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黄天化去商营叫阵,被魔礼青打死,只有尸首被抢了回来。黄飞虎刚和儿子重逢,正在兴头上,就经历丧子之痛,心情和做过山车似的,大起大落,哭得好不伤感。黄滚看着孙儿的尸体,也是泪流不止。姚珍想起原著里,黄天化曾被他师父责骂变服忘本,不由心念一动,陪着黄氏父子,落了几滴泪,然后对黄飞虎道:“令郎惨死,我这心里也不好受,只是一直哭也不是个办法。我看令郎嘴角带血,不如先请人给少将军擦拭身体,换上寿衣,再等下去,身子硬了,不好换了。”

黄家众人只顾着伤心了,一时间忘了这件事,这小敛可是大事,不能耽搁了。黄滚一拍脑门,懊恼道:“瞧我这都老糊涂了,多谢姚将军提醒。”忙命家将去取衣裤,给黄天化换衣。

姚珍不忘叮嘱道:“这寿衣不能选缎子的,动物皮毛也不能沾身。寿衣只能穿奇数的,上下相差二件,少将军英年早逝,按习俗上衣不能超过三身,裤子只能穿一条。”黄家最近只有贾夫人离世,十几年来都无人故去。贾夫人又死在宫里,尸首无踪,黄家叛逃朝歌,兵荒马乱的顾不上给她办丧事,所以家将也是一头雾水,不知寿衣该如何准备,听了姚珍的话,赶忙记在心里,对姚珍道谢。

黄滚上了年纪,对后事早就了解的一清二楚,听姚珍说的十分妥帖,心中对他的不喜少了几分。姚珍派人从驿馆取来一件丝绸上衣,交给黄飞虎道:“这是昨日武王派人送来的衣服,我还不曾上身,派人给少将军换上吧,毕竟是贤王赏赐的,让少将军走的体面些。”黄飞虎接了衣裳,谢过姚珍,命人给黄天化套在最外边。

这边黄家刚给黄天化换好寿衣,道德真君的童子就到了,把黄天化背回了紫阳洞。黄天化被道德真君一顿臭骂,说他一下山就开荤,变服忘本。黄天化刚才虽然身死,但五感尚在,外界之事听得一清二楚,忍不住解释道:“弟子不敢变服忘本,这是死后家父命人换的寿衣。”

道德真君从不许徒弟反驳自己,听了黄天化的辩解,不觉自己骂错了,反而怪黄天化顶嘴,气的吹胡子瞪眼,斥道:“下山一趟,胆子大了,竟敢顶撞为师了。”

黄天化心里依旧不服,但也不敢多说,拜别师父回了西岐。童子带走黄天化,众人聚在相府焦急等待,看到黄天化死而复生,开心不已。姚珍见黄天化眉宇间似有不快,估计是被师父骂了,正不开心呢,回到驿馆后命人请黄天化过府一叙。太安看出了点眉目,杨戬和周银依然不明白,姚珍为何分外关心黄天化。杨戬虽然知道姚珍不会变心,但爱人老盯着别的男人,总归有些醋意,问道:“你怎么突然对黄天化这么有兴趣。”

姚珍怕杨戬误会,忙解释道:“你看哪吒今天看咱们的眼神,那嫉恨的样子,以后八成还得找茬。有道是孤掌难鸣,黄天化是黄家长子嫡孙,拉拢了他,相当于拉拢了黄家,以后真和哪吒对上,不就有个帮腔的了。而且不只黄天化,日后来一个就拉拢一个,整个周营都要站在咱们这边。”

杨戬看姚珍一脸豪情壮志,鼓掌称赞道:“说得好。”

太安和周银一阵牙酸,心道:他说什么,你都说好,没有不好的时候。二人不愿看杨戬和姚珍眉来眼去,周银借口要指点太安修炼,二人回了自己院子。

黄天化来的时候,杨戬正躺在姚珍腿上,逗姚珍喂自己吃樱桃,姚珍见到外人,推了杨戬一把。杨戬想着他二人的关系早晚也得被大家发现,懒得动弹,依然赖着不起,姚珍拧了杨戬手臂一下,又推了推他的肩,杨戬这才不情不愿的起身。黄天化看的莫名其妙,心想这是师兄弟间的打闹吗?

三人见礼,分宾主坐定,姚珍问道:“方才看少将军愁眉不展,不知有何难事啊?”黄天化见姚珍年纪相仿,昨日对自己赞誉有加,今日又态度可亲,感觉像是遇到了亲人,一瞬间万般酸涌上了心头,竹筒倒豆子般,把紫阳洞里师父骂自己的事讲了一遍。

在姚珍看来道德真君就是个拐卖妇女儿童的贩子,这种人枪毙都算便宜他了,哪怕不打算拉拢黄天化,也不会替这种人说话。既然道德真君擅长pua,姚珍也不是吃素的,看谁技高一筹。姚珍叹息一声,道:“我本不愿说你师父的不是,只是人有三纲五常,君为臣纲,你一身衣服乃武王所赐,身为臣子怎敢不穿;父为子纲,酒肉饭菜乃是武成王准备,身为人子怎敢不吃。你这师父算得上哪一纲,让你听他的话。”

黄天化在山中只学武艺,专心修炼,不曾读过这些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书,迟疑半晌,弱弱地问道:“师为徒纲?”

姚珍正在喝水,听了直接笑的一口水喷了出去,咳嗽不停,杨戬急忙给姚珍顺气。姚珍笑道:“这最后一纲是夫为妻纲,不过这个属于封建糟粕,你别学。以后你娶了媳妇,要听媳妇的话。”

黄天化听得懵懵懂懂,什么是封建糟粕,为什么前两纲不算,最后一纲算呢。

姚珍继续忽悠道:“有道是天地君亲师,这都给你排序排好了,若有意见不一致的时候,都先尊帝王和严亲,最后才敬师父,所以你做的一点错都没有。”人潜意识里都有利己心理,虽然都是pua的话术,但人心里的天平只会偏向更利于自己的那一侧。黄天化听了姚珍一席话,不由连连点头,立刻把方才对师傅的那点愧疚抛到九霄云外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封神]女娲弟子不会法术》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