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兄今日脱马甲了吗》转载请注明来源:滴滴小说didixs.com

李小公子可怜兮兮,泪水在眼眶里摇摇欲坠,佯装委屈地盯着柯鸿雪望了半晌,小心翼翼地开口:“爹,你变了。”

柯鸿雪懒得搭理他,白了一眼,凉声道:“爹以前对你太仁慈了。”

李文和闻言虎躯一震,乖乖坐在边上,一声也不敢再吭,只拿一双眼睛瞄瞄柯鸿雪瞟瞟沐景序,不明白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怎么突然之间就变了。

分明先前柯寒英还躲沐景序躲得特别认真。

车夫驾车很稳,速度平缓,拉车的是良驹,车轮和木板上都包裹了丝绵,走在平整的大道上,几乎感受不到颠簸,沐景序胃里终于没了之前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

柯鸿雪坐他身边,略阖着眼,漫不经心地低下头,望着他因动作而露在外面的一截手腕。

刚认识盛扶泽的时候,都还是小孩。

柯鸿雪自幼身体不好,被父母养在江南,身子骨弱,长得便也显小,十二岁的年纪,看起来还不到七八岁。

盛扶泽则不同,皇子们自会认字起,就要学功夫学骑射。三殿下十三岁时,已经能自己猎到一只山狐。

是以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体型差异相当明显,分明只差了一岁,却像是隔了四五岁一般。

柯鸿雪冬日病着,盛扶泽背他也跟玩儿似的,半点不费力气就能背上阁楼去看雪景。

便是后来那些年,哪怕柯鸿雪一日日长成,身量长开,在盛扶泽面前也像个小孩。

特别是这人不知去哪座花楼喝了酒回来,不敢回宫,偷偷溜进柯府的后门钻进他屋内,外袍一脱便翻身到床上,将他揽进怀里抱着磨蹭睡觉的时候,柯鸿雪总有一种自己其实是只兔子、是只狐狸、是只狸奴,是被盛扶泽养着的一只小宠般的错觉。

殿下高他一个头,笑起来肆意飒沓极了,是虞京城里最明艳动人的少年郎,柯鸿雪望他的时候总要微微抬起头,才能看见他眸中那些零碎耀眼的星光。

而今五年未见,柯鸿雪长高许多,沐景序却较他矮了些许。

柯鸿雪不低头,就已经能看见他的额头。

而他低头后,瞥见的却是沐景序略显纤弱的手腕。

这跟他记忆中那双能挽弓纵马的手区别太大了,他甚至冒犯地想,这样细的手腕,握在手里轻轻一折,是不是就会断掉?

他真的能提得动笔吗?

这双手从身后抱住自己的时候,也会让他挣脱不开,只能越靠越近吗?

太瘦了啊……

柯鸿雪视线低垂,眼神晦暗不明,喉结轻轻动了一下,几乎是强迫性地让自己移开了目光。

他捧起身前茶盏,浅浅抿了一口,放下杯子的瞬间见到李文和在对面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动作停滞一秒,气笑了:“杯子在底下,自己倒。”

“哎!”李文和欢欢喜喜地应着,赶紧顺杆爬,给自己倒了杯茶猛灌,喝下去一口还咂吧了下嘴,赞叹道:“这是金骏眉吧,怪不得你说贵,去年过年有人给我家送了点儿,我爹都没舍得拿出来给我喝,自己一直藏着呢。”

柯鸿雪富庶奢靡惯了,向来不怎么在乎物品的价值,物尽其用就好。沐景序又自小就生活在全天下最金贵的地方,品鉴的能力极佳,不至于大惊小怪。

况且再名贵的茶叶,最好的那一茬永远是要做为贡品送进宫的,他早就喝习惯了,方才茶水入口,只觉滋味不错,回甘清甜,比较舒服。

下一秒却听李文和“咦”了一声,问:“不过你不是说红茶性子太温,喝不惯吗,今天怎么泡了起来?”

顿了顿他面色有些为难地低头,瞥了眼柯鸿雪的肚子,小声问:“你不会天天花天酒地的,终于把胃喝坏了要养了吧?”

说者无心,沐景序听见后脸色却微微一变,凝眉看向桌上那只茶壶,又转向糕点,薄唇轻抿。

有一个瞬间,柯鸿雪真的很想一脚给李文和踹下去。

偏生正当他犹豫要不要当着学兄的面杀生的时候,这人又嘀咕了一句:“年轻人,一点也不注意,这样老了可怎么办哦。”

柯鸿雪:“……”

他咬了咬牙,掀开车帘:“停车。”

李文和顿时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睛眨啊眨地看向柯鸿雪,试图营造出一副他什么都没说的假象。

柯鸿雪勾起唇角,温和地笑了一下,轻声道:“滚下去。”

李文和:“爹。”

“滚。”

“……得嘞!”李小公子特别麻溜地蹿下了车。

——反正他自己家的马车就在后面跟着,大不了跟车夫挤一挤,至少没性命之忧。只是苦了学兄,要跟那个喜怒不定的疯子在一起。

待人走后,见沐景序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柯鸿雪在心里叹了口气,弯腰拱手,向他行了个礼。

“寒英原想在更正式一点的地方向学兄赔礼道歉,这才一直没有开口,还请学兄莫怪。”

这可真的是稀奇事,沐景序问:“道什么歉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鱼西球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