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这个杀手是个恋爱脑》最新章节。

夏林儿钻出衣柜,套上虞青蝶的衣裙,戴上虞青蝶的面纱和发饰,心里算了一遍去往马厩的路线,就撞开窗户冲了出去。几个黑衣人堪堪进入夏林儿的房间,没提防这刚搜查过的房间里竟会突然跃出个人来,看身形不正是蝶剑仙子吗?

黑衣人这才一个个追了出来。

身后暗器呼啸而来,虞青蝶出剑一招截飞式便尽数格开。感觉到暗器一枚枚从她剑锋下跌落,她几乎有些惊讶,自从易玄山庄回来,她的武艺果然进益匪浅。

她脚下飞奔不停,顷刻到了马厩,飞身上马撒开缰绳。这马也是警觉,当即撒蹄狂奔。虞青蝶飞鞭卷落门栓,驾马冲出门去。

今夜月黑风高,大街上乌漆墨黑的。虞青蝶一面驾马狂奔,一面回头查看一眼,只见几个黑衣人追在后头,却似乎并不十分紧迫。

她正感奇怪,忽觉脖子里一阵酥麻,她本能地侧身低头,只听“叮”一声脆响,她的发簪不知被什么东西格落,掉在了地上。

她又回头看一眼,几个黑衣人已落得远了,眼看是逃脱了。她马不停蹄,径直出了城。

几名失了手的黑衣人这时瞠目结舌,百思不解。他们早在外面埋伏了人,见虞青蝶驾马狂奔而出,便在街上拉起了一根铁丝。今夜满天阴云,漆黑一片,驾马狂奔中的人不可能看到铁丝,这种情况下这一招简便快捷而且屡试不爽,中招者就算不当场被割开咽喉,也会重伤落马,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打算进一步追赶。

但这小小女子,为什么竟然察觉,还精准地避开?难道,她不是人,当真是九天落下的仙子?

-

司城歧风躺在春来院的地板上,终于感觉到七弦蛊开始慢慢回退。他筋疲力尽,已有些昏昏沉沉,房间里忽然一个阴森的声音响起:“少主晚上不回家,怎在这里睡地板?”

司城歧风吓了一跳。除了司城圣山,很少有人能惊吓到他,但此时他却委实吓了一跳——房间里何时多了个人,他竟完全没有察觉,这人若是来杀他的,他现在岂非已是个死人?

然后,他听出了声音的主人,就不觉得奇怪了:是鬼夜。这人轻功奇高,气息隐匿,就跟鬼一样来去无声,察觉不到也算正常。

鬼夜是个阴森森的中年男子,长着一张干瘪没有血色的脸,是专门替司城圣山培植并控制夜士的人,也是这世上除了司城圣山,司城歧风最讨厌的人。不仅因为鬼夜对司城圣山的忠心,还因为他这来去如鬼魅的身法。

要想对付司城圣山,就得先除去鬼夜。这个鬼就像影子,有时看似不在司城圣山身边,但他偏偏就在。司城圣山一人已难以对付,身边若再多个鬼夜,不可能战胜。

在鬼夜面前装睡也是徒劳。司城歧风伸个懒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说:“回家有什么意思,你舞剑给我看吗?——你这条恶狗就算肯舞,还得看我乐不乐意看。”

司城歧风在司城圣山面前不敢有丝毫不敬,但非常乐意折辱司城圣山的头号心腹。活在地狱,与一条地狱恶犬撕咬成了憎恨的宣泄口,看着鬼夜面上不改颜色但那双阴毒的眼睛显然透着恼怒,他便着实痛快。

“少主,”鬼夜面无表情地说,“主人有令,命你即刻前往天岭。”

司城歧风皱眉,夏林儿生死攸关,他不能离开,但司城圣山的命令没有违抗的余地。“即刻去天岭?”他说,“父亲莫非忘了,我身上的七弦蛊每日都要发作?”

“少主不是常人,”鬼夜带着一丝幸灾乐祸,“屈屈七弦蛊如何绊得住少主的脚?主人的意思,事成去三弦,不成——加三弦。”

司城歧风身上已有四弦,若能去三弦,每日便只发作一个时辰;若再加三弦,七弦之数一满,便是肠穿肚烂而死。

看来最近的动作太多,已教司城圣山失了耐心。

“这回去天岭杀谁?”他问。

“虞青蝶。”

司城歧风有些无法理解。夏林儿不是在清灵阁吗?清灵阁外有夜士盯梢,她还能跑去天岭?

“虞青蝶不在清灵阁?”他问。

鬼夜阴沉着脸没有答话,司城歧风反应过来。

“你们让虞青蝶跑了?”他大笑起来,捧着肚子几乎在地上打滚。“我还奇怪,怎么堂堂恶狗首领来传话,”他大笑着说,“原来是父亲有意羞辱你。——父亲怎么说?你养的一帮饭桶,连个丫头片子也对付不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滴滴小说】地址:didi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