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您刚才就那么轻易放过她!”一个同样黑袍掩身的人小声问道。

“这里不比别地,南少林的那个老家伙还在,若是冒然出手,怕是咱们都走脱不得。”

黑袍男人语气淡漠的说道。

“属下不觉得那个老秃驴会是爷的对手。”这是拍马屁了。

“小心使得万年船,那老东西的底蕴可不比旁人。”

接受完属下的吹捧,男人还是一副平淡的神色,随即打开口袋,掏出一张折叠工整的信纸。

打开仔细看完之后,男人神色不动,但是眼底却掀起惊涛骇浪。

“吩咐下去,扬州各地的人手暂缓行动,不准露出任何马脚,以防让锦衣卫他们抓住机会。”

“是,爷,我立马吩咐下去。”那名拍马屁的人员刚要离开,又被男人叫住。

“还有,告诉那些人,龙门镖局的白静远也来扬州了,让他们把屁股擦干净,别让那个杀胚看出什么来。”

“是!”

身后的数人立马领命,然后退入黑暗之中,只留下黑袍男人手里紧紧捏着那张纸。

“有点意思......”

。。。。。。

扬州大劫案的事情发酵的愈发猛烈,很多当地百姓痛批扬州官府拿自己辛苦的税银,去做实验,导致被盗窃。

总之作为扬州首府的临安,压力异常大,六扇门方面派驻了一位老捕快——诸葛平云,江湖人称‘铁衣神捕’,前来临安府坐镇负责。

旗下有四大名捕,铁血、追风、红衣、无名,都是堪称当世英杰的人物。

只不过现在这四位,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坐在临安府方面给安排的官舍中。

官舍中的大厅之内,堆满了各种类型卷轴、书册和资料。

“e=(′o`*)))唉!这日子啥时候是头啊!”追风是一位长相虽然俊朗,但带着一丝痞子感的青年男子,此时他正一脸痛苦的趴伏在桌子上。

“我看是没头了。”一身劲装打扮的少女红衣撇了撇嘴,感觉很无趣。

“你们俩这样让老师看到,估计要批评你们毫无斗志。”无名温和的笑道,手中一把折扇轻轻晃动。

“嗐,这有啥,只要能找到税银,别说老师批评我,就是打我骂我,我也能受着!”红衣一副倔强的表情。

“俺也是,只要能把这麻烦事儿解决,在下悉听尊便。”追风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你们俩,真是没救了。”无名自顾自的喝着临安府送来的好茶,顺手拿起一本册子,翻看起来。

“铁血哥!您吱个声啊,别这么不声不响的,搞得我以为你猝死在这堆书山里呢!”

追风看着身姿挺拔,英武非凡的铁血,一声不吭的翻着资料,连连哀叹。

“有那个时间,不妨再出去走访一圈,不行就跑一趟宜城,在实地勘探一下,省的在这里打扰我们。”

铁血语气冷淡的回答一句,又埋首在资料当中。

“别啊!我这段日子东跑西颠,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整个扬州都跑遍了,可是该找的人还是没得踪影。”

追风一开始还以为这次大劫案很简单,就是哪个不长眼的盗匪起了坏心思,出来抢劫。

哪知晓来到扬州,不过几个月,跑断了腿,也没搜刮出任何信息,简直要了他的老命,顿感此次任务的困难和长久。

“那就在找,一遍不行,就两遍;两遍不行就三遍,我就不信这帮贼寇还能跑的了!”

铁血睁开眯缝的双眼,一股淡淡的杀气,流淌在客舍之中。

“动静不能太大,老师说过,这次事件,不能看做是简单的盗窃案,背后说不得有着更深处的东西,我们奉三法司的命令下来调查,第一要则就是不能把事情闹大。”

无名神色谨慎的劝着铁血,让他消消火。

“说起来,这次锦衣卫和东厂方面倒是很老实消停,没有怎么掺和临安府的调查。”红衣也转开话题,说起六扇门的两个老对头。

“东厂不用说,上次瀛州军需案之后,现在估计忙着给自己止血,没那份时间给咱们下绊子。”

追风语气有些不屑的嘲笑东厂的倒霉。

“锦衣卫就是有点甩锅了,估计是看到临安这边的水比较深,不选择插一足,那位新晋的徐同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洪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