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越之接连好几日都在御书房里,与皇帝就重整土地改革税制的事商讨了许多轮。

今日这新政的轮廓已经有了,接下来就需要找所涉及的各部商议如何推进和改进。

御书房里,皇帝合上奏折,满意地点点头,随后对着程越之说:“你去传令,让户部、工部和刑部的人过来,咱们说说这个事儿。”

程越之刚想出声应下,一个内侍便跑进来,禀道:“陛下,皇后娘娘求见。”

听到这话的皇帝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他赶忙吩咐道:“快,快让皇后进来。”

随后又对着程越之说:“今天你就别叫那些人过来了,有事我们明日再议。”

程越之自是明白皇上的意思,立刻退出御书房。

皇后最后走了进来。

已经很多年没有打扮过的她今日换了一身颜色鲜艳的宫装,还在额面上贴了珍珠,别出心裁的造型让皇上也眼前一亮。

他赶紧走上前迎接,温声问道:“你怎么今日想起到朕这儿来了?”

皇后莞尔一笑,嗔道:“怎么?陛下不愿臣妾来吗?”

“怎会!你许久没有主动来寻朕了,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罢了。”

“倒也不是臣妾想要来,只是臣妾不得不来。”

“哦?朕听闻你这些日子状态好了不少,还经常寻太医院的医官来调养身子。你能想通,朕,很开心。”

皇后看着眼前的人,心里感慨万分。他是九五之尊的皇帝,也是自己曾经真心实意对待的夫君。

她看着他已经染霜的鬓发和不再年轻的容颜,觉得恍若隔世。

哀莫大于心死,可若是心不死,她今日也不会如此气定神闲地站在他面前同他做戏了。

皇后脸上依旧带着娴静的笑容,说:“宝珠那边又传来好消息了,如今已经怀孕三个月,胎象稳固。臣妾想着,等这个孩子出生就接到我宁安宫来,我亲自抚养。一来能给宝珠减轻些负担,我知道陛下还对她委以重任,二来呢,也好陪陪我,宁安宫着实冷清了些。”

皇帝听完点了点头。

他拉起皇后的手放在手心,说话态度和语气是难得一见的温柔:“宝珠的赏赐朕昨儿已经让人送到府里去了,等那孩子顺利出生,朕自然会再行恩赏。不过,你这个主意倒是好,朕准允了。”

“陛下这么快就允了?”

事情进展的过于顺利,让皇后也有些惊讶。

“怎么,顺利还不好吗?这以后朕也能常常去宁安宫看看孩子,也看看你。”

皇后轻笑一声,说:“这天下都是您的,宁安宫您自然是想来就来,何需找什么借口找什么由头呢?”

皇帝被这话问的沉默了半晌,他唤着皇后的闺名,唉声叹道:“芬儿,这么多年你总是把朕拒之门外,而朕也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你。你和朕年少夫妻,伉俪情深,可罗楚的事又何尝只是朕的原因呢?”

“兄长的事臣妾并未怪罪过陛下,朝堂之事我虽不懂,但也知道陛下有陛下的难处,兄长作为臣子理应为陛下分忧而不是让陛下难做。”

皇后温声软语,让皇帝的心也跟着颤抖。

她说从未因为罗楚的事而怪过他,她是多么善解人意又温顺乖巧的女子啊!在外撑得起皇后的架势,端庄威严,而独处时也能有红袖添香柔情蜜意。

这么多年,他后宫这么多嫔妃,也没有一个人能与皇后比。

可自己还是伤了她的心,那个胎死腹中的孩子梗在他们之间,成了彼此一辈子都不会愈合的伤疤。

皇帝伸手揽住她的肩膀,稍一用力便将她的身子倚在了自己身上。

皇后却在瞬间挣脱了他的怀抱,仰起脸问:“臣妾想恳请陛下,让臣妾这段日子能出宫去宝珠那里多看看她。臣妾这么多年只有宝珠一个孩子,我如今也不再年轻,没有再为陛下生儿育女的可能,我只一心想要关切宝珠,别无他求。”

提到孩子,皇帝即使是不想让她出宫去公主府也难开口,他知道当初皇后无辜孩子无辜,可那时朝局动荡他不敢轻举妄动。

他自觉不愧对列祖列宗不愧对黎民百姓,可唯独愧对二八年华就嫁给自己的皇后。

“宝珠是朕的第一个孩子,也是朕与你唯一的孩子。更何况她虽为公主,却聪敏能干,为朝廷做了不少事,我自是疼她。罢了,也不必在意那些规矩,你是朕的皇后,你想去随时可以去。”

听他说完,皇后脸上露出了一个从进门到现在,唯一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公主府位于城东最好的地界儿,是长公主及笄那年皇帝钦赐的府邸。

虽然她在出嫁之前一直住在宫里,可这府邸光是修缮就用了三年花费了上百万两银子。

故而她与驸马住进去的时候,整座公主府几乎是崭新的。

夏言贞穿过九曲回廊往水榭处走,今日闵嬷嬷来传话,说要她去公主府为皇后娘娘请脉。

想来皇后最终还是把她们办事的地方选在了一个最令她安心之处,也就是长公主的府邸。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姐没死透又回来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