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美女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第2天,赵宜人就被贺茗拉到了足浴spa店。

贺茗向前台说了姓名,前台喊来了经理,经理则很热情地将两人引去专门预留的包间。

赵宜人眼下对于这种玩物丧志的场所已经很熟稔,笑着问贺茗:“怎么今天想来捏脚?我还没做过足疗,有点奇怪。”

贺茗神神秘秘地一笑:“不是足疗,是替你猎艳。这家店是李骁开的,这小子专门搞男色经济,他还开了剧本杀、鬼屋、ktv、会所,里面都是一水的帅哥。昨天晚上我让他给我介绍男朋友,要帅的乖的,他就让我上这里来,我可替你把好关了——李骁说店里新来的男大学生,长得好看,人品看着也好之前有富婆要包他,他都不愿意。”

两人正说话间,果然见经理领着两个帅哥进来。

经理先介绍了其中一个发型耳饰都很精细的帅哥,“这是小孙。”

又介绍了另一侧一个眉目更安静的,“这是小蒋,是新来的实习技师。”

贺茗整个人都是看热闹的高兴神态,“实习的给我姐妹。”

小蒋轻轻看了一眼赵宜人。

赵宜人半躺在沙发上,只觉得被对方一眼看得奇奇怪怪。

好像她要做什么坏事一样。

男生的声音很轻柔,“女士,能麻烦您脱一下袜子吗?”

赵宜人哦哦了两声,赶紧脱下袜子,转头看向贺茗,只见贺茗已经在被服务着洗脚,满脸享受。

等到这个男生轻柔地将她的脚浸入水中,赵宜人觉得愈发奇怪了。

也许换一个女生,换一个不好看的异性,都会好得多。

一个帅哥,低敛着眉目地服务,加之他刚刚的轻轻一瞥,居然有点清冷的怨诉,像一个花魁朝着楼下恩客扔了一个不堪受辱又默默承受的眼神。

赵宜人说不清是这个男生刚才那一瞥沾了男女间的绮思,还是她自己心思脏。

一旁的贺茗也和服务的技师说笑起来,竟然逗得技师莞尔一笑,银色的耳钉也闪着细碎的光一晃一晃。

赵宜人想,她回去一定问一问李骁开的是什么店,打的是什么鬼主意,专门养了几个妖精吗。

下首蹲着服务的男生突然开口,像是反复斟酌过的,“您是顾客,可以不用紧张,足底放松一点更好。”

贺茗也接话:“是啊,宜人,你紧张就和这位小蒋帅哥说说话,有什么意见提出来啊。”

赵宜人放松了浑身肌肉,“没有意见。”

贺茗看她实在不上道,索性手指噼里啪啦地给她发消息。

——“你说你怎么回事,喜欢乖的,又不敢主动出击。那你碰见贺臻那种主动出击缠死你的响尾蛇,你又不愿意,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

赵宜回复道:“李骁开的这家正经不正经啊。”

——“怎么说呢,搞黄肯定不行,但是李骁说店里的员工和顾客处对象也很常见。我告诉李骁我要找男朋友,李骁才介绍的,说你要找,他肯定不介绍。这个男生叫蒋越,在师大读大四,家里穷,人很好,就等着你英雄救美。”

蒋越虽然实习,可是手法似乎不错,有轻有重,柔中有力道,赵宜人慢慢放松下来。

中途还回了几条信息。

贺臻问她在哪,她没好意思说足疗,只说和贺茗一起逛街。

付铭泽发了一句“这几天忙什么呢”,语气也有求和之意。

赵宜人困倦渐起,倚在沙发上小憩。

等到醒了的时候,贺茗和服务她的技师已经走了,而蒋越却一直轻柔地施加力道。

赵宜人猜想是李骁这家店追求高质量,她没睡醒,技师不好撇下她离开。

于是歉意地笑了笑,拢了拢脸上的碎头发,“服务结束了吧?你可以走了,辛苦了。”

蒋越沉默着放下了手里的动作,并没有离开,像是有话想说,有些不善言谈的困窘。

赵宜人不合时宜地想,他虽然不擅长说话,但他的眼睛最会说话。

蒋越抬头看她,眼睛果然是清凌凌的,“昨晚,李总联系我了。我当时和李总说了,我很需要钱——”

说到这里,他眼睛里多了一点悲伤,“可是靠出卖自己来赚钱,不长久,可能会带来别的麻烦。”

赵宜人大概听懂了,可是还是不好确定李骁为人这么生猛。

李骁以为找男人的是贺茗,就这样去替前女友联络自己的员工?

蒋越又轻声说:“我昨晚看到了李总发的朋友圈,看到了您和别人的照片,没想到今天来的也是您。”

见她没有说话,蒋越好像有些不安,又补充道:“对不起,我这个人很无趣,我觉得您可以找到更听话的人。”

赵宜人发现之前自己的感觉一点没错,眼下蒋越是含泪花魁、受辱民女,自己是挟势豪夺的纨绔禽兽。

难怪大家都喜欢强取豪夺。

“李骁昨晚上和你怎么说的?”

蒋越和盘托出:“李总说他的一位女性朋友想找一个听话的男生,他知道我缺钱,所以属意我。也告诉我,她这位朋友很漂亮,性格很仗义,不会亏待我,之后也会好聚好散。”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