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晨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精致古典的暗室中,穿着锦衣的一名温雅女子,正低头查看手中信件。

昏黄的烛光,照在她洁白无暇的脸上,明暗交织,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神情。

“笃笃”,敲门声响起。

她不慌不忙的将纸条凑近桌灯,任由火舌将纸张吞噬,扬声道,“进——”

见到来人,女子眉眼舒展,喜笑颜开。

宋方潮大爷模样踏了进来,没有骨头似的瘫软在椅子上。

懒散软绵,一副不上进的混账样。

宋方潮神情恹恹,打了个哈欠问:“阿姐,你叫我来干嘛?”

宋冉柔情万分,拉着自己弟弟的手,笑道:“小弟,阿姐给你弄来一个好东西!”

宋冉小心翼翼打开手中晶盒,神情郑重。

那盒子做工繁琐奇巧,黑沉沉的,暗得透不进光。

宋方潮看不见里面放着什么,只以为又是自家姐姐何处搜罗来的奇珍异宝。

随意低眼去瞧,吓了一跳。

宋方潮豁的从椅子上蹦起来,问:“这是什么?!”

“傻小子,怕什么”宋冉笑道:“这是相思蛊,我特意托吴伯从南边带回来的。”

盒内两只长条红虫扭动,交缠。

难舍难分。

“雌雄同生共存,你想法子把雌虫放在太子身上,姐姐保证不出两日,他定然娇软了骨头,任你摆布。”

宋冉笑得张扬,“届时,还不是你想让他如何就如何。”

宋冉冷哼道:“雌虫入体,他秦越只会跪求着你喜欢他,再没有给你难堪的机会,也该换作咱们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太子殿下来尝一尝这情爱的苦了。”

声音蛊惑,一字一字像毒蛇般钻进宋方潮心底。

看着翻腾盘绞的两只蛊虫,宋方潮神色晦暗不明。

系统心惊肉跳,“宿主!宿主,你清醒点!”

宋方潮慢动作接过晶盒,宋冉满意笑了。

见宋方潮手腕翻转,将未封盖的盒口倒立,两条赤虫啪的坠落在地上。

宋冉急道:“欸!还没......”盖上

宋方潮抬脚一掌踩上去,又碾了碾。

脚掌离地,尸浆淋漓混在一堆。

“阿姐,都说了让你别乱信那些大师道长的话,你怎么就是不听。”

“两条小虫就能让秦越对我投怀送抱,爱我爱得要生要死了?”宋方潮扶额总结:“笑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