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九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时至今日,李祺其实对何冠儒这番话也并没有什么更深次的了解,而她的身份她也不知何冠儒了解几分,总之那日之后,她跟着何冠儒学习至今,无一日不敢不勤勉。

但李祺细细一想,老师提起那日,断然不是只因为这么一些事。

难道是她所说的话吗?

李祺又恍然想到,在老师说那番话之前,她也曾对老师道:“棋盘为天,棋子为地,犹如人生,人虽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棋却没有,没有一颗棋是死子,死为了生,就算困于逆境,也有自己的作用。”

那时候的她对棋的了解浅薄,多数还是从张皇后那边学来。

至于那时候的她说这番话,更多的是以为老师识破她是女子才不愿教她读书。

现在想来,老师再提往事,大抵是因为现在的处境就像是那会她说的话。

李祺已了然,看向何冠儒的目光惊喜不已:“老师的意思是,就算我们现在身处绝境,也依然有生的希望,老师可是有主意了?”

谁知何冠儒这会摇了摇头,缓缓道:“是也,也不全是也。”

李祺再次一愣。

何冠儒轻声道:“只是老夫现在想起往日这事来,想给殿下赔个不是。”

这….

李祺一时无言。

何冠儒道:“不知殿下还记得几分,那会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给殿下授课,殿下可知道原因?”

李祺道:“知道,是老师体恤我那时受到惊吓,身体有恙,老师给我适应的过程。”

“并不全是。”

何冠儒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愁浓,他顿了顿,朝李祺苦笑了一下:“其实那时候是我觉得殿下同往日有些不同了,你知道的,从殿下五岁起我就当了太子太傅,每日同殿下待在一起的时间只怕是比启明还要久,那会看不出来呢。我心中是一直有道坎,殿下出事那年是永乐七年,如今是永乐十六年,快十年了啊。”

李祺心中一惊。

这话什么含义她不会听不出来。

何冠儒继而道:“那时候我同皇后怄气,同你祖父也怄气,故不肯教你。后来啊,还是你那一番话点醒了我,其实棋和人都一样啊,并无什么区分,反倒是我,一直念记着纲理,还差点是耽误了你。殿下这一生太苦了,从你走上这条路起就注定不会平庸,我老了,也没有什么能帮你的了,这次就让我来替殿下挡这一道吧。”

何冠儒说至动容处,眼中竟也有了闪闪泪光。

李祺完全是怔住了。

好半响,她才愣愣道:“老师….你….一直知道我的吗?”

何冠儒没有答这话,轻声道:“好孩子,这不重要了,你过来些,让我再好好看看你。”

李祺上前两步。

隔着长长铁锁,何冠儒伸手拉住她的衣袖。

李祺许久没有吭声,眼中也是同何冠儒一样泛满泪光。

原来老师….

他一直知道。

可他从不提这回事,反倒一直教导她未来如何做一个好君主,这早已超乎他所能做的。

李祺忍不住道:“老师你放心,你在这在委屈几日,等过些日子,我肯定带你出去。”

“傻孩子。”何冠儒摇了摇头,“你向来聪慧,这其中的利害相信你能看明白,老师知道你这份心就够了。”

何冠儒说着拍了拍李祺的手背:“好了,你先回去吧,再晚些时候就有人来了,你在这被人看到了也不好。”

正说着,方才那带李祺来的狱卒走来朝她道:“殿下,我们走吧,快到送饭时间了。”

李祺还能再说什么,牢内幽深,被人看着了说闲话也不好,她只得就此同老师告别。

她默不作声朝何冠儒一揖,只盼过几日事情一盖妥当,眼下只能委屈老师几日。

李祺道:“老师,我过几日再来看你。”

何冠儒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望着李祺离开的背影,他恍然感觉自己看到了那至今下落不明的孩子。

若是活着,也是那么大了吧?

*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