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恰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韩宁23

晚霁又要踏上旅程,她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既然她不能停下,那我就追上她。

我会待在她抬眼就能看到的位置,我想要她注视我。

晚霁如一场秋风,带走最后的暖流,北欧的空气再次变得萧瑟凄凉。

我才发觉原来北欧的冬天刺骨得冷。

适应不同环境天气也是模特的必修课,当我穿着单薄的衣服走在寒风之中时,我深刻意识到我还差得远呢。

今天老师对我的表现很不满意,在寒风中我的步伐歪歪斜斜,失去了以往的锐气,我自己都觉得极为糟糕。

我走了一遍又一遍,感觉双腿都没有知觉了,老师却依旧冷酷,课程结束后满脸严肃地告知我明天继续,直到我走出平时的水准。

我点头应答,目送老师离开后才猛然蹲下蜷缩身子,我感觉身体被冻得发麻发疼,差点就想哭出来。

助理在老师走后赶紧冲上来用衣服将我裹住,往我嘴边递热水。

我在原地缓了很久才让身体回温,回到住处后往嘴里塞了一片感冒药预防。

周围安静下来后我缩在被子里哭了一顿,今天上课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要死掉了,心里有一个声音蛊惑我,让我认输放弃。

晚霁离开我身边的难受和今天的委屈汇聚在一起,眼泪不住地流,等我回过神发现我已经打通了晚霁的电话,而且还是视频电话。

晚霁的脸出现在屏幕里,我条件反射一般用被子把自己的脑袋蒙住,不让她看到。

“宁宁,不想看到我吗?”晚霁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暖意涌上眼眶,我的眼泪流得更急了。

太狼狈了,太逊了,我努力控制,但声音依旧颤抖磕巴,“没有。”

卧室只有一盏昏黄的台灯亮着,但微弱的灯光依旧让我无所遁形,我掀开一条缝将下半张脸露出来,用被子的阴影遮住眼睛。

屏幕里,晚霁目光柔和,虚虚地抚摸我的脑袋,“被欺负了还是遇到困难了,都告诉我好吗?”

我吸鼻子,眼泪啪嗒啪嗒落到枕头上。

晚霁总是这样纵容我,我不再控制哭泣,有些难看地将今天的遭遇描述给晚霁。

我说得混乱,一直重复着很冷很难受这样的字眼,晚霁每句话都应声,哄小孩一样安慰我。

“可你不会放弃,宁宁,你比你想象中勇敢得多,没关系,区区寒冷无法打败你。”晚霁的声音抚平我的焦躁,“觉得累了就偷懒吧,没关系的。”

发泄过后我的心情好了不少,眼泪已经不流了,我坚定摇头,“我不想偷懒。”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燃心

燃心

金刚圈
★★★本书简介★★★秦沂在学校外面一个郊外的废弃小楼里遇见了纪燃新,纪燃新提出一个奇怪的要求…
其他连载16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