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观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在配音圈混,藏着这右耳失聪这个秘密,杨均之每天都活得履结冰,就像今天这样,他不止一次露破绽,脑子一疑惑,嘴就随便调侃,但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过,这个小芝麻的事很快被他们抛之脑后,对于当事人杨均之来说,却不容易,但心情调整也快,但现在魏涞也察觉点什么了,必须还得快点,得再强大点。

月色朦朦胧胧,察觉魏涞还在旁边跟着,在等答案吗?

杨均之嘴角还勾着那漫不经心地笑,走的越来越慢,大脑在飞速思考要怎么回答她,忽而瞥到魏涞手边凸出的影子,心里突然有了注意,他问出来的话题弱小,不足以转移话题,但对魏涞绝对够了。

他看住魏涞,视线不经心地往下瞥,问:“你捉的?厉害。”

“不是,孟先生捉的。”

这话像哄小孩一样,她面颊突然热了,缓而盯着自己的脚说。

“魏姐,你第一次见我也是喊我先生。”

“……是吗,记不太清楚了。”

过了会,魏涞突然想起正事,抬头看他…但好像不用了,也不知怎么形容,他周围的气压突然平稳了,就像这宁静的夜晚,她的心也柔和了,说:“回去吃烧烤吧。”

“好。”他很快回答。

繁星流动在黑幕里,各种形状不重样,光淡,光重的都有,需细心下品味,微不可见地眺到有两颗形状一样,光程度不同的两颗星满慢向彼此靠近。

顺着月色,路向前延伸,两个影子,似他跟着她,又像她跟着他,没什么好争辩的,因为风略大了,地面像流淌的小溪,星光聚集着,波光粼粼,流动着流动着,两个人的影子却好像在依偎着,即使现实中离得稍远。

厉栀摘蔬菜的过程中发现,自从那天顾西洲很少和她交流,甚至一个眼神也没给她留,世界终于安静了,静后,她又期待会发生什么,从以前到现在顾西洲只是拿她当妹妹而已,这句话她用了无数次催眠自己,把那种莫名失落感往心头压。

不是吗,初中至高中,顾西洲知道她心思,也一直在躲她,她那时还以为他害羞啊,天真的是她呀,人家有喜欢的人呀。

幸好晚一步,遗憾晚一步。

但现在他突然来到这,只是因为父亲担心自己吗,他送胃药的时候,他心里有没有猜测,自己在外几年过得可好,有没有心疼她。

厉栀子突然一笑,怎么又想到他了,你可真贱啊厉栀。

吃完烧烤,收摊打扫卫生时候,张老先生和黄老太早歇息了,在场的就剩下杨均之一行人,孟斐阳,张楷心。

之后就是重复流程了——抽签。

这个签没什么好抽得,分工明确简单,四人分成两队,一队跟着孟斐阳学习削骨等,二队跟着张楷心穿线等。

月光溢到小院子,不开灯就明晃晃,院里围了一个农村特有的小院木桌,铺了一层紫色棉布,淡紫流苏垂下,还放了一瓶白米浮子水,清风拂过,一男一女对面坐,孟斐阳与张楷心脸对脸,气氛有点不对劲,别扭暧昧,预谋已久安排的座位。

“想说的话都在酒里了,”倒茶的水流声,含着杨均之的清冽音:“孟斐阳,张楷心以后请你们多多担待了。”

“不麻烦不麻烦,应该的!”

“还要感谢你们来我们这里给油纸伞做宣传。”

张阿公这两个徒弟性格截然不同。

张楷心嘴甜健谈,人比较机灵,孟斐阳淳朴憨厚,话很少,但讲起油纸伞来嘴巴就滔滔不绝,人也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

“抽签吧。”

话是张楷心说的,他说这话时,魏涞与厉栀含着疑惑的目光缓缓移向他,对于两个女嘉宾的直视,他动了下裸漏在外面的脚趾,撇头望了杨均之一眼,这男人喝茶一瞬,与他平常一样对视,又正常收回去,这演技可以拿奥斯卡奖了。

“我不是你们节目组的人,为什么安排我当评判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