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清容微微抬起眼皮,环视了一圈屋内,将心里的那些提醒都按下未表。

不可冲动。

这时她恰巧听见贤妃还在连声劝大长公主保重自身,心念一动,也跟着装出一副关切的样子,故意提起了那日的惊险。

“正是得姨母多劝劝外祖母才是,否则她都不把自己的身子当回事。若不是尚有几分运气,您今日怕是都见不到外祖母了。”

贤妃听罢眼睛一跳,扶着肚子几乎要站起来,“这又是怎么回事?”

大长公主故意唬着脸,威胁地瞪向杨清容,“你别听这丫头添油加醋的,你瞧我现在,不是好好的。”

贤妃见了大长公主这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斜着眼睛嗔怪地瞟了她一记,“母亲难不成是要我怀着身子,还一直提心吊胆不成?”

说着又转过脸瞧向了杨清容,“容姐儿,你可别怕她,直说便是了。”

杨清容见状挑起眉头,脸上带着些得色,往大长公主那头丢了个眼神。

我可是有姨母撑腰的。

而后颇有深意地开口,“外祖母余毒未清,明知道自己可能又中了新毒,还非要不召太医,急匆匆地先分起家来。结果中途就毒发昏了过去,还好余院判及时赶来了,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大长公主被杨清容说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在椅子上挪动了一下,“哪就是容姐儿你说的那般严重了。”

杨清容直着身子就转了过去,“您躺在那儿不省人事,哪能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当时端亲王非要单独守着您,我都瞧见他悄悄躲到一旁抹眼泪了。”

“那是他不像话,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可哭的,孤又不是……”

大长公主被杨清容面无表情地一直盯着,声音就渐渐弱了下去,“知道了,孤日后会小心的。”

贤妃身子往后坐了些,将手搭回了桌案上,“您最好是真知道了,否则女儿在宫里呆着也不能安心。”

大长公主抬高了些声音强调道,“孤何时不是说话算话。”

跟着又气哼哼地端起茶盏添了一句,“我看啊,你们两个才是亲母女,一唱一和的,孤算是说不赢你们。”

杨清容和贤妃看着大长公主掩饰的样子,都低下头捂着嘴笑了起来。

杨清容笑了一会,放下手又不经意地再次提起,“不过说起来,这余院判倒确实称得上是妙手回春。外祖母那会眼见着气息弱了下去,那真是凶险极了。可他一来,不过几针下去,外祖母的脸色就见好了。又灌了一碗药,没一会功夫人就醒了。”

贤妃眼神微微一动,捻着帕子的手缓缓地放了下来,“当真有这么神?”

“余院判的医术确实不错,孤那会醒了才没多久就能下地了。”

贤妃转过头和慧琴交换了一个眼神,又朝大长公主说道,“那改日女儿必得让人登门,好好感谢余院判才是。”

大长公主端着茶盏,无可无不可地点了点头,随口应了一句,“那你顺便帮孤也备上一份礼,到时一块送去就是。”

杨清容将贤妃的神情收入眼中,心下一顿。

成了。

她接着就把手中的帕子细细地折好放回了袖中,又慢条斯理地抚平了袖口的褶皱。

朝大长公主提议道,“外祖母,这会天色也已经不早了,姨母到底身子重,不若我们就先告辞了吧。”

“也是,嘉颖你歇着,孤和容姐儿就先回了。”

贤妃挽留了几句,又非要领着人将她们送到门口,萧牧澈从身后叹出头来,眼巴巴地看着杨清容,“表姐,你别忘了……我的大老虎。”

杨清容失笑地蹲下去,揉了揉他的脑袋,“知道了,忘了什么也不能忘了我们小十一啊。”

萧牧澈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往贤妃身后一藏,闷闷地喊了一句,“是别忘了大老虎!”

杨清容蹲在那儿没动,手指在膝上蜷缩了几分。

十一心性单纯,连他都想害的人,可真是……

她霍的站了起来。

──

杨清容徐徐地跟在大长公主身后,思绪有些飘远。

这局夺嫡之棋越来越有意思了,太子、五皇子、七皇子,或许还要加上……

谢文瑾。

“清容,你有心事。”大长公主的声音自前头传来,打断了杨清容繁杂的想法。

她扬着脸挂回了笑容,“哪有什么心事,不过是在想给十一做的布老虎,该用什么花样罢了。”

大长公主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回头看了她一眼。

说谎。

不过最终还是没戳穿她,应了一声就揭过了。

“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拒当太子侧妃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