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珩给丹枫送食物的缘由,大抵是她觉得最近这位龙尊好像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据白珩的描述,因为丹枫平时不太爱说话,所以他们五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乍一看颇有一种“我们四个孤立你一个”的感觉。

但事实上,按照丹枫的性子,其实更可能是“我一个人孤立你们四个”。

当然这是开玩笑的,抛开一切事实不谈,他们的友谊也是坚不可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丹枫看玉兆的次数似乎频繁了起来,应星有的时候和他说两句话,就会看见他盯着玉兆莫名自顾自上扬的嘴角。

应星不是很能理解,那玉兆里到底有什么好看的东西,惹得人恋恋不忘,白珩景元喜欢盯着玉兆还可以说是年轻气盛,丹枫啥时候凑上这个热闹了?他平日里对这种程度的娱乐向来是不屑一顾的。

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向神龙不见首不见尾的丹枫,变得更加行踪诡秘了起来,没人知道他会在什么地方出现,也没人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

总之这件事就这样在四个人之间传开了。

星:那啥......你们真的不考虑建个群吗?

至于白珩是怎么从这一系列事情中得出丹枫心情不好的结论,白珩说是直觉,而星还在思考。

从星的角度来看,她来的这么长时间里,丹枫好像一直都一个样,仿佛无论发生什么,都与他无关。

而星其实也很清楚,虽然他面上看着冷冰冰的,但细节上流露出的善意却一点没少,这一点倒是和丹恒挺像的。

对了,白珩还提醒自己不要忘了向丹枫收钱,搞了半天不是免费的啊!

.

丹枫在看到星的时候,还有些惊讶,甚至下意识地看了眼天花板。

而星一进来,就看见丹枫在看一张纸片,纸片上好像画了个什么东西,星只是随意瞥了一眼,还没看清,丹枫便把纸片夹进了书里。

除此以外,丹枫旁边还站着上次的那个龙师,正在询问关于他昨天怎么逃了太卜司例行占卜的事。

看着星走进来,原先还找回了一点长者尊严的龙师忽然拉下脸来,他下意识地捂住脑袋,意图骂骂咧咧,但实际上为了自己“君子”的形象,还是一言不发而后愤愤地出门了。

“他每天都来烦你吗?”

丹枫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你不生气?”

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把人家龙角拔了,不是,龙师压根就长不出那玩意了,所以说人不能,至少也不应该在这方面乱费心思。

即便丹枫什么都不说,星也大概对这畸形的关系有了一点眉目。

而后,丹枫问道:“你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

“......”

而此刻,放星进来的龙尊近侍仍有些忐忑不安,他站了一会又来回走了几圈,确定星没有被赶出来之后,又莫名地舒了一口气。

看来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从他看见这个姑娘待在龙尊怀里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发现这姑娘不是一般人了。

这说不定是龙尊の小爱好呢,昨天喜欢天花板强制爱,今天就送顿饭当纯爱换换口味,他不愧是最会察言观色的龙尊近侍了!

一定是这样的!

接着,他就看见满头黑线的龙师从大门走了出来,临走时还不忘瞪他一眼。

近侍:......这差事还怪难做的。

.

“白珩托我来送你的。”星把袋子往桌上一放,“感谢你那天的解围,我还给你在袋子放了个小惊喜。”

星说完这话,又想起白珩说要收钱的事,犹豫了一下,掏出手机。

丹枫:“......”

这时,星忽然又意识到一件事:“话说,你是不是还没有通过我的好友申请?”

对于这件事,星本来没有特别在意,她一开始还觉得,可能只是丹枫没有看到罢了,不过时间一长,她发现,对方可能就是单纯得不想加她。

“我......”

丹枫犹豫了一下,才想起这件事来。

他这一辈子,遇见过很多人,也曾尝试过拓展朋友圈,但最终他们渐渐地都离自己远去了,有些可能只是失联,有些是道不同不相与谋,而有些是死了。

他也清楚,如今的这些朋友,或许也有一天要离他远去。

所以对于一个没见过几面的陌生人,他的本能地选择忽视,就像从前一样,而他也想不到这个陌生人,在日后会和自己有这么多的交集。

见丹枫没有回答自己,星想着本身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便试着打个幌子结束这个话题,而后她故意长叹一口气,装得一副很伤心的模样:“哎,想来龙尊大人日里万机,像我这样不必要的人......”

丹枫看着星将手揉上眼睛,心想着原来无视好友申请是这么伤人的事吗?再同他说一声不就是了,她怎么一副被辜负的模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崩铁]和龙尊谈恋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