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归晚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刚才齐氏跟自己的女儿也告别了,在房内拉着女儿的手哭了一通,也不说什么,就是掉眼泪。把林轻笑的心儿都哭软了。

“娘走了,你要好好的。”

“娘,你要去哪?”

齐氏也不说,就是抹眼泪,姿态弄得相当足,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林轻笑也察觉一丝不对,——娘亲这一离开,似是不会再回来了。

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听说女儿要跟自己走,齐氏“士气大涨”,看向林瑜,希望有一个回旋的余地。

林瑜没什么表情。后面的几个女儿也跟了出来,看着眼前这一幕。

“笑儿啊——”齐氏还要哭。

江入年道:“你不是急吗,快点出发吧。”

林轻笑哭着看向林瑜,跪倒在地,“爹——”

林瑜心中忒的无语,“你娘回去有事,别碍事。”听他这样一说,一旁的林轻仪就来拉人,“二妹,快起来吧。”

齐氏还想再说,但看了眼江入年的表情,似乎她再不走,就要把一切都抖落出去,悻悻然地拿着包袱往外去。

林轻笑看了眼这边,又看了那边,她有种感觉,小娘这一去估计就不会回来了。

感觉太强烈了。

可舍不得娘亲,又舍不得爹爹哥哥,和几个姐妹。——四人经过这些日子的上课,感情深了不少;虽说她跟林轻芸还有吵架,但两人之间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明明清明还是好好的,不,不对,清明的时候,小娘便没和他们一起,那时就已经不对劲了吧。

其实,真的分开,不是如她所愿吗?可她就是没想到,是这么一个分开。

来不及想太多,她便冲出了门外,“小娘……”

齐氏看到女儿跟出去,心中暗暗窃喜,——有女儿在,她就还有机会。她感激地搂住女儿的肩膀,哭道:“……笑儿啊,只有你还在意我。”

林轻笑一听母亲这样说,更确定了。爹是真的要赶小娘走了,只是为什么呢。

两个人离开林家,齐氏怕被人看到,挑了条小路走。没走太远,后面又有人追上来,齐氏刚高兴呢,再一看,是那个大丫头林轻仪。

林轻笑看到是自己的大姐姐,眼就红了。

两姐妹说话,齐氏到一边。林轻仪给轻笑拿了换洗的衣物和披风,和一些早上做好的糕点,和平日姑娘要出门用的帷帽。

“若是要坐船,天冷,你记得穿厚些,回来可别得伤寒啊。”林轻仪只当林轻笑还要回来的。

林轻仪的眼圈都红了,“大姐姐……”

看她哭了,林轻仪伸手擦擦妹妹的泪,“哭什么呀,还回来的嘛。”

“我走了,那林轻芸很高兴吧。”到如此,她还想着,她走了三妹妹却要得意坏了。

林轻仪笑着摇头:“怎么会呢。刚才还是她还在旁帮我收拾呢。这糕点也是她想到的。”

“许是她想吃吧。”话是这样说,心中已经有些感动了。

但再如何,也该走了。姐妹分别,林轻仪看两人上了船。

说是回家,可齐小娘的家到底在哪呢。

……

林轻仪去追赶轻笑的时候,林思泽找到江入年,

“大娘,小娘为什么要走?”

江入年抬眉看自己的庶子,他跟齐氏一点也不像,性情反倒跟她挺像的,说出去是她的儿子也有人信。

他来问,说明他根本就不信刚才他们说的话。

“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齐氏的事情,在林思泽还小的时候,可以当没发生过,长大了,不知道也难。齐氏身为江氏的丫鬟,在江氏怀有身孕的时候就跟主家老爷有了他。

他的出生是那么罪恶。

也难怪江氏后面会跟齐氏斗得那么凶,换个女人都受不了。

江入年慢条斯理地把那日摘的杨树叶捣碎,待会儿要把这些拿去染米饭,染成后米饭会变得绿油油的,是谓“青精饭”,这是清明家家户户都要吃的。

她入乡随俗,也跟着做了。

她边捣边说:“你娘外面有人,如果思清没问,你也别说。”

林思泽冷漠地颔首,转身出去了。

他回了书房,看到桌上在背的书,还有书法,那一阕天道酬勤还很讽刺地挂在那里。就算自己再努力,官至一品,脊梁骨上也将刻上有一个□□的母亲。

林思泽追求完美,断然不能接受这个;但却无法摆脱这种痛苦的情绪,只能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