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被异形看上的小美人是虫族[星际]》最新章节。

伊莱文:“睡觉。”

艾诺:“不嘛,我睡不着啦。”

伊莱文:“睡觉。”

艾诺:“不要!”

伊莱文:“你不困?”

“我困不困,你难道不知道吗?”艾诺反咬一口,“我要睡觉的时候你要洗澡,我要睡觉的时候你要问问题,在你心里,我就是脏兮兮的自动答题机吗?”

伊莱文自然而然把整句话精简成两个字,之后开始琢磨该强硬到什么程度:“你真的不睡?”

艾诺戏精附身:“你不回答,你默认了!”他将自己整个头都拔了出来,声音里凄凄唉唉,“我的命好苦啊,吃也不让吃,睡也不让睡,地里的小白菜都比我胖,亲爱的小异形不安慰我就算了还总想着威胁我!呜呜呜!我都不嫌弃触手怪没脑子还总想偷跑,你居然还嫌弃我……”

伊莱文冷脸看他半天,突然一笑,邪气十足。艾诺鼓着腮帮子,一副不服不让的模样,实则缓缓往被子里滑。

他缓慢地找到了惯常窝着的位置,期间异形根本没动,似乎是没打算施以小惩。一颗半悬着的心缓慢地放了下来,艾诺脸上刚露出得逞的笑容,正要睡觉,突然觉得腰上一紧,一股大力卷着他提了上去,脸正对上异形俊美的脸。

“我要睡觉!”艾诺抢先开口,语速飞快而坚定。

伊莱文笑:“既然不困,那就继续之前的事情……”手肘一撑床面,紧贴的两人顿时腾空越过床边护栏,翻滚着向下跌落,但是下方并不是硬邦邦的地面,而是缠卷得层层叠叠的触手。或者说,整个宿舍,地面、墙壁、天花板,都被触手填满了,触手们偷偷筑起黑暗潮湿的巢穴,等待着小美人的光临。

艾诺滚了一身黏糊糊的白色粘液,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几乎要尖叫起来:“我才洗的澡!伊莱文你混蛋啊啊啊!你才脏!你全家都脏!哇呀呀什么东西快流到眼睛里了伊莱文快快快……”他手脚还被捆着!

伊莱文粗暴地在他脸上抹了两个圈,将滚上去的粘液搓掉,触手们挨挨挤挤地压过来,将主体和小美人密不透风地裹住了。

“伊莱文……”艾诺可怜兮兮的用最柔|软的哭腔求饶。

伊莱文缓慢地亲了一下他的下嘴唇,声音带笑:“这些小家伙可是被你吓得不轻,正等着你来安抚……你努点力,它们可不是我,不是能随便糊弄的模样……”

“!”艾诺眼睛瞪得老大,想都不想就要推脱拒绝,但是伊莱文就没留给他拒绝的机会!唇舌被用力堵住,啃咬,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嘴唇上一点儿干皮被密集的舔舐剐蹭下来,一丝丝儿铁锈味不但没有激起异形的怜爱,反而让他更加激动凶恶。这不像在接吻,完全是暴力的惩罚,干涩皂角的气味和触手粘液的怪味儿混合成一团,无孔不入,触手们扭曲着贴上来,将小美人完全裹入异形巢穴的深处。

后来艾诺又洗了个澡,被带回床上后,头一挨枕头就睡着了。伊莱文帮他吹干头发,调整了睡姿,正要闭眼,又猛地清醒了一下让触手将被子的四角压好,才安心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训,伊莱文容光焕发,把自家搭档甩开老远,飞快完成自己的训练任务后就找老师请了假,赶回宿舍去守窝里的娇气小虫族。

艾诺睡到日上三竿。

异形一点都没算错,虫族一醒来,昨晚因为太累所以没来得及发的脾气,在睡足一觉后,终于攒够劲儿可以发了,挥舞着鞘翅逮着异形从头咬到腰。

咬着咬着,又想起了伊莱文的疤后面那个未完的“隐秘”故事,又缠着要听。

伊莱文正抽空给他喂早餐,红糖包子小甜饼,一碗甜粥喝了两口就嫌弃了,异形本着不浪费粮食的良好人类品德,把剩下的都喝了,被三倍量的糖甜得直皱眉。

“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个意外。”所谓的“阴谋、刺杀、血案”都是当时用来吸引“陛下”上钩的话术,“前任皇帝时期,反正有一年吧,军枢院袭击了研究院的院长,然后研究院反袭击了军枢院的院长,两边谍中谍制造了一个放射炸弹,投放出错,最后爆炸的时候是在我的领地,然后我就去清理战场了。”

伊莱文一边说,艾诺的表情就一边垮,小美人的心情一糟,就挑着异形最嫩的肉磨牙。

伊莱文只好将后半段稍微夸张了一点:“我说了,那个放射炸弹是军枢院和研究院一起制造出来的,军枢院嘛,主战派鹰派的大本营,而研究院虽然是鸽派,但它在基因研究上已经成魔,最后炸弹爆炸的威力超出了双方想象。”

他比划了一下,“你应该知道的,异形为了追求更加强大的躯体,会主动融合其他物种的基因片段,这样做的后果是,我们最主要的死亡原因是基因崩溃。这个这个炸弹的目的也是这个,极端高温破坏躯体,特殊射线破坏基因稳定,当时在场的大部分异形都因为躯体来不及修复和基因崩溃而死亡消解,算是近五任皇帝统治下最惨的事件了。”

“那你还去清理战场?”艾诺抓着他的耳垂左右晃。

伊莱文在“按照事实解释”和“继续夸张编故事”之间犹豫了几秒,选择了后者:“军枢院和研究院打到了我的领地,我虽然不能打回去,但是总得捞点好处啊!不管怎么说,死亡的异形躯体可以暗中和研究院交易,炸弹残留可以高价拍卖给军枢院,只要最后是我在战场上,我就能以胜利者的姿态获得更多资源,可以说和利益相比,那点危险不值一提。”

“而且,我有预感,我不会因为特殊射线而基因崩溃。”说到这里,伊莱文想了一下要怎么解释,后来又觉得反正已经编到这个份上了,干脆略了过去,“最后确实如我所料,特殊射线几乎不能破坏我的基因,但是我没料到的是,有个没死透的研究员看到我就像看到了绝佳的实验品,当场捅了我一刀,被我反手丢进岩浆里了。”

艾诺将他的左臂举了起来。异形的肌肉线条确实好看,欲而不悍,小臂内侧本该是伤疤的地方此时正印着整齐的两排牙印,牙印已经微微肿起,红得发暗,明显不是刚刚咬上去的。艾诺回忆了一下牙印的制造时间,自我感觉大概是睡着了挑了个硬东西磨牙。

——咦,最近怎么牙齿这么痒,要换牙了?

伊莱文看到艾诺走神了,心里升起微妙的不满,但是这个“雷”还没彻底揭过去,小美人那神奇的脑回路没准就得在哪个细节上纠结住,最好趁这时候开一个新话题。那要说点什么才好呢……

“艾诺,生物研究院好玩吗?”

这是一句废话,毕竟昨天从星港回来的路上,艾诺就已经抱怨了一路“又穷又冷没饭吃”,但是艾诺显然十分给面子,飞快接话话头:“当然不好玩!”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滴滴小说】地址:didi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