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看到那棵粉黄渐变的树,陆吾吾突然有种熟悉感,后爪前爪交替,奔到精灵母树旁边,她将额头贴上了树干。

感受着树里纯粹而虚弱的生机,陆吾吾终于坚定了心中的直觉,柔柔地笑出声,声音里既是欢快又是惊讶,她扭头道:“这是建木,是变异的稀有建木。破缘镜没照错呀!”

说着,小娃娃的脸上流露出怀念的神色:“好久没有照顾过建木了。这棵建木你们怎么照顾的?!生机弱得狠,晚一个月就要死掉了。”

她语气猛然一提高,象征性地对着几只精灵呲牙咧嘴,以示威胁,陆吾掌管天之园圃和后来当山神时都是与奇花异草打交道,讨厌不认真照顾花草的人。

精灵长老们对视一眼,虽然感觉这女娃娃鸠占鹊巢,比他们更像母树亲近的眷属,但也都拍着胸脯答道:“我们绝对尽心尽力照顾母树…”

还没说完,便听陆吾吾继续道:“不对,这土里浇的东西不对,一直在吸收建木的生机。”

她方才用爪子沾上了土壤,便察觉到几分古怪,现在放在鼻前一嗅,更确信了心中的猜想。

精灵长老们说不出个答案,珈尔这个年轻的精灵更是,傅尚夏盯着陆吾吾皱眉摇头,几秒后,拿出了之前让鸣蛇崽收集的一瓶紫色土壤,两只虎爪合掌,牢牢接住玻璃瓶。

陆吾吾用指甲三下五除二取出了其中部分突然,凑近鼻子一闻,迟疑片刻,点了点头:“有点像,不过这个应该效果弱一点,建木下面的是加强版,很难处理。”

“交给明药,他善药理。”傅尚夏当即拍板决定。

明药点头应下,之前的紫色土壤就是他配制药水浇上去才恢复正常的,况且他也觉得这事很有挑战性。

陆吾吾没意见,解决这些烂土壤的事她确实做不来,她若有所思地看着从草丛里滑出来的鸣蛇:“鸣蛇族竟将小族长送这里来了,你熬得药水很有名。”

夸药水好,明药就显得有几分害羞:“谢谢。”

重明鸟崽也飞下树,直愣愣地撞在傅尚夏怀里,张嘴叽叽喳喳地拽起他衣袖,往食堂那边拉,心思昭然若揭,傅尚夏笑而不语,正要摸出口袋里的一颗糖给他。

陆吾吾却纵身一跃,轻巧地跳到他胸脯高的位置,对着重明鸟崽就是一顿倒,倒的当然是傅尚夏刚才给她的那瓶试管。

“吃啊,谁吃的过你啊。”可爱的大眼睛笑得眯了起来。

在场众精灵皆是哗然,谁也没想过,看着很是人畜无害的陆吾,竟然是个黑心莲。

等试管的土全冲进鸟喙里,重明鸟崽也理所当然地呛到了,他拍着翅膀,脑袋对着地上一伸一伸的,重瞳都细微地缩了缩。

安然落地后,陆吾吾悠哉悠哉地看了看往药锅里放药草的鸣蛇崽,又将视线挪了回来,呲了呲牙:“你从前未经过我允许,吞了我和相柳姐姐的两个法器,还记得吗?”

“啾?”这么旧的仇你还记得?

重明鸟崽直接将不可置信写在了脸上,隔着绒毛都能看出来。

回应他的是陆吾吾的一声冷哼,护短的陆吾吾表示,她的法器无所谓,吞了她相柳姐姐就是不想活了,眼见鸣蛇崽已经快速地将解药浇了上去,她哒哒上前几步。

陆吾吾再次额头贴上树干,感受到光滑的树干上流动的生机,她笑了声:“接下来只需要调养几天就好了。”

“你们都离远点去,”她盯着刚缓过来正在卖惨(蠢)的重明鸟崽,补充了句:“重明,把你的幻境架好了。”

两只虎爪非常灵性地开始比划什么,时而合掌,时而一掌朝前,快而稳,似乎在捏什么法决。

当她最后一次合掌时,精灵母树最高的枝头上居然冒出新芽,隐隐有结果的征兆。

见此情景,几个见多识广的精灵长老都忍不住红了眼眶,相互对视一眼,难掩沧桑的眼角皱纹都叠了起来,差点落泪。

珈尔更是惊得说不出话,对上陆吾崽回头来望的目光,他脸上表情一收,佯装面不改色,道:“枯木逢春,也不是很厉害嘛。”

然后,他就受到了自家长老的一瞪眼。

大长老颤颤巍巍地走上前,一脸欣喜之色,道:“自最后一颗果落下来,母树的情况就越来越差了,现在结了果,我族的延续就有希望了。”

说着,他看到陆吾吾疑惑的神情,力求让功臣感到宾至如归的大长老马上解释:“一般果子落下,我族就会有精灵怀孕。”

他又感激地看着傅尚夏,颇有些语无伦次地高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山海画灵今天在星际爆红了吗》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卷尾咩
白切黑偏执反派攻vs三观奇奇怪怪但嘴甜小可爱受苏眠玩了一款被称为超真实的甜蜜恋爱游戏。攻略对象是游戏人物的邻居,刚一见面便超高好感,热情贴心,会亲手为他做甜点,送他精美的饰品,照顾生病的他,还会帮他搞定游戏中欺负他的小炮灰。苏眠很满意,每天在游戏中甜甜蜜蜜,直到他某天随手登上了游戏论坛。玩家1:姐妹们,我和小奶狗一起查案,结果又被甜点师一刀送走了,这是剧情杀吗?能躲过吗?玩家2:受不了,明明知道甜
其他全本47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