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问》转载请注明来源:滴滴小说didixs.com

许是因为厝内博刚刚死亡,石兰今日装扮的极其素雅,一身芡实白衣裙,鬓边簪一朵白山茶,比之昨日的娇艳华贵,又是另一种韵味。她侧身坐在一边看着厝内濯读书识字,眉眼柔顺温和,眼神中闪烁着母性的光辉。

清宁看着眼前的赏心悦目之景,不由得感叹流传下来的老话果然有几分道理,女要俏,一身孝,原本就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此刻更是我见犹怜。

石兰察觉到清宁的到来,起身迎上前。

清宁说:“冒昧打扰夫人,只是我有些疑惑之处百思不得其解,特来向夫人请教。”

石兰谦虚道:“仙子言重了,妾身不敢当,仙子请。”她招呼清宁进屋,嘱咐厝内濯自己用功,又吩咐侍女上茶。

清宁在一旁细细打量着她的举止,目光久久停留在她的衣裙上,直到侍女全部告退,才开口问:“夫人可知道骸阵?”

“妾身不知。”

“你认识服丧人吗?”

“不认识,只是方圆仙子昨日告诉妾身,就是他杀了外子。”

“你知道厝内博用童男童女作祭品之事吗?”

“妾身不知。”

“你知道万千山被徐怀远和万钱联手毒死了吗?”

“妾身不知。”

“万钱逃去哪儿了?夫人你不要继续回答我‘妾身不知’。”清宁询问的节奏越来越快,她紧紧盯着石兰的眼睛,“......换一个别的说法。”

石兰眨巴一下眼睛,揣度着说“也许......他是躲进哪里的深山里去了?南境十万大山,山高林密,他随意找座山扎进去,野果野菜充饥果腹,谁能找的到他呢。”

“呵,十万大山......山高林密......”清宁突然短促地笑了一声,一字一顿地重复石兰的话。

她懒洋洋向后一靠,双手搭在扶手上,目光如电,直逼向石兰,“只要我想,别说是一个大活人,这十万大山里的一只蚂蚁也别想躲过我的灵识。”

这明明是个极懒散的姿势,却流露出久居上位的气势,漫不经心中蕴含的是强势压迫:“夫人,你一定要让我把话说明白吗?”

石兰掏出手帕按了按额角,面色惶恐不安,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鹿,“仙子,妾身愚昧,实在是不知道您是什么意思”。她美丽的眼睛迅速盈满了水光,泫然欲泣,目光自下而上仰视着清宁,娇怯又卑微。

石兰又眨了一下眼睛,泪珠沾在卷翘的睫毛上,欲坠不坠,惹人怜惜。

她身边的桌案上摆着一盆盛放的姚黄,许是侍女刚洒过水,柔嫩的花瓣托着一颗颗晶莹的水珠。

清宁看着这一幕,一时间只想到人比花娇四个字。

多么美丽啊......

只是,美丽却没有自保的能力,就只能将美丽本身化作可以利用的武器,可悲又可叹......

清宁又想起楮虚子说只是因为厝内博放出去的一句话,石兰第二天就被人送到了他面前。

她沉默了一会儿,悄然收起外放的气势,话锋一转,“你和厝内博成亲是自愿的吗?”

石兰被这问题打的措手不及,脸上错愕了一瞬。

——真的只是一瞬,若不是清宁牢牢盯着她的脸,也许就会将这错愕忽略过去,因为下一个瞬间那张芙蓉面上已经是一副女儿家的羞怯表情。

石兰捻起手帕,挡在嘴角,柔声说:“夫君位高权重,能看上妾身的容颜,是妾身三生有幸。”

清宁:“......”

她点点头,“懂了,厝内博觊觎你的美色,以族长的权势逼迫你。”

石兰:“......”

石兰:“仙子切不可胡说,自我入府,夫君待我极好,我们还育有一麟儿,仙子您刚刚也见过了。其实我们此前还有一个女儿,只是身体不好,没能养大。”

清宁:“所以他还强迫你给他生儿子,甚至对长女都不上心,以致于女儿早早夭折。”

石兰不说话了,头压得极低,看不清表情。

清宁伸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然后张开手掌,拇指与中指撑住眉骨,保持这个姿势将大半张脸藏在手下的阴影中,沉声问:“万钱已经被你灭口了?”

石兰垂着头不说话。

屋内一时间安静极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白水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