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穿着一件深蓝色外套和牛仔裤,背着黑色双肩包,手里撑着他那把黑伞,身姿一如既往的挺拔。

只那一瞬,赵冬藏怀疑自己看花了眼。

再要定神细看,下一秒,聂清唯却动了步子。

那堵白墙下再往北有一条蜿蜒向后的小路,聂清唯拐进小路,三两下便没了身影。

赵冬藏站在原地,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心里第一个念头是,那人真是聂清唯。

第二个念头是,他来这儿做什么?

此时此刻,行动却比大脑快,她尚未思索出自己该做什么,脚步已经下意识跟了上去。

聂清唯沿着小路往后走,大约过了五六百米的样子,面前出现一座拔地而起的高山,山上雨幕中隐隐可见几户民居,却比来的路上人烟稀少了许多。

山势较高,上去费了一番时间。到半山腰时,天色渐黑,路边隐约可见一株大垂杨柳,再往外就是雾气缭绕的山崖。

那株柳树攀在山壁上,杂乱的树根一部分露在外面,树的上半身姿态却依旧挺拔。

他站在原处,静静看了会儿,突然,手机传来一声震动。

他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宿舍群里有几条未读信息。

一条是刚才发的,陈越明在群里说:【赵冬藏怎么不见了,徐俊你看到她没?@徐俊】

徐俊立刻回复了:【赵冬藏不见了?我不知道啊。】

陈越明:【你没看到她?】

徐俊说:【我一直在上铺床上躺着呢。】

陈越明:【没看到你人,还以为你出去了。】

聂清唯捏着手机,动作凝住。

来自陈越明的另一条消息是上午发的:【我靠,竟然碰到赵冬藏了,跟咱们一辆车,也去江城。】

显示陈越明拍了拍“徐俊”的钱包发现空空如也。

徐俊在下面回:【她坐哪儿?】

陈越明:【就坐我旁边。】

徐俊:【她看见你了?】

陈越明:【好像没有。】

群里的未读消息就这么多,聂清唯今天一直在火车上,没来得及看群消息。

他知道陈越明组了清明节来江城市蒋源镇的团,徐俊是第一个报名的。陈越明问过他和另一个室友要不要一起去,聂清唯独来独往惯了,只说清明节有别的安排。

他是从湘城市坐了五个小时火车来的。

看完群里的消息,聂清唯顾不得其他,立刻拨通了陈越明的电话。

青年旅社里,陈越明正着急,天色晚了,又下着雨,想着人再不回来,他就要带着人出去找了。

但看到手机提示是聂清唯打来电话时,他还是有些诧异。

打的不是微信语音通话,而是正常的手机电话。

大学室友快四年,聂清唯只在极少数情况给他打过微信语音,像手机电话这种,还是头一回。

陈越明自认聂清唯是有了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连忙接起。

不等他说话,那头却先开了口。

“怎么回事?”

语气是一反常态的急切。

陈越明还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聂清唯说:“我说赵冬藏,你说她不见了?”

陈越明没想到他这么着急打来电话,却是要问赵冬藏,心里有些纳罕,但还是照实说了:“对,刚刚想着大家一起出来玩,吃个饭热闹热闹,但是清点人数时发现少了赵冬藏一个人。问了她同住的室友,说她之前说要去山下一趟,现在还没回来。我看天色晚了,雨又大了,这边人生地不熟的,担心她出什么事,就在群里问问徐俊有没有看到他。”

“你们住在哪儿?”

陈越明说:“镇上的青年旅社,就在蒋源镇南边的山上。”

“她是什么时候下山的?”

“她室友说两个小时之前。”

“给她打电话了吗?”

“打了,一直没人接。”

聂清唯凭着自己的记忆,迅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蒋源镇的地形。

蒋源镇南北两侧临山,中间是一道极宽的峡谷,峡谷中间有一道河,河水不算浅。

南边的山势较缓,是以镇上的居民,一半住在峡谷中间临水而建的房子内,另一半则住在南侧山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图片仅供参考》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