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校医室在学校最东边,耿际舟拦下顺路的校车,招呼应帙赶紧跟上。

应帙现在对校车十分敏感,他上次递交给塔后勤处的投诉信一开始没什么火花,结果过了几天不知道为什么直接呈到了校长信箱里,新校长直接下令整改,还派人不定期监督,好像还挺有成效。

这一回他再上车的时候,就在车上一眼看到了两名资助生。

就是应帙和耿际舟刚踏上车,这两人就停止交谈,不太高兴地跑到了最后一排就坐。

应帙也懒得分析这两人对他到底是畏还是厌,反正不管是本地生还是资助生里,都存在着对他释放善意的人和厌恶他的人。他更加在意遂徊的事,并且隐隐觉得好像攥住了这名哨兵复杂迥异的脑回路中一条细小的线头。

仅仅是安抚便出现严重的攻击行为,难道是精神域过度防卫症……?

但还不等他深想,校车师傅就已经一脚油门飞驰漂移把他们带到了校医院,耿际舟比应帙积极多了,上来就直接兴冲冲地对着导医前台问:“有个叫‘遂徊’的哨兵在这儿吗?”

“有的。”导医姐姐温和亲切地点了点头,转过身轻声喊道,“虞医生,这两个小同学来找遂徊。”

听到声音,一名戴着半框眼镜的男人转过头来,他一只手揣在白大褂兜里,另一只手中端着杯冰咖啡,一只黑白翅膀头顶红羽的啄木鸟站在他肩头,正在贼头贼脑地觊觎咖啡杯上的吸管。

医生的目光扫过应帙和耿际舟,似乎有点惊讶:“你们找遂徊?”

“对。”应帙说。

“他现在关在禁闭室里,不方便见你们,先回去吧。”虞医生从胸前的口袋里摸出一只笔,在护士递来的一叠单子上签字。

不开处方的时候,医生们的字迹还是非常清晰的。

“他已经彻底陷入狂乱期了吗?”应帙上前一步问。

“差不多吧。”虞医生盖回笔帽。

见医生目前不是很忙,应帙继续问:“他的狂乱期很频繁吗?我看你们好像对他很熟。”

“确实是校医院的常客。”虞医生笑笑。

“强效止疼药也是你开给他的?”应帙面无表情地问,“他一次吃五粒这件事你知道吗?”

“你是在责怪我吗?”虞医生没有心虚也没有生气,反而很感兴趣地笑意更深,“你似乎对他有些了解,那你肯定也知道病人不遵循医嘱,我们医生也无能为力。”

“至于我给他开强效镇痛药,或许你可以告诉我他那样的情况,除了止疼药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应帙张了张嘴,又缓缓合上。

“向导,你想说这个是吗?”虞医生推了下镜框,“一个契合的高等级向导。”

“……对。”应帙之所以欲言又止,就是想到他一个学生都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事情,对方一个能在塔就职的专业医生不可能看不出来。

塔的校医院也不像有些普通人高校的校医室,都是赤脚医生只会开感冒药和挂地塞米松,这里的专业性丝毫不低于首都特种人中央医院,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的精神阈狭窄,整个校医院都没有和他匹配的向导医生。”

“一个也没有?”

“……”虞医生停顿了一下,“之前曾经有一个在校医院实习的学生,倒是和他契合,那人还自告奋勇,私下为遂徊进行精神梳理。”

应帙想起了方才那名20班的哨兵低声提醒他的话:“然后被他打掉了半边肺叶?”

“什么肺叶?”虞医生摇摇头,“没那么严重,只是勾起了他的狂乱期,被打断一只手,再加上差点扭断脖子而已,只是差一点,没扭断,我们出动了四名安保,两针麻醉放倒了那头失去理智的怪物,然后把人救回来了。就是在那之后,那名学生就辞掉了实习工作,害我们校医院白白损失了一名s级的向导助手。”

“……”

应帙终于明白了,遂徊为什么拒绝向导为他梳理精神域,就是如他方才所猜想的精神域过度防卫症,再加上遂徊那样混乱如沼泽的精神域,不属于本人的精神力敲击精神壁垒极易引起过敏,从而勾出狂乱期,而处于狂乱期的遂徊攻击性又极强,所以他才会拒绝精神梳理,这又导致他的精神域更加的混乱,过敏再次加重,由此产生恶性循环,只能用止疼药强压。

……似乎是一道无解的难题。

“这也太夸张了?应帙,你三思,你千万三思。”耿际舟皱着眉把脑袋凑过来,抢在他这位新晋‘恋爱脑’发小脑子发热之前赶紧稳住他,“我知道,精神域狭窄、s+高等级、仅和你一人契合,这些条件加起来就是简直超级王炸,是任何向导心目中的完美哨兵,戳爆所有向导的敏感点,说实话设身处地地想,我也不可免俗地心动。但这位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强了,你没听见吗,不是残疾就是断手。应帙,我们今日暂且先撤,从长计议,你不要冲动……”

应帙被吵得耳朵嗡嗡响,只好沉声表达态度稳定军心:“我没打算去安抚他。”

“那就好。”耿际舟松了口气。

但就在这时,虞医生忽然看向应帙疑惑地问:“你和他契合?”

“嗯。”

“契合度是多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向导的低俗交易》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