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西山雨后新晴、秋阳高照。

琉璃亦步亦趋跟在衔珏身后,只觉阳光柔暖、树叶新绿、鸟鸣悦耳,一派清新。

两人还未走到祭坛,安泽林便快步上前禀报,目光不经意地扫过他身后的琉璃。

琉璃此刻颇有些狼狈,发髻不整、青黄的衣裙不仅破损严重,还血迹斑斑。

她身前的衔珏也好不到哪去,除却一身玄色衣袍看不出污迹,领口的血迹与手臂的伤痕皆显示他们方才经历了一场激烈的鏖战。

“师叔,今日午时西山当真落了一刻的雨,我们已按照您的吩咐将亡故的百姓曝尸于雨下,并布下法器引魂烟入阵。只是......”

安泽林欲言又止。

“不妨直说。”

衔珏凝眉。

“这一百三十二具尸首中有二十五具未魂烟入窍。”

安泽林仔细观察过那些魂音入窍的尸首,虽暂未立即清醒,但明显缓慢恢复生机;而那些未入窍的尸首,则死状如常。

似是已在衔珏的意料之中,他并未表现出惊讶,只道了声,“带我去看看。”

许是时间仓促,山顶祭坛布置得格外简单,除了必要的符咒与八卦阵型,没有多余修饰。

三人穿过祭坛与层层无极宗弟子的护卫,往里间走,安泽林已派人将未魂烟入窍的尸首单独安排在祭坛的后院。

正巧三人与主持此次祭祀的三门师尊游山打了个照面。

“游山师尊。”

衔珏与安泽林、琉璃三人施礼。

“衔珏,你来了正好,这里就交给你了,我要去一趟沈府。”

游山的精神显得有些不济,嗓音低沉,想必已是知道了清虚子的噩耗。

衔珏颔首应下。

游山立即带着陈贤之等几名弟子御剑而下。

望着几人转瞬消失的身影,安泽林识趣地没有提起,琉璃则连叹了几声。

“对了,白无双去哪儿了??”

琉璃能感觉到早晨遇到的衔珏只是个人偶,他与白无双两人并未身份互换。

“若是花色也需复生,你会在哪儿?”

衔珏反问,嗓音有些沉重。

琉璃点头,骤然想起前些天在药房偷听的闲话,顿时觉得那些认为白无双会抛下沈生,只身诱敌的人才有些傻。

心中既有牵挂,便绝不会坦然赴死。

三人还未抵达后院,一个带着斗笠、渔夫打扮的男子便在门口了迎了上来。

三人还以为是亡故百姓的亲属,下一瞬,渔夫掌间现出一把折扇,往前一扫,射出的三枚飞镖分别朝着三人的命门刺去。

琉璃出剑挡掉。

安泽林用灵力定住、控制飞镖掉落。

只衔珏不躲不闪,飞镖贴着他的面颊飞过,擦出一道血痕。

“师叔!”

琉璃惊讶于衔珏竟连如此简单的招式都接不住。

下一瞬,渔夫化为白无双的模样,手中显出利刃的折扇已抵在了衔珏的颈脖间。

“你说过,能救他!”

白无双泛红的双眸带着怒意,折扇的利刃顷刻间划破衔珏颈间的伤口,有鲜血渗出。

“白公子,切莫怒气上头,做了错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