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林芩照旧早起,只是不用像之前一样着急忙慌的赶着去县里。

晚一个小时出门还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林芩把该做的家务都料理完,离计划出门的时间都还差十多分钟,而这时程悦早已出门上学了。

这还是林芩摆摊以来的头一次。当然,这不包括下雨没出摊的少数几天。

林芩觉得这十多分钟有些浪费,倒是完全可以用来多准备一些豆腐。

之前每日只准备五斤油豆腐就是因为早上炸豆腐的时间不太够,现在早上倒是多出许多时间了,刚好可以用来多炸点豆腐。

虽说这样肯定会更累一些,但是想想每天都能多挣点钱,能早些把债还完,倒也值得。

林芩打定主意,也不磨蹭,赶紧又去多泡了一小碗豆子。

等做完这些,时间就差不多了,林芩背上背篓推车出门。

许是因为晚了一个小时的缘故,林芩从出门到村口一路倒是碰到了不少人。不过,林芩觉得应该不止是这个原因,更有可能是村里人特意在这个时间出门看她。

这倒不是林芩自作多情,主要是因为一路上遇到的村民真是十个里面就有八个人在拿眼睛偷瞄她。偏偏做的还特明显,一眼就能看透。

林芩在心里感叹,就他们村的人真是没一个人能做演员,这演技真是最多只值三毛钱!

哦不!应该是最多三分钱,这年头三毛钱还值钱的。

林芩虽然在心里吐槽,但面上丝毫不显,表现得十分自然。

林芩觉得重生一次真是挺好的,至少,因为自己了解未来的发展,昨天才能说出那番话,进而唬住了村里人。

不然,肯定有的闹。

她还记得上一世村里第一个出去摆摊的人,可是被骂的狗血淋头。

要知道那人摆摊的时间可比她还要晚个一年左右,村书记张富贵当时直接放话说,不准他再继续做。而且毫不夸张的说,村里的唾沫星子也是差点淹死了他。

她当年虽没跟着说闲话,但心里也是不太能理解的。

现在,倒是好了。因为昨天的一番话,倒是没人敢对她做类似的事。最多就是像现在这样,偷偷瞅她。

不过,林芩昨天的话虽说有扣了大帽子的嫌疑,但确实也是真的,完全符合时代发展。

*

林芩今天晚到了一个小时,但是卖完油豆腐的时间跟平时差不了太多,也是不到下午一点。等回到家也才不到两点。

没想到刚到家,李翠云就找过来了,简直跟昨天的速度有得一拼。

不过神情倒是比昨天好很多,不再是一副惊慌慌的模样。只是脸上略带为难的看向林芩,“你咋今天也还去了啊?”

“啊?”林芩诧异,她也没说过今天不去啊!

“我以为你就算要去也得缓两天……免得村里闲话多。”

“歇两天闲话才更多呢,到时候再去摆摊说不定说得更难听,而且好不容易生意才起来一点儿。我要过两天再去,这生意还说不准咋样呢,毕竟也才开始二十来天。”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