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秋池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两人并肩坐在沙丘之上,此时的落日滚圆,缓缓按照既定的下落轨迹行进着。

酒瓶插入细沙中保持以维持平衡,瓶内的细腻的气泡上升至酒面。

铝杯相碰,孟颜甜从来没有用除高脚杯以外的器具喝过葡萄酒,第一次用铝杯喝酒好像也不错。

她微微仰头,一小口葡萄酒滑过喉咙,闭眼感受舌腔里趟过的甘甜而醇厚的味道。

“所以你这段时间这么努力加班——”

啊?孟颜甜猝不及防地睁开双眼,此情此景,他还在聊工作?

“——都是为了要快点回京北?”

孟颜甜嘟囔着,“对啊,我不回去,难道要在这里长待吗?本来就不是自愿来的。”

孟颜甜莫名想起了邓彭那张讨人厌的脸,那张面孔就像是一张凌乱的、狠毒的、皱巴巴的纸团,她一想起心底就一阵压不住的怒火。

不过,要是领导们都长得和简升晨一样干净清爽,估计此刻的怒火也能减少一半了。

“我有听hr和我说你和你之前领导的事情。”

“所以你也觉得我直接怼领导这件事是错的吗?”孟颜甜还没等他说完就立马接话。

简升晨没有回答对与错,而是说:“每个人为人处事和工作方式都不一样,我很难评论对或者错,我们都有权利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

她反问:“那如果你是我呢?你会怎么做?”

简升晨挺直了腰背,认真回复:“首先,我不会让自己置于如此被动的局面,不管在哪,我会发展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永远让自己有不可替代性。”

切~他这种天才玩家,永远不懂我们这种平庸之辈需要多努力才能显得丝毫不费力。

他润了润,又缓缓开口:“其次,我想说的是,你要是把来这里当成一种发配,一种惩罚,那我觉得你和那些带着镣铐被流放的囚徒没有区别。与其抗拒,不如体验,就感受人生更多的可能性。”

可能性,听起来真是一个美妙的词汇,就像孟颜甜18岁离开从小生活的南方小城后,不知道原来后来的自己能去世界上那么多地方,见那么多人。

这么一句举重若轻的话被深深地刻在脑海里久久不能消散,久到孟颜甜后来离开雪原市的那天都忘不了这天下午,他有意无意的这一番话给她来带怎样一种辽阔的心境。

自己的人生又何尝不像这片戈壁和湖泊一样孤独、浩渺、苍茫无垠却又生机勃勃。

孟颜甜打开摄像,将手机递过去,理直气壮地说:“你说的很有道理,那你帮我拍vlog,我也想让我的粉丝感受一下这chill的一刻。”

他没有接下,只是快速转身,沿着来时的那串脚印走,“那你等我一会,我去拿更好的工具,让你的粉丝感受更好。”

孟颜甜静静地坐在沙丘上等着,周围寂静到连风声都清晰无比,没一会这份寂静就被头顶的嗡嗡声打破,她循着声音抬头。

头顶正上空正悬挂着一个小小的四脚无人机,她看向那辆越野车的方向,那一身黑色冲锋衣的男人正倚靠着车窗操控着无人机的走向。

孟颜甜朝着头顶招手,微笑,双手放在嘴边大喊“你好啊”。无人机开始在晃动中飞行,她就追随着无人机的方向跑去,头发被风吹乱,发丝潦草粘在嘴唇,披上的风驱散一切不安。

等到天色渐昏时,两人准备驱车返回,遇到了一辆停在沙坑中的小轿车,旁边还站着一对似乎在争吵的情侣,看上去情况棘手。

“我就说不能开这个车子里,你偏要来这里,现在好了,天都要黑了。”

“你能不能先别怪我,咱俩先想办法把车子弄出来再说好吗?你怎么遇到问题就要甩锅呢。”

简升晨摇下车窗,对那对情侣招呼:“你们好,是需要帮忙吗?”

男方脸色多云转晴,仿佛看到了希望,连连点头,“需要的,需要的,太感谢啦。”

简升晨转过头对孟颜甜说:“你要不在车上待一会,我去帮他们一下。”语气柔和到让孟颜甜愣了好一会才点了点头。

简升晨利落地跳下了车,开始刨车轮旁边的沙子,边指挥旁边的那对情侣:“麻烦你们俩找找附近有没有石块、木头、杂草或者其他,首先要想办法增加车轮与沙滩的摩擦力。”

孟颜甜见状也下了车开始帮忙,她将自己不规则长裙在大腿外侧处打了个结,宽松的长裙立马变成了紧致的墨绿短裙,她跑远,捡了一些小石头回来,垫在车轮底下。

车子加足马力,带着车轮后的细沙飞扬,但车子还是纹丝不动,简升晨连忙指挥:“停,不要踩大油门,这样轮胎会越陷越深。你先熄火以免发动机温度过高。”

那个男生乖乖听话。

简升晨看了一眼轮胎,拧掉螺丝的螺帽,按住中心位置,车胎开始放气。

一旁的女生有点着急又暴躁:“喂,你干嘛给车胎放气?”

他不慌不忙地解释:“降低胎压可以增加轮胎的抓地力。好,麻烦现在轻点给油门,保持油门踏板位置不变,低速开。”

简升晨一边指挥着,一边在车尾帮忙推动,只见他挽起的袖口藤蔓般的青筋暴起,额上一层汗珠,两个女生见状也在帮忙推。

车子终于驶离这块沙坑,那对情侣一脸兴奋地对简升晨表示谢意:“谢谢帅哥和你女朋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