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游啊游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李群,此人,说他小心眼也罢,说他势利眼也罢,但,总归有一点,李群还是令人放心的。至少,在涉及到性命和前途的时候,李群毫不手软,甚至是,胆大妄为。

如此人,当其具备了如此属性,成为三姓家奴,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沪市,76号。

“王队长,这里有份账单,需要你签字。”

冷冷清清的空气中,弥漫着焦焦糟糟的人心。

以前,还忙忙碌绿的办公室,现在,却变得有些阑珊了。

王星低着头,桌上,微黄色的灯光,照耀在王星年近三旬的面庞上。

“嗯,把东西放在桌上,我等会就看看。”

见状,小吏,陪着笑,给了个催促。

“王队长,这可是陈主任要的,您可得上点心。”

也就是,王星初上任,好说话,若是,这小子,在李群一系掌权的时候,他敢这么对长官说话,说不定,隔天,这小子就要被逐出76号了。

盯着人影,王星慢吞吞的拿起了桌上的账单,仔细查看。

账单上,抬头,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透露出了一股子信息:

因为,此月,行动一队外勤较少,所以,活动经费暂定削减,数额减少!

行动一队,乃是,76号承担任务最重的行动部队,亦是76号装备最好,油水最丰厚的队伍,更是,李群当权时期,最嫡系的队伍。

吴朝,李群的拥趸,除了担任着行动处的处长之外,还兼任着行动一大队的队长,当然,除了这些之外,出于信任,吴朝也一直暗地中,承担着行动处的经费申报。

只是,此次,吴朝的向上申报的账单,似乎,出现了大问题啊!

望着这矛盾的账单,王星脸色微微一笑:

看来,这丁陈二人,耐不住寂寞,想要动手了啊!

按照常理来说的,行动队伍出勤的越少,证明整个沪市的地下治安越安全,但,很显然,这种说辞,没人会信,至于,削减行动处的经费,肯定也不是出于工作问题,而是出于其他的矛盾。

准确的说,他吴朝,一日在这个位置上,丁墨就不可能将足量的经费拨给他。

说到底,他吴朝,位置虽重要,但是,不是丁墨的人,那给他钱,说不定,还得养出来一条白眼狼嘞,更何况,吴朝平素,依仗着李群的信任,跟其他同僚的关系,更是说不上的差。

一来二去的,削减经费这件事情,直到公布时候,他吴朝才将将知道。

至于,整个行动一队的人,更是炸了锅。

“啥?一半工资?津贴还削减没了?”

“这不是,让咱们去喝西北风吗!”

“不行,这事情一定要找个说法。”

......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这句话,讲的就是这群76号的特工们。

平日里,这些特工上面有鬼子和汪伪政府发的工资和补贴,下面,还有沪市各地商贩和走私的利润分成,平日的日子,自然过的是,呼风唤雨,夜夜笙歌,今朝有酒今朝醉。

而,丁墨这么一断,导致的结果就是,这群人霎然间减少了开支。

一群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往二楼的办公室冲去。

二楼,二大队长的办公室,门关的紧紧的。

“草!”

“这老狗,没开门。”

为首的,也不是他人,名叫刘宝,原是青帮子弟。

后来,跟着吴朝一起,入了76号,以心狠手辣,劫贫济富着称!

此人,一向是以“抓人为乐”,死在其手上的地下抗日同志,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此外,因为是青帮子弟,一些地处于沪市东区的烟馆和赌党,歌舞厅也归他馆。

不过,前段日子,陈天目主导的打击走私,着实是让这些地下黑生意受了重创,毕竟,这年头,能够去烟馆和赌挡厮混的人,大多是都和走私脱不了干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