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逃学都逃了,不如我们去城中找大夫,等到散学再一起回学塾,坐各自的马车回家?”

二皇子李明落望着走出慕学堂的冯映灯、程祁和冯映烛,一本正经地说道。

程祁没答话,还是冯映烛思索着反问:“那我们坐谁的马车去城里呢?总不能坐殿下你的吧。”

皇子车驾自是奢华招摇。

他们既然是逃课,便该瞒着夫子和各家亲长,总不好刚踏入都城就被熟识的人逮到。

众人一时踟蹰。冯映灯不以为意地说道:“坐我的吧,反正我的车驾也没什么人认识,把冯府的挂牌取下就行。再者就算我被抓到,爹娘他们也见怪不怪,毕竟我在他们心目中也没什么好印象。”

冯映灯说完,面上有一瞬的自嘲和落寞。

冯映烛看见了,想为自己的养父养母辩解些什么,也想宽慰冯映灯。但是,转念又觉得,这些话若是说不好,指不定会让冯映灯以为自己是在向她炫耀养父母对自己更亲近。

于是,冯映烛张了张唇,没说话。

二皇子未曾认真揣测过她们的姐妹关系,以及冯映灯内心的芥蒂,遂没注意这些,只笑意盎然地拉着冯映烛,道:“走走走,冯二姑娘,你的马车在哪,快领我们过去。”

冯二姑娘?冯映灯顿了顿,面上几乎本能地露出厌恶和怨恨来。但是,转瞬她看见冯映烛的脸颊负了伤,思虑冯映烛也算帮了自己,便没发作,只默不出声地抬手指向前方。

她的目光顺着冯映烛的脸,看着冯映烛与二皇子一起汲汲地往前走去。再看到冯映烛被迫微微抬起的手臂,以及手臂之下,两只交握的手掌。

李明落要比冯映烛黑些,麦色的手掌宽大,五指骨节分明,捏着冯映烛的纤纤素手,如若保护着的羽翼。

冯映灯不由自主地挑了挑眉,嘴里发出“啧”的一声。心想,这冯映烛果然好本事,看这俩人就算还没有浓情蜜意,也是亲近非常。

冯映灯想与其他人分享这个惊奇的发现。她转眸,言笑晏晏地望向旁边的程祁,张口便道:“你看,看冯映烛与二皇子……”

话音未落,冯映灯定睛瞧见程祁的那张冷脸,顿时噤声、闭嘴、抿唇。冯映灯有些尴尬地摸着下巴,往前走去,不愿再与程祁对视。

随后,她在心里暗骂自己,自己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这程祁多半也喜欢冯映烛,刚才为了冯映烛还打断秦旭的手来着,如今自己偏要提醒他冯映烛与二皇子举止暧昧,实在是不应该。

冯映灯愧疚地转回头来,满面的深思熟虑,走到程祁身边,逼着自己勉强与程祁同行。冯映灯沉吟了半晌,抬起手来,拘谨地拍了拍程祁的胳膊,状若安慰地说道:“你也不要难过,或者气馁,毕竟先来后到,你才是先来的那个。冯映烛或许只是一时被二皇子迷了眼,等以后腻了,还会觉得你才是最好的。”

冯映灯对程祁传递同情的神色。

程祁不能理解地回看她,心里觉得莫名其妙。冯映灯怎么咋咋呼呼的,一会一个样?先还是明媚若春花一般地扬唇对自己笑,而后又一脸沉痛,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程祁意味不明地注视着她,好半晌,方才犹豫着开口,嗓音微冷,“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思慕冯映烛而不得吧?”

冯映灯愣了愣,下意识地说:“不是吗?”

程祁一脸的不耐烦,微微闭了闭眼,长叹一声,只道:“我若是喜欢她,早在你归家之初,就已经迎她过门,更不会明知你常在家中针对她,而置之不理。”

“那你现在还同她亲近非常?”冯映灯表示不能相信。

程祁颇为无可奈何地指了指前方的二皇子李明落,又指了指自己,“我们是表兄弟,又是挚友。他想做的事,我自然要帮他达成。”

“什么意思?”冯映灯没太弄懂。这程祁喜不喜欢冯映烛与二皇子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扯到要帮二皇子完成他想做的事?

冯映灯思忖着,脚下的步伐也停顿。

程祁摇头,郑重地说道:“总之,无论是你,还是冯映烛,我都不喜欢。从前,我对冯映烛好,只能是因为我与她有婚约在身。就像今日我帮了你,只是因为你我之间有了新的婚约。”

程祁话罢,顾自朝前走去。

冯映灯在他身后,不声不响地听他说完,而后由疑惑变为抑郁。什么叫无论是冯映烛还是自己,他都不喜欢?他以为他是谁,证明他与冯映烛清白之际,还要拉上自己,衬托他的高洁吗?

冯映灯在后面踢打着空气,怒声道:“程祁,你脑子有病吧?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你,要你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还真当自己是香饽饽了……”

冯映灯的嗓音甚至传到了最前方的李明落与冯映烛耳中。李明落颇觉有趣地望着冯映烛,摇了摇头,状若在嗔怪,“你这妹妹啊。”

冯映烛则是忍俊不禁,“我倒觉得她天真淳朴,不拘小节,正好能治一治程祁狂妄自大的臭毛病。”

李明落转念一想,觉得也对。于是,点了点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迟来的娃娃亲不如草》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