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什么?”

离鸢迟疑地转过头。

常胜一叹:“果然……你并不知道,这可是整个轩辕军都心知肚明的事实呀!族长他从以前到现在,每每受伤都只会一个人待着,不让人照看,也不许人靠近,除非重伤昏迷,否则即便是睡时他也会全身戒备,像头孤狼一样独自舔伤。”

“可,可是……”

离鸢张着嘴,想说:开什么玩笑,以前那么多年,他受了伤不都是……

常胜却先她一步堵住了没有说完的话:“只有你例外,宝儿,只有你是例外……这么多年,真正见过族长伤口,并能在他受伤时还能陪在他身边的……只有你,现在你能明白应羽的激动了么?”

离鸢的瞳孔蓦地放大,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他们这些人都是怎么回事!?一个个都是铁了心要把他刷成一个痴情难改的形象么?

可转念一想……

自己从前在北海,似乎还真的在某本野史中读到过类似的内容,说是上古的那些英雄们都或多或少有着一些怪癖,而东皇帝君那一页,只有极为敷衍了事的一句话:从不在任何人前展露伤口。

所以……这竟是真的?

而且那家伙还莫名其妙的把这怪癖带下了界!?

然后……

没有然后!

离鸢,你清醒一点!

那个人是东皇帝君,是那个高高在上、可为天下葬心的东皇帝君!

少典只是因为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也只是帝君的一世,转瞬即逝的一世,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应羽的话你别往心里去,族长他……是真的情况不好,外伤什么的还好说,主要是那些内伤旧疾,柃木说已经伤及心肺,族长又一直不让他看……”

离鸢慢慢的低下眼睑,再不让那双眸子透露出任何的心思,“……那为什么不去找我?不是一直都知道我在哪儿么?”

常胜深深看了离鸢一眼。

“因为族长不让,说是在你自己愿意回来之前,不许我们任何人骚扰你。”

离鸢深吸一口气,这一刻竟无话可说。

于是常胜继续道:“宝儿,你是知道族长的,从小到大,他从不曾勉强过你任何事,这次也是一样。所以应羽再着急,也只能近一两年才能调动斥候军,隐晦地给你透露些许族长的消息,这还是族长放了水的……可能连他自己都知道,五年,已经是他身体的极限了。”

离鸢慢慢的闭上眼睛,这一刻,连她自己都感受不到自己的情绪了……

五年了,她生生在自己的心上磨了一层厚厚的茧,以为再不会惧怕任何和他有关的事情,却不想现实偏要这样一条条地将它撕开,不遗余力地去嘲笑她所做的一切。

好!她承认!

她承认自己是动心了,对那个青梅竹马,给了她这一世最大宽容的那个男孩动心了,可那又怎样,也不过只是……一时心动而已啊。

未来那么长,这样的一时心动,改变不了任何事!

她不过是想护着自己,不让这转瞬即逝的一世和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怦然心动影响到未来无尽的岁月……

怎么就不行呢?

他怎么能这样!?

明知道她心心念念的是他,是他轩辕少典,而不是天上那个曾经与天地共生的东皇帝君……怎么就偏偏要拿少典这短暂的一生来撕扯她呢?

太……过分了!

离鸢冲进少典军帐的时候,他正背对着她,坐在床上给自己换药。

察觉有人闯入,他会本能的掩伤、防卫,却在看见是她之后,眉宇间多了几丝了然,几份放松……

这些细节她以前真的从未注意过。

可此刻看到了,她也并不觉得高兴!!!

久别重逢,没有相顾无言的遥遥相对——因为离鸢压根不与他对视,只是想也不想就走到他的身前,接过他手上的一切,掀开他的衣领,看着那条已经沾满鲜血的绷带……

少典任她为之,眼巴巴盯着眼前这张足足五年没有见到的脸,久久没有回神。

两个人的一切都太自然了,自然的仿佛从前每一次他打仗回来时一样,仿佛……两人并没有分开这五年一样。

离鸢一点点地解开绷带,看着眼前这白皙的胸膛上平白增添的那一道道错综复杂的新伤疤,下意识地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又将它吐露出来,可心中的郁结却是更甚!

“你这几年挺忙的啊。”

突如其来地一句让少典瞬间回神,有些拿捏不住她的用意:“……还好吧,也不是太忙。”

离鸢却恼得很:“不忙你能身上多了这么多道疤!?一个个鲜活伶俐地,觉得好看是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