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谎囚徒》转载请注明来源:滴滴小说didixs.com

就在会议刚刚开始不过几分钟,祁然几乎是掐着点给我发来消息,告诉我别让净天那么快宣战。

这消息看得我眉头紧锁,祁然这人与我合作也有许多年了,但之前他叛逃到西盟的事始终让我心存芥蒂,若非之前天淇告诉我此人可以信任,我是绝不会继续保持联系的。

但现在连天淇都叛变了,这个祁然岂不是也值得怀疑?

而且他现在并不能提供任何能说服我的信息,我凭什么要相信他?

“这件事真的很重要,我知道你并不完全信任我,但能否看在天淇的份上去阻止宣战?”

“是天淇亲口让我转达的消息。”

“不需要你应付很久,只要拖延几天就好……就五天。”

他的消息一条接一条,我盯着屏幕,几次输入语句又删去,心头一股无名火蓦然腾起。

“他这么自信我会听他的?你也帮我向他转达一句话,我‘请’他认清楚自己的位置,我们现在是敌人!”

我狠狠按下发送键,对面沉默了许久,久得我以为这场对话已经到此结束,他才发来一条新的消息:“天淇说,这次请求的份量与他的性命相当。他还说,最终选择权在你。”

威胁我?

这是我第一个念头,只觉得愈发生气,但真要完全无视他的话,我偏又做不到。

与性命相当,多重要的事情才能让他觉得与性命相当?他真的明白生命的重量吗?

还说什么选择权在我……呵,他一开始就笃定了我不会对他弃之不管吧。

五天,就五天,不会有什么大损失,我倒要看看他能整出什么花样来。

“真是命定的冤家。”

我咬牙切齿地低声恨了一句,手上只给祁然发去一个句号,随即摁灭了屏幕,起身向会议厅赶去。

“……全票通过,那么就按刚才的方案,即刻向西盟宣战!”净天首席此刻的声音与他年老的外貌极不相符,抑扬顿挫,极为振奋人心。

决策落定,在座十二人刚落下心来,却听得会议室大门嘭地震响,随着他们齐刷刷的目光,我出现在大敞的门口。

“且慢!”

白胡子老头皱了皱眉,斥道:“烬夜,我们虽敬你是斩首人给你不少特权,但平日里的规矩亦应遵守,如此唐突地打断十二席会议,你可有要事?”

“我希望能暂缓对西盟的宣战。”我边说边走到会议桌旁,站在身为末席的犬儒旁边。

此言一出,不出所料遭到了集体否决。距我不远的荆哲劝我道:“现在西盟那边正是乱的时候,咱们趁此机会攻过去优势很大,当然要抓紧时间开战啊。”

“是啊,这几天西盟过来的那些术士情绪很高,我们借由阿帕西尔的名义宣战正是时候。”易水唰地展开他的扇子轻轻摇着,看得出来他对这个时机很是满意,并不想听我的话。

其他人也一言一语地附和着,如果打断这场会议的不是我,他们可不会有这么好的耐心来解释。

被这群人盯着压力的确很大,但来都来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

祁然等待了很久,但除了那一个句号,对方再也没发消息来,他也不知道这个句号的意思究竟是行还是不行,但天淇说过无论烬夜是否答应帮忙,自己都会去做该做的事。

他叹了口气,决战在即,南盟内部并不是铁板一块,一部分人坚持一条大腿抱到底,妄图功成之后分得更多利益,但更多人都持观望态度。而祁然并没有资格发表意见,他是属于原南盟第三席的财产,第三席去哪儿,他就得跟着去哪儿。

原南盟第三席名为傅科,一手教出了祁然这个天才,如今依然在负责南盟的情报工作,在西盟划定的定居处拥有一处专门的房间作为情报处,祁然作为他手下最优秀的劳力,每天在情报处的工作时间自然也最长。

傅科常常会来视察,祁然与我、与天淇的联系都是抽空完成的,他足够机警,目前为止还没被发现过一次。

情报处的工作方式与寻常公司也差不多,所有员工都有自己的工位,而每个工位又以栏板隔开,只是这里的人并不多,仅有十人,南盟现在式微,人本来就少,连傅科本人都得亲自上阵。

贴身戴在颈间的小吊坠震了震,祁然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傅科的工位,对方正聚精会神地在做什么事,确信傅科一时不会过来,祁然触开手机扫视了数秒便再度息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冰月寒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