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开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一晃便是七日后,瑞王殿下的及冠礼。

佟府的马车慢慢在瑞王府前停下,佟映真今日着了一身淡紫绫罗裙,矜贵又雅致,如烟为她挽了垂鬟分肖髻,发间插着水玉兰花簪子与填珠青玉步摇。

织锦的腰带轻系,流苏坠子随风而动,更衬得她腰身细软。佟映真十分乖巧地跟在佟敬林身后,王府管家接过请柬确认后,笑着拱手道:“原来是佟大人,还以为是哪来的仙女从马车上下来,没想到竟是令爱。”

佟映真规矩地福了福身。

管家正欲迎他们进府,却有另一辆马车跟着在府门前停下。秦元胥掀了帘,抱着朵朵下了马车。

管家赶忙迎上:“见过侯爷。”

佟映真也只能跟着佟敬林转过身来,行礼道:“见过武安侯。”

佟敬林背手而立,他一向爱憎分明,着实不愿与他牵扯过多,只是淡淡道:“武安侯。”

秦元胥倒是以晚辈姿态,朝佟映真看了一眼,而后恭敬地道:“佟大人。大人入京多日,掌刑部辛苦,改日晚辈一定登门拜访。”

佟敬林不动声色地将佟映真挡在身后,“哪里,臣已年迈,武安侯少年英雄,才是国之栋梁。”

佟映真不管他的眼神落在何处,只是紧紧地盯着朵朵看。那小猫明明有一瞬想朝她扑来,却被秦元胥给摁在了怀里。她这才抬眸瞪了他一眼。

管家是最懂人情事故的,见气氛不对,便马上迎着诸位贵人进府了。席宴男女分开,秦元胥抱着猫慢慢地走在后面,刑部侍郎赵桓先见过佟敬林,讪讪地看了看他的脸色,而后才到秦元胥面前向他行礼。

秦元胥点点头,邀他去后院水榭议事。还未落座,那小猫便趁机从他怀里一跃而下,回头朝他叫了一声,而后跑走了。

赵桓见状,便想去追。

秦元胥只看了一眼,道:“随他。”

王府院子大,他经常把猫扔一边让他自己去玩,府中下人也都认得朵朵。不过今日宴客多,难免会有不长眼睛的,自己受了委屈就会跑回来了。

佟映真去了女眷那处,她来的尚早,还没见到虞姝身影,也无甚好同京中贵女们寒暄的。她站在避光处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便绕过席宴,去了王府后院随意逛逛。

齐允书虽是万花丛中过,却从不束缚任何女子进王府后院,是以后院无人。但此次冠礼后,圣上也应该会开始考虑为他择正妃了。朝中局势未定,王爷的婚事,自然不由得自己做主。

不过,齐允书花名在外,世家大族的女子恐怕也不会轻易愿嫁。

那日秦元胥也是当真冤枉她了,佟映真一向对谈婚论嫁无甚兴趣,就算做了当家主母,也不过是要靠讨男人欢心过日子。她生性自由,自不会嫁人把自己困在高门朱墙里。

她正赏着花,却忽然听到小声的猫叫。佟映真快步过去,果真瞧见了一只三花在草地上打滚。佟映真敛裙蹲下,小心翼翼地试探喊道:“朵朵?”

猫咪翻了个身,尾巴尖微微甩动。佟映真一喜,又朝他勾勾手:“是朵朵,对吗?”

“喵—”猫咪叫了一声,而后慢慢走近,用身体和头在她腿边蹭了蹭算作示好。

佟映真一下红了眼,将他举了起来仔细看看,心疼道:“朵朵,武安侯对你好不好。”阳光下,猫咪干干净净毛色油亮,泪痕都未曾有,爪子也修剪得整齐。

佟映真眨了眨眼,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将朵朵抱在怀里吸了吸,埋头亲了几口:“好吧你是长的胖胖的。”

她揉揉他软软的下巴,又低头将脸贴过去蹭了蹭:“真是胖宝宝,你还记得我,当年捡到你的时候,你就那么小一只,若不是我和殿下……”

佟映真蓦地停住了,她细白的手指压了压耳旁被风吹起的乱发,长叹了口气,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没关系,朵朵,你在就好……”

今日日头正好,佟映真蹲在一旁,看着朵朵在草地上打滚晒晒太阳,时不时揉揉他毛绒的肚子,笑得明媚。

府中下人不认得佟映真,只知是今日来的哪家贵女,怕她伤着猫,又不敢得罪,便提醒道:“见过贵人,这猫是武安侯爱宠,侯爷在后院水榭。”

这是要让她把猫送过去了,佟映真浅浅应下,心里盘算着如何才能将朵朵要过来。但他也已养了四年,定是说什么都不会给的。

佟映真理了理朵朵的毛,略有些艰难地抱着他起身,朵朵约莫有十几斤,重的很,佟映真托着他的屁股颠了颠,让他靠肩抱着,这才轻松许多。

下人为她指了去水榭的路。

佟映真身形瘦弱,一只猫就能遮住她半边身子。赵桓刚走,秦元胥便靠在水榭的软榻上,看着一人一猫慢慢走近。裙摆随着她的步子摇曳生姿,头上的步摇轻微碰撞发出泠泠声响。

她分明抱得吃力,却是半分都不肯松手。

左手已然酸了,佟映真蹲下小心地将朵朵放下,不免按了按手臂。小猫本还贴着她不肯动,秦元胥抬手在软榻上敲了两声,这才喵了两声,跃上了软榻,在他身旁趴好。

佟映真这才起身垂眸道:“臣女在院中偶然碰见了这只猫,今日宴会人多,想来是侯爷的爱宠,怕有什么闪失,便把猫抱着还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