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顾言?”

听到这名字,江纯一立马想起昨日他光明正大地无视自己那惊鸿一瞥,兴致立刻减了一半。

“好端端的,你带个他干嘛?”

要知道,魏宗成为了让姓肖的答应这次与自己同行,也算是说足了好话,最后对方终于点头。

可此时某人却俨然是另外一副面孔,“我这不是听说之前那里闹过几次事故,出过人命,虽说这哥们性格是没有我这般招人待见,好在脑子还算灵光,所以在我一声命令之下……”

“行了,知道了。”江纯一没空听他在这里糊驺,交代他先帮老江收拾行李后,自己则最快的速度办理好出院手续,甚至没等到白方礼从手术室出来告别,便和父亲离开了。

关于之前入室伤人的事情,在魏宗成严密的排查之后依旧无所获。

肖顾言也从江大庆用木板袭击对方后,被对方出手折断的痕迹判断对方下手的分寸和方向掌握得当,使人迅速昏迷却无丝毫生命危险。

目前能掌握得很细很少,魏宗成除了暂时加强排查巡防之后,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方法。

江纯一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在这时候离开,老江先一步提出自己要回老家祭祀祖坟,第二天一大早她提着一个小型的行李箱,准时出现在警局门口。

肖顾言对于她的临时加入并无什么特别反应,只是看向对方时微微一愣,“你也去?”

而后不等回答又移开目光,淡淡加了句,“路上跟紧点,少惹麻烦。”

江纯一心里不服气冷哼一声,对着某人的后背翻白眼。

雾灵山位于上海与绍兴的临界地带,远看群山宏伟秀丽、依山傍水,走近到山下的小镇,发现这里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破残不堪。

镇上的人的穿着打扮比较淳朴,没有上海大都市的花团锦簇,有种与世隔绝的纯粹。

他们几个提前到了两天,魏宗成转了转眼珠子,“咱们一会找个宾馆稍作休息,晚些时候提前去后面溜达一圈,提前去瞧瞧情况。”

可这里不比上海到处都是豪华酒店西式餐馆,小镇上唯有的一家宾馆也因多年的经济萧条而倒闭。

走了几条街终于找到一家规模看着还不错的旅店,一楼摆着稀稀落落的摆着几张桌子,菜单上只提供一些家常小菜,二楼三楼可提供住宿。

江纯一早已饿得两眼昏花,三人入座后匆匆点了几样本店的特色菜。

旁边桌上几个老板行头的中年男子,接连不断的高声攀谈引起了众人的注意,“我说你们几个就别凑热闹了,我对于这次的开采权可是势在必得的。”

“我们都知道你苏老板财大气粗,不过你就这么确定这山里面有宝藏?就怕到时候挖到别的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得不偿失喽。”一个身材矮小体形消瘦的男子语气不屑地开口。

“杨民生,你这话什么意思?”这位苏老板立马脸色大变,拍着桌角眼睛瞪得滚圆。

一旁的人立马纷纷相劝,杨民生也抿起嘴一脸假笑,“苏老板我开个玩笑而已,别动气啊。”

魏宗成又细听了另外几桌的谈话,也不在乎就是开采,宝藏之类的话题,他一脸怀疑地把店小二叫到身边,“这些人都是来寻宝的?”

“可不是吗?我们这小店好多年没这么热闹过了?每个人都嚷嚷着后山有宝藏,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江纯一夹了一口凉拌黄瓜放进嘴里调侃道:“这就是你花大价钱买来的消息,我怎么感觉这消息好像满大街人都知道。”

魏宗成听后满是惆怅,他用手肘碰了碰旁边的肖顾言,“你说,现在到底是什么个情况现在?”

肖顾言侧目看着他,“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有人故意放出来消息,为了增加客源抬高市价。”

“那另一种可能呢?”魏宗成迫切地追问,却听到江纯一有气无力地补一句,“另一种就是,这个消息原本就是对外公开的,你被人骗了。”

饭后一行三人想着提前进山考察一番,不料后山入口早已被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看守。

那些人为了躲避头顶的太阳,分成两队瘫坐在一旁歪脖子树下,瞧着有人靠近,远远便挥着手上的警棍吆喝着,“走走走!这里禁止上山,都别添乱赶紧离开。”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江纯一发挥自己特长,一会就把消息打听的门清。

原来自从在上次坍塌后出现原石开始,就有源源不断的村民自行上山采挖。

换成几年前镇里完全有能力立刻自行开采,可如今他们不仅缺少资金设备,更缺少劳动力,多年的荒废让镇上以往靠矿山吃饭的年轻人不得不外出寻求新的生计,留下老弱妇孺在家翘首以盼。

那些冒险上山的村民没有专业的技术和设备,镇长萧正易为了减少伤亡要求立刻封山,没想到县里的警局也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立刻调来一支小分队过来支援。

外界相关的行业嗅到此处有利可图,纷纷从各自涌入这个消沉已久的小镇,打算来个官商合作,协力重新开发致富。

江纯一又问了镇上最大的集市,要了解当地的民土风情,逛街凑热闹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我的探长大人》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