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索命》转载请注明来源:滴滴小说didixs.com

一言咒的感觉不好受。

身体先是从心口发烫,然后脑海被分割成了两块。

一般来说,人的行为由大脑操控。他能清楚的感知到自己的排斥,但意志就像被关进了小黑屋。

眼睁睁的看着脑子里的另一个自己对着身体发出了违背意愿的命令。

他的手脚断开和本体意识的连接,暂时属于姜玄听。

膝盖重重落地,他这辈子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这么窝囊的一天,连手都气的发抖。

话落咒成,身体很快恢复控制权。

谢言序第一秒挣脱开姜玄听,从地上站起来,要往外面走。

姜玄听也不着急,冷声下令。

“别动。”

谢言序的身体不受控地定住,姜玄听闪到他身边,手掌拍在他腹部。

他痛苦地闭眼,闷哼一声弯下腰,感觉到五脏肺腑都挪了位似的,身体向前倾。

姜玄听张开手掌,撑住他的身体。手心摸到了心口的位置,隔着衣料冰到了他体内。

“跪下。”

谢言序被抓起来,抬起头死死地盯着姜玄听,眼眶因为极度忍耐红了一圈,牙齿咬在下唇,咬出了血。

姜玄听捏住他的脸颊,让两侧的软肉轻轻下陷,拇指撬开谢言序的牙齿,按在他的舌根。

鬼的手指像铁一样冰,她的指甲生长出来,尖尖的抵住舌头,谢言序就像被揪住后颈拎到空中的猫,缩起脖子一动不动。

谢言序红着眼底,舌头被姜玄听的手指冻得发抖,不由自主地分泌口水。

也许是这样的处境让他感觉到了屈辱,他狠狠咬下去。

姜玄听的实体适时变得透明,他上牙下牙没有咬到她,而是实实在在砸在一起,震得牙根都疼。

不仅没有伤到姜玄听,还给自己一个教训。

那双黑色瞳孔蒙上了一层薄薄雾气,灵魂深处生出一簇一簇灰色的委屈,开出红色的花。

她世界里唯一的色彩,在无聊的亡魂世界里,稍微供她取乐。

“只有小狗才咬人,你是吗。”

“你……唔!”

她按住谢言序的上唇,轻轻向上一推,露出上牙。

还真的有两颗犬齿。

姜玄听用指腹磨了磨牙尖,看着他露出难受的表情,弹了一下他的脑门。

“这种表情,只会让人更想欺负你。”

谢言序发现自己除了生气,更多的是已经习惯的无奈:“我能站起来了吗。”

“你不是还没问吗。”姜玄听放开他,“给你一次机会,把握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