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惜月》转载请注明来源:滴滴小说didixs.com

“此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怎么会有客栈?”竹子下车后嘀咕,“看上去新建不久,断云,你们之前有住过吗?”

断云回头对谢璟玄道:“主子,的确没有。”

“此地是定州和上京的交界之处,有客栈不足为奇。”谢璟玄道,“可奇就奇在仅有这一间客栈。”

裴千兮摸着下巴,这条官道正是她回京走的,离她遇着山匪出事之地不过十里,平城山就在附近。

“此路来往的人不少,若在此地开店,定能转得盆满钵满,只有一家店,要么是商人放着白花花的银子不愿意挣,要么是他们想挣,可是没有命挣。”裴千兮道。

“黑店啊。”竹子久居上京,这是第一次出门历练,难免有些兴奋,他摩擦双手,跃跃欲试,“我们去把他们揍一顿。”

几人不约而同看向谢璟玄,显然在等谢璟玄做决定。

谢璟玄略作沉思,而后道:“我和夫人来裴家探亲,断云和竹子是裴耀的人,专程护送我们出京。”

竹子瞪大双眼,“裴耀?裴大人?”

竹子不懂,裴千兮和断云却是懂了谢璟玄的意思。

平城山内有一伙来历不明的山匪,谢璟玄得到的消息是裴耀和这伙山匪可能有勾结,此店若真是山匪开的黑店,碰着普通过路人家,将人杀了后劫财的可能性更大。

自称裴耀的远戚,身边还跟了两个会武的裴家人,要是山匪真的和裴耀有所勾结,他们必定会有所行动。

“傻小子,主子给你机会让你当大爷呢。”断云拍了拍竹子的后脑。

竹子被断云拖到一边教学,只见竹子脸上的由好奇转为惊吓继而激动。

“哼,我懂了。”竹子拍了拍胸脯,“你们两个,收拾东西进店。”

“你这演技也太夸张了。”裴千兮道,“裴耀派人来监视暗杀可不会如此张扬。”

“罢了,你让他张扬些,随意透露些消息给他们,断云你跟着竹子。”谢璟玄道,“他们动手后你们借机跑,不要太明显,之后再暗中跟着我和夫人。”

-

裴千兮进店后环视一圈。

一楼人不少,在坐的多是些简易轻便装扮的人,抬碗喝酒时虎口处的厚茧明显。

引人注目的是其中一桌上坐着的书生,一身青衣模样文弱,消瘦的身形在一众壮汉中尤为明显。

桌上放着热菜,热气升腾香味四溢,书生似在高谈阔论,三言两语逗得桌上人哄然大笑。

“几位客官要几间房?”跑堂呈着两坛酒,笑脸相迎。

“两间。”断云道。

跑堂目光在四人间来回转悠,前面两人衣着普通,可是腰间佩刀,应当是护卫一类,后面两人衣着清贵,模样极为出众,主仆分明清晰。

谢璟玄腰间挂着一块蟠虺纹青玉佩,跑堂看得两眼发直,他热情道:“客官稍等,这就让人去准备厢房。”

竹子环手往跑堂身前一站,趾高气昂道:“赶了半天路,饿得慌,给我们上些好酒好菜。”

竹子这副嚣张模样引人不快,跑堂看了眼谢璟玄和裴千兮,心中暗道奇怪,这些富贵人家不是最讲究礼仪,主子没说话,一个仆从竟敢这般放肆。

也许是人家家规松弛,跑堂没多想。

谢璟玄一行人挨着书生那桌坐下。

酒菜很快端上来,跑堂笑道:“几位看上去不像定州人士,这腊肉是我们自己腌制的,风味一绝。”

竹子闻着那道喷香扑鼻的蒜苔炒肉,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不经意看了眼谢璟玄,得到肯定的眼神后,对店跑堂道:“我们可是上京裴家的人,他们两不过是裴家的远戚。”

隔壁桌的笑声似乎被竹子一句话掐断,继而又热闹起来。

“裴家可是世家啊,大人有来历,是小的眼拙。”跑堂立马调转了语气。

迎着跑堂打量的目光,谢璟玄不自然地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袍,将胆怯演绎得淋漓尽致。

裴千兮揪着袖子,弱弱道:“竹大人,我和夫君此行银两所剩无几,你看这顿饭可不可以……”

“不行,我们只是奉裴大人之命送你二人出京,怎么连顿饭还要我们自掏腰包,你们自己想办法解决。”竹子嫌弃皱眉。

谢璟玄闻言眉头微皱,垂眸抬眼间满是羞愤,他咬牙解下腰间挂着的玉佩放在桌上。

“夫君不可。”裴千兮拉开他的手,一把将玉佩抢回自己怀里,“此玉是三表叔裴耀裴大人送你的信物,价值不菲,你怎么能将它就这样抵出去。”

“夫人,此地据京兆路途遥远,我们也没有多余的银钱酬谢两位大人,不如请两位大人吃顿好的,以表心意。”谢璟玄伸手示意裴千兮把玉佩给自己。

裴千兮手指在玉佩边缘轻轻扣着,在谢璟玄颇为强硬的目光下不舍地将玉佩放在他手上,而后凄怨地看着他。

玉佩再次放回桌上,谢璟玄无奈叹气,“见笑了。”

“这还差不多。”竹子哼哼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荼蘼如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