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程钰!”

宋芙恼怒出声,“你胡说什么!”

程钰一脸无辜地与她对视,面上的悲伤都被收了起来。对视一眼,宋芙没来由地心软。

她别开视线,上前牵着江子安的手,“走,小姑姑送你回房休息。”

江子安被她牵着往外走,走到门边时还转过头对着程钰竖了竖小拳头。

用唇语道:小姑父,加油哦!

宋芙自然瞧见了这样的小动作,更黑了脸,“走了!”

可她脑中却莫名闪过一个念头:她若是与程钰生了个女儿,会是什么样的?

宋芙红了脸,将所有的思绪甩出脑海。

被牵着的江子安此刻却是微微蹙眉,他怎么觉得自家小姑姑好像……不大聪明的样子?

宋芙将人送到房间,让他睡下之后才退出了屋,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可一进门。

就瞧见倚在烛光下看书的程钰。

此刻的他换了一身衣裳,斜倚在贵妃榻上,场景美好得不像话。

宋芙脚步一滞,“你怎么在这?”

程钰已从软榻上坐了起来,老老实实地回答,“妇唱夫随。”

宋芙:“……别闹。”

程钰不闪不避,与她对视。

他待她,从来都很认真。

宋芙别开眼,终究还是默许了程钰的行为,只是道:“我住隔壁去!”

翌日。

宋芙刚醒,便听院子里有动静。

她起身,走到窗边,一眼便看见院子里正拿着一柄小剑在比划的江子安!

程钰坐在轮椅上,时不时地出声指点江子安的动作,再由剑影帮忙纠正。

冬日清晨的曦光洒落下来,盎然生辉。

宋芙的唇角微微上翘。

这一幕,当真美好。

一家人刚用过早膳,管家便来报,定王来了!

宋芙下意识看向程钰,却见后者也蹙眉。

无论心中怎么想,宋芙还是起身亲自出去迎接,毕竟是她公爹,她该敬着。

定王进门,直截了当道:“宋氏,你娘家的亲戚既然来了都城,断没有住在外面的道理。”

“收拾收拾,即刻搬去王府。”

“呵。”一道冷笑声响起,正是程钰,“可不敢去。”

他相信昨日定王府外的场面宋芙虽没亲眼所见,却早已知道,否则她不会有那样的先见之明。

定王面色微黑,道:“你是定王府世子,你不敢?”

宋芙眼看父子俩似又要吵起来,道:“多谢父王好意,但却不必。”

“此处并非我的宅子,是我小舅舅的,只是他近几日在宫中,我在此照看着子安。”

定王虽是行伍之人,却并非笨蛋,一听宋芙这话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江家日后要扎根都城,自然需要宅子,而非客居定王府。

定王点了点头,“既如此,有什么能帮的无需客气。”

他认这门亲戚。

宋芙明白他的言外之意,心中动容,“多谢父王。”

定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说完正事便离开了江家。

他走之后,宋芙才凑到程钰身边,轻声说:“父王是希望你搬回王府去住呢。”

程钰微垂眼睑,没说话。

他到底还是没急着搬回定王府,就在江家住了下来。

与此同时。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