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头哭累了。

她试图把黄毛放下来。

黎洲拦住她:“不要动现场,等下会有专人来处理。”

黄毛是自杀还是他杀现在还不清楚,他左手腕间有伤口,但是没有割到要害,不是致死伤,他是吊死的。

这点很奇怪,既然都割腕了为什么还要上吊。

黎洲问爆炸头,“你没听到什么声音吗?一个大活人又是割腕又是上吊的,你一点都不知道?”

爆炸头摇摇头,脸色很不好看,“我什么都没听到。”

黎洲目光扫她一眼,怀疑道:“我们来之前,这个房间只有你和黄毛在,黄毛现在死了......”

他话没说话,爆炸头却直接炸了,大喊大叫道:“你别血口喷人,我跟黄毛关系很好,我没有理由杀他。”

“是不是血口喷人,等下就知道了。”黎洲瞥她一眼,不愿意再理会。

穆瑶跑出去叫了机器人,机器人被吓到,连忙通知上层领导。

到最后,傅景也来了。

毕竟短短一天时间,这里发生了两起命案,他不得不过问。

傅景穿了一身休闲的套装,头发软软贴在额头上,被众人包围在中间走进来,他神情不似之前看到的那样温和,嘴唇抿地紧紧的。

周围人大气不敢出。

穆瑶却没有这种自觉,她认为这人就是半夜被薅起来,起床气而已。

她在心里骂骂咧咧,万恶的资本家,这也要来监工,瞧把一众小弟吓得,都不敢说话了,果然是个白切黑。

傅景进来后先是看了穆瑶一眼,眼神透漏出一丝复杂。

穆瑶被他看的莫名其妙,往黎洲身后躲了躲。

傅景眼神顺势转移到黎洲身上,看了半晌,才轻飘飘移过。

有人给他搬来椅子,傅景顺势坐下,不用他开口,他身边一个带黑框眼镜的年轻人已经站了出来。

机器人跟他汇报了基本情况。

黑眼镜没问穆瑶三人为什么在这儿,他先是查看了一下尸体情况,又仔细围绕周围观察一圈。

“血液干燥固化,死亡时间不超过2小时。”

黑眼睛看着爆炸头道:“一般而言,人上吊到死亡需要五分钟,悬吊期间,人会下意识挣扎,痉挛,眼球充血,根据尸体颈部伤口来看,他抓扯过,试图呼吸,但最后还是死了。”

爆炸头愣愣看着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上吊自杀是很痛苦的死法,人在这个过程中势必会自救,发出的响动声应该很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