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滴滴小说】地址:didixs.com

“那你亲不亲我。”南珵一口承认他就是患得患失的,他甚至将自个清隽脸颊离陆书予更近了些。

屋内烛火暖洋,陆绮凝瞅着南珵朝她眼前靠近,近在咫尺,差一点就要亲到她了,却止了步,她玉容貌只顺势往前送了一点,便挨上这人唇瓣,下一秒南珵像是怕她亲一下跑了似的,揽住她后脑勺,顺带将她发髻中的那两只玉簪子拔下。

陆绮凝乌发瞬时在她身后垂泻,南珵手在她身后,穿过她的发丝,将人发了狠揽在怀中,只给了这姑娘喘气空隙。

一吻结束,陆绮凝瘫在床上铺好的锦被上,南珵去净室沐浴去了,她刚跟脑海浮现白云似的,整个人不自觉地被南珵抱到床上的。

弄得她现在身子都软绵绵的。

不行,陆绮凝将引枕放好,她坐在锦被上,每次她一惹南珵,都是这人来撩拨她。

她起身来外室,将双扇门开了个小缝,朝门外守着的晴云轻声道:“晴云你亲去帮我买……。”

晴云不禁皱眉一瞬,眸中泛疑,连忙关心道:“郡主,要不要婢女请笑竹来看看?”

陆绮凝觉着她大抵是要来月事,请笑竹来瞧瞧也是好的,点点头,不过她怎么看着晴云离去回头瞅她的表情不对劲呢。

她也没多想。

夕阳当照,笑竹进春景堂将双扇门合上,双手在腹前不知所措,她在陆绮凝跟前,小声嘀咕:“郡主,太子殿下,?”

笑竹甚至不大敢明说,刚晴云告诉她的事,毕竟太子殿下看起来不像。

陆绮凝疑惑:“笑竹你怎么只说一半?”她不知笑竹何为,是以话声平常,远在净室沐浴的南珵能隐约听个大概。

笑竹俯在陆绮凝耳畔,“刚晴云传话,说郡主您亲让她去买小画,还让她请我来,是太子殿下那什么,隐疾。”

隐疾?陆绮凝云里雾里的,她何时言语南珵有隐疾,不过她声音小了很多,“他没有隐疾。”她回得坚定。

笑竹满脸不可思议,甚至很惊讶,“这不行,郡主您不是说怕来年回北冥顾不上孩子吗?万一?”笑竹平静言语。

这下换陆绮凝惊讶,不是,这和孩子何关,她都有点看不懂笑竹在说些什么,“什么?”

笑竹将晴云叮嘱她的话,原原本本跟陆绮凝陈述一遍,甚至把隐疾说的更让陆绮凝听得懂些。

陆绮凝云开见明月,她买小画是她好奇,仅此而已,“太子挺有分寸的。”

她心中恍惚了下,她虽确实只是好奇小画,但她的好奇心还不是因着南珵起的。

不会的,陆绮凝坚定不移,心中思忖:南珵一定有分寸。

“郡主呢。”笑竹默默问道。

笑竹也是跟着自家郡主陪嫁到太子府上的,对太子了解可没多少,但她了解自家郡主脾性,骨子里自小便不服输,这事儿她道不出所以然。

陆绮凝朝笑竹投了眼神过来,这她没想过,她态度恳切:“有什么两全之法吗?”

“什么两全之法?”一道温润慵懒男声从内室传出,陆绮凝扭头一看,南珵沐浴完穿戴整齐的朝她走来。

吓了陆绮凝一大跳,她随口道:“噢,就是都好。”

两全之’法不就是都好嘛。

笑竹在一旁默不作声,她刚甚至刚想言,若太子殿下能一直清醒着,也倒不是没有两全之法。

南珵摆手示意笑竹出去,他不想他和陆书予仅有的二人闲暇时,还要旁人在。

不过当他坐在外室的圈椅上时,目光却落在一个折子上,他随手一翻,嘴角笑容明显僵硬一瞬。

‘南祈三十四年,冬月一十五日晴,太子同太子妃俏言互诉,其太子殿下顾有月女娇容,惹其不快,特记来哉’。

陆绮凝手中捻着的茶盏中的茶水明显晃了晃,心虚了下,“谁让你那时非来春景堂睡。”

这折子一开始就写着她和南珵刚下江南没多久,她说的那句话,也怨不了旁人。

南珵不慌不忙地将折子折好,放回原位,他反倒会觉这折子放在这么显眼位置,这姑娘定时不时翻看,第一折便是他和陆书予的日常,岂不妙哉。

他佯装叹了口气,“诶~。”手中端着刚笑竹出去时,给他倒好的茶水,“那还是记着好。”

事多压肩头,很多趣事会随之被淡忘身后,唯有下笔可长记。

*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秋日赋》转载请注明来源:滴滴小说didi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