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兵开道,皇帝朱翊钧走在人群正中央,身后是他的臣子们。

许多京师的屁民百姓们,在这一天见到了他们的天子,目睹到了君父的龙颜。

百姓们纷纷心想道:“原来皇帝只是一个个子不怎么高,还有些微胖的普通年轻人啊,这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是啊,天子只是一个普通人,正是这样的一个普通人,却坐在了大明天子的宝座之上。

从皇宫到天坛大约十里地,十里地并不算远,然而对那些久不劳作,出门乘轿的大臣们来说,可就要老命了。

这一路走来,朱翊钧也累得够呛。

在一番复杂至极的祭祀仪式过后,不想下罪己诏的朱翊钧,还是在天坛对他的臣子们说道:

“天时亢旱,虽由朕不德,亦也因天下有司贪赃枉法,剥害小民,不肯爱养百姓,以致上干天和。今后,还望各部慎加选用。”

朱翊钧最终还是向他的臣子们‘认错’了,但这一次,他不但没有像上一次‘罪己’时那样下诏,更是将责任更多的甩到了贪赃枉法的臣子们身上。

朱翊钧再一次觉得自己又有‘进步’了,虽然他还是妥协了。

……

祭祀仪式结束,该起驾回宫了,回銮的龙撵早就已经备好,就等皇帝陛下上车。

然而,这一次朱翊钧却是仍旧不肯乘龙辇回宫,他表示要与百官们一同步行回宫。

大臣们是心里有苦也说不出,更不敢说出……

回京路上。

申时行身为内阁首辅,自然是跟在皇帝身后的第一个人。

五月的京师已经进入夏季,一路走来,人人皆是汗流浃背,申时行也是如此,但他却连脸上的汗水都不敢去擦,只任由它滴下。

在申时行的身后,是内阁次辅许国,以及去年年底刚入内阁的王锡爵,王家屏。

至于余有丁,他已于去年十二月,去世了。

这一路,是安静沉闷的,没有人敢聊天,毕竟皇帝陛下就在前头。

不知是不是太热有些中暑了,申时行看着皇帝朱翊钧的背影,竟然有些恍惚起来。

皇帝已经长大了,可不知为何,眼前的背影居然给他一种,皇帝好像还是一個十岁小孩儿的错觉。

恍恍惚惚间,他回想起了多年前,与‘某人’的一次交谈。

“叔大,你方才似乎不该那样训斥皇上吧?他是皇上,你得给他留些面子。”

“正是因为他是皇上,我才要那样训斥他!他是天子,他肩上担着的是一整个大明朝!若他总是这般小孩儿心性,倘若哪天我不在了,他可怎么扛得住这大明江山啊!”

“可是……”

“没有那么多可是!汝默,实话跟你说了吧,我有预感,我的时日恐怕不多了,现在国家正在改制阶段,皇上又还这般年轻,我怕……”

“休要胡说!你还不到六十!徐阶都还好好的活着呢,你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做什么!”

“唉……但愿吧……但愿我还能再帮皇上多扛几年……等他长大些……我也就可以放心的去了……”

这一路,申时行都有些恍惚,今年他已经五十岁了,他的头发已经花白了大半,原本还能拿出来吹嘘的俊俏容颜,如今也已添上了一道不是特别明显,却也肉眼可见的疤痕。

原本还能用容貌来调笑王锡爵的他,现在只能被王锡爵反过来调笑了。

这十里路并不远,可却走得相当艰难,到大明门时,许多人都已经气喘吁吁。

皇帝朱翊钧先行进宫了,按照规矩,他还要去奉先殿中向列祖列宗们进行汇报,汇报完后,他还要去慈宁宫参见他的生母慈圣皇太后李氏。

皇帝都走了,百官们也终于可以解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可就在队伍解散的前不久,一名兵部主事因为耐不住炎热,也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把扇子给自己扇起了风。

他的这一举动,被某个‘热心’御史发现了,旋即上疏皇帝陛下。而这位扇凉的兵部主事,也因此事被罚俸了半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大明:开局被抄家,反手烧祠堂》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