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知前世江梦鲤和江澈是八月十四回到家的,但当日途经洛阳北的翠云峰时,被杨山强盗打劫,抢光了东西。

这一世江芷若决定亲自前去孟津白鹤渡报信,接应她父兄。

洛阳到孟津白鹤渡,骑马的话,早上出发,中午也就到了,江芷若提前两天,和彘奴带着三十名家丁从家里动身。

结果过去孟津的一路上,听见不少回洛阳的客商都在议论,说那江梦鲤这是又去哪做成了笔大买卖,他的运气怎么就这样好?

江芷若听闻这些,招呼大家快马加鞭。

小半天路程,来到了白鹤渡,就看见那渡口人语马嘶的,好不热闹。

孟津河上往来船只络绎不绝,一半的船上装载的都是对岸来的马匹。

原来江梦鲤一行人昨日就到白鹤渡了,用船拉载马过河,可不要两三天功夫。

一百匹军用标准的高头大马,场面可谓壮观,很难不叫旁人眼馋,白鹤渡每日往来的洛阳人本就多,无怪杨山强盗会知道。

江梦鲤有四个月没见到女儿了,但对江芷若来说,时间是隔了一世,她有近十年没见到父兄。

江芷若长久压抑在心中的委屈一下都爆发了。

她扑到她爹怀里,泣不成声,腹中打好的长长的稿子,此刻却半个字也说不出口。

江梦鲤和江澈吓了一跳,还道是家里出了什么变故,问江芷若,江芷若埋头痛哭,根本说不出话来。

倒是彘奴开口解释:“家主,公子,家中一切安好,大小姐是有别的要事。”

江芷若也好不容易挤出了一句:“找一个地方说话。”

江氏父子诧异相视,于是吩咐伙伴们看顾好马匹,他们带着江芷若往下榻的旅店来,这旅店叫平安客栈,就开在渡口边上。

四人进屋说话。

江芷若太过激动,眼泪虽已止住,身子却还是打颤,刚说上两句话,人又要抽泣起来。

江梦鲤摸了摸女儿的额头和手,发觉冷冰冰的,于是让彘奴去找店家要了壶热酒来。

江芷若喝了两口热酒缓了缓,指着江澈腰下的玉佩,说:“哥哥这块白玉雕竹节玉佩是这次去渔阳,大伯父给的,背面刻有八个字是‘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江澈吃了一惊,忙解下玉佩递给江梦鲤看。

江芷若说的丝毫不错,但远在洛阳的她不该知道这些的。

江芷若叫彘奴:“你说。”

彘奴道:“石大人派了十个军汉一路相送,带头的军官叫吴冲,我还记得他老家在南阳。”

江氏父子目瞪口呆。

江芷若单刀直入:“我和彘奴不是未卜先知,而是这些事我和他已经经历过一次了,我们是死过一回的重生者。”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