁的江延锦猝不及防得知了父母必须被除去的原因,又怎能不起向平兰皇室借力的心思呢。

她索性阖眼,用自己的面颊粗鲁地蹭了蹭顾登楼的手心,却越蹭越发困倦。

二人继续挽着手走着,在能瞧见昭康王府的灯光时,江延锦又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

“那你……一直在长南郡中找我么?”

她的声音很轻,轻到宛如幻听一般的夏虫乍鸣,但是顾登楼一字不落听到了对方的问话。

他牵起对方的手,语气淡淡:“也不尽然吧。”

顾登楼迎着江延锦投来的疑惑目光,温和地笑着:“中间为了迎娶长宁公主殿下,我将人手收回了大半。”

那时的昭康王经过多年的找寻,渐渐接受了尸骨无存的结局。他主动接受联姻借此淡出海桐城的视野,平时在府中与长宁公主相敬如宾,逢年过节与老师师弟来往一番,便是一眼望到头的平淡一生。

昭康王怀着这样的心思走进了平兰国的皇宫中,他听到平兰重臣只肯唤他一声亭韶使节,却也没有半分计较的心思。

直到他在平兰的接风宴上百无聊赖地端起了酒杯,顺着抬手的方向望见了一名望着他的女子。

那女子似笑非笑,她的眉眼模糊在炒热的殿内气氛中,烛火的流光映在昭康王手执之觞中,却又随着他失态的动作摇晃碎裂成胸膛骤然急促的心跳。

昭康王看着对方清丽又熟悉的身姿,难得失礼地径直问了对方的名姓。

平兰的宫人告诉他,那就是平兰的长宁公主。

长宁公主,以宗室女之身一跃成为天子养女的公主,在平兰朝中操纵权力搅弄风云的公主,同样也是将要与他结为夫妻的公主。

顾登楼无法言说当时自己心中跃动到几欲跳出嗓眼的心情。

海桐城熟悉的夜景让他从回忆中堪堪抽离,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对阿锦的感情,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究竟是从何处开始的。

或许是这一路相处的合拍,抑或是揭晓二人过往时的复杂情绪变质,也许……早在平兰望见长宁公主时的那一眼,便让他不自觉地想起二皇子当初在亭韶宫中一瞥惊鸿,自己心中残存的炽烈情感便就此悄悄流散开了。

江延锦瞧对方并不作进一步解释,只好自己先猜着他的用意:“该不会是,想着娶妻长宁公主,便不能再惦记着其他女子了吧?”

顾登楼被她一语挑破心中的忧虑,有些难为情地偏过头去。

他先前总嫌弃自己与许多女子不清不楚,着实有悖于君子之风,所以当他知晓自己自责了半天的花心竟然兜兜转转都花在同一人身上时……

顾登楼回眸看向江延锦,二人早已经回到了昭康王府中,此时正并肩在主院院中。

或许是今晚事情太多牵扯了精力,江延锦神色有些困倦,她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自顾自地拆着头发,待到二人都屏退下人坐在床边时,她已经将自己的外袍褪下,折叠搭在了椅背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夜平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