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调查处,独立于所有组织之外,据说拥有“三方势力都无法干预”的特殊权利,组织基地位于蓬莱区和世界树的交界处,入口是…一扇门。

听起来有点像怪谈故事,但西洲已经被之前友情搭伙的小诡异强化到了浑身都是胆的状态,南风对非鬼魂作祟的怪谈一向没什么感觉,伊就更不必说了——不要指望家务机器人产生“畏惧”的感情,毕竟他光是模拟人类的正面情感就挺费劲了。

所以,在看到那扇飘浮在空中的门时,他们的态度都很稀松平常。

西洲甚至控制着魔法扫帚,将高度往下降了一些,试图在下方找到一个透明的支柱。

很可惜,没有找到。

西洲:“好怪,我还以为我们至少得找个半天,然后在丧失希望、即将被哪个组织追上的时候,误打误撞找到这扇门呢。”

她把手握在扫帚柄上,开始绕着这扇门转圈。

伊不解其意,但还是跟着转圈。

南风:“我们又不是少年漫主角,就不用配备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剧本了,有点考验心脏强度。”

他陷入沉思:“开门的前提条件是绕着它走三圈,我们现在好像是在飞?”

西洲:“应该差不多吧,这扇门周围又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

她吐槽道:“不知道小玉之前的快递是怎么寄的,难不成用的是天使快递员?”

“也有可能是青鸟。”南风习惯性捧哏,才说完一句,便发现西洲的手已经放在了门把手上,“等——”

门内传来巨大的吸力,云朵被朝霞染上色彩,聚拢成大朵大朵的棉花糖,簇拥着他们,与他们一同坠入门中。

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世界仿佛倒转过来,上方的天空变幻成梦幻般的黛紫色,不知名的生物将晨星打碎,那些细碎的星屑化作向下流淌的河流,将他们承载其中。

世界沉寂,河流向中央的庭院流去,点点微光在庭院中亮起。

仿佛是将暂且支出的能源再度还回,深陷黑暗的庭院被光亮笼罩,西洲眨眨眼,还未从方才的颠簸感中回过神,目光便对上了站在庭院中的三人。

一个样貌柔美的青年,气质温和无害,墨色长发随意披散着,眼眸在阳光下呈现出琉璃一般的色彩。

大概是不太耐寒,分明是在温度适宜的秘境中,他依旧裹着一条垂到脚踝的长外套。

一个矮个子的少年——如果让西洲来形容,还是正太比较合适。他同样是黑发,金眸中闪烁着恶劣的、不耐烦的情绪,眼下正踩在一块石头上,跳起来去敲身边青年的脑袋,却险些被自己的衣摆绊倒。

最后一个。

西洲看到一个长头发的漂亮姐姐,她手里捧着一个小蛋糕,笑吟吟地空出一只手,抓住少年的衣领,挽救了他即将摔倒的命运。

长头发,捧着蛋糕。

西洲脑海里的雷达一下就被点亮了,她兴高采烈地飞奔过去,像是一只找到组织的小狗:“小玉小玉!”

少女笑容明媚,像是一只翩跹的蝶。

被她抱住的“小玉”似乎愣了一下,但很快便丢开了手里的小少年,还顺手把蛋糕塞了过去,很自然地搂住她。

“哎呀,真是热情的小家伙。”

西洲一顿。

她敏锐地从这句话中,察觉到了些许异常。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