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沫sz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殿下将神像扯下来团巴团巴,打算和蒲团一起扔出去,元良良瞧见忙从他手里抢过,小心翼翼展开用手一寸寸抚平,又双手合十念了几句罪过,求神佛不要怪罪殿下的失礼。

而后,才无奈瞧着殿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殿下忍着怒火问:“这半年,学会了这事?”

日思夜想的女人就站在跟前,殿下却觉得很陌生。他不禁怀疑是不是有人给他掉包了。从前的夫人,爱笑爱哭,一个眼神都是戏,哪像眼前这一个,清丽丽站着,神情淡漠,眼神空泛,说话也高深莫测,好在殿下能懂。

“沁侧妃说,无欲无求则无悲。妾身在这处的半年挺好的,殿下不必挂怀。”

“你在怪我?”

“妾身不敢。殿下身份何其尊贵,实不该来。您就让妾身安心在此处礼佛吧,妾身也会替殿下和小皇子求保平安的。”

殿下再忍不下去,一口狠狠咬住女人的唇瓣,他似要将她脸上的伪装咬掉,殿下毫不客气撕扯那一身白衣,顷刻,女人变得光溜溜一条。

元良良受惊吓:“小胖子还在呢。”

“睡着了。”

元良良费劲看去,小胖子果然枕着她的枕头趴在床上睡正香。

“殿下,殿下,这里不合适……相公,你弄疼良儿了……”

不怎么知足的殿下恨不能一直到天亮,最后想想,来日方长,他才转一个身,抱着元良良在胸前抚慰叹息。

瞧着女人又变回从前那朵娇艳欲滴的牡丹,殿下心里畅快。

“以后不许再拜佛念经。沁侧妃如此,是因为她等不到陛下,而夫人什么时候都有为夫。”殿下说着,轻啄她汗湿的鬓角,身下蠢蠢欲动。

元良良不敢动,搂着殿下脖子,乖巧说:“知道了,都听相公的。”

“还有,不准剪头发。”

“可是太长了,不好洗。良儿觉得到腰间正好,才想着剪的。”

“为夫替你剪。”殿下说着起身,随意披了长衫,赤着胸膛,拿来剪刀,让她坐在床沿,给她头发上刷刷两剪刀。

元良良瞧着镜中参差不齐的发梢,无话可说。

时辰差不多了。元良良替殿下更衣,她把挤在角落里酣睡的小胖子拍醒,细声哄着。

“娘亲在这里还要陪一个嬷嬷几日,你再等等,再等等娘亲就回去陪你啦。”

“娘亲原来不是生妹妹吗?”

元良良瞧殿下,和小胖子说:“你不喜欢妹妹,娘亲就不生了。”

“我现在喜欢妹妹了,还能照顾妹妹,娘亲要生妹妹,就在小胖良儿身边生妹妹好不好?”

“好,娘亲答应你。不过今天你先跟着爹爹回去好不好?”

“好。”小胖子一边点头一边埋在元良良怀里掉金豆子。

殿下将他抱过,门外的卢公公已经来敲了三回窗了。

元良良瞧着印在窗户上的一颗头,好奇问:“卢公公是贾公公的人,相公怎么搞定贾公公的?”她怕单纯的殿下被贾公公和陛下合谋骗了,毕竟陛下可是个惯骗。

“贾公公主动提出要帮忙,我见他恳切,也是需要用人,就同意了。”

元良良捂着小嘴:“他为什么?”

殿下想想:“应该跟我救过他有关。我十岁时,贾公公还不是大总管,得罪皇后,陛下为了哄皇后,打算牺牲他,是我做主保下了他。”

那一次还挺惊险,贾公公配合皇后,陛下会要他命,贾公公不配合皇后,得罪皇后,陛下还是要他命。殿下替贾公公求情,皇后和陛下都不乐意,最后他直接当众撕开皇后的脸皮,陛下假装才得知真相,又假装不得不惩治皇后,这般贾公公才得以逃过去。

“殿下威武。”

被夫人夸赞,殿下得意。

殿下跳出窗户前,心里还是难安,他将腰间的金匕首取下给她:“这把匕首自小在我身上,小时候,总会发现有人要害我,我便问母妃讨要了这把匕首。”

“记得等我,不会再有半年。”

元良良抱着匕首痴痴望着殿下消失的背影。

...

自打五皇子夭折,陛下便如同大病了一场,脸憔悴了,背弯了,头发也白了大半。

而凶手,京兆府尹也不负圣意抓住了。是负责照看五皇子的奶嬷嬷,奶嬷嬷儿子出生没多久夭折,见五皇子活泼可爱,就起了歹意。

今日的太和殿尤为热闹,以吏部尚书吴子庸和大将军元子行为首的一帮官员向陛下进言立庆王为太子,而户部尚书段孟和兵部尚书韩冲为首的官员则提出立瑞王为太子。两帮大臣各站阵营,各个口若悬河,面红耳赤。

庆王斜睨瑞王,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四皇弟当初怎么答应皇兄的,皇兄记得一清二楚,如今这是后悔了,还是一直以来都是哄着皇兄玩的?”

四殿下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当初提出向他俯首称臣一事,殿下毫无愧疚:“皇兄还有脸说?臣弟一直谨记在心,却差点没了性命。总不能刀都被架在脖子上了,皇兄还要臣弟忍气吞声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