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造的阳光刚刚亮起,孩子们就被喊起来向前院集中。

在此之前持明的幼崽也会从庭院时期起就接触武艺,不过那都是族人们抽空轮流来教个一招半式并没有固定人选,有一天没一天的,学得也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不成体系,学好学赖多半全看天赋。如今校场上一字排开数位从云骑军中因伤退役的军官,仅凭周身散发出的肃杀之气就让吱吱哇哇吵闹不已的崽子们瞬间安静。

门洞另一侧一排神态老迈的持明鱼贯而入,安静走进后院洒扫缝补、烹饪洗涤,各司其职。

离朱还没睡饱就被涤青从床上摇醒,晃晃悠悠走到浴室水槽边被人胡乱用冷水擦了把脸,昨晚才拆开只用过一次的牙刷出现在手里,粉红猫猫头的刷牙杯子出现在另一边,头皮再次被人拽得紧绷绷。

就,有点紧……

其他幼崽也没好到哪里去,昨日来帮忙的族内老人们这会儿派上了大用场,一个个困得什么似的崽崽摇摇晃晃企鹅一样汇在一处吃过早餐就被赶进前院,武师们都已经等着了。离朱缩在队伍最后面,靠在墙壁上低头打瞌睡。前头那些武师说了什么她一概没听,直到眼前光线发生变化才强打起精神站直身体。

“叫到名字的人上前挑选武器,没叫到站在原地等待。趁着这段时间想好练什么,今日选了便要一直练到闭眼那天为止,不可半途而废……”

持明彪悍,全民皆兵,能上战场的都是精锐自不必提,作为普通族人多少也得学些功夫傍身。

挤在最前排的都是些身体健壮的幼崽,武师们的目光也大多盯在他们身上。艋柯一直在偷瞄离朱,见她低头缩着不出声,转身拉住几个大孩子窃窃私语了好一会儿,很快又坏笑着得意洋洋,不停回头偷看。

留给幼崽们思考的时间并不多。

这都什么时代了,习武的根本只是为了强健体魄锤炼筋骨,真要上了战场大规模作战主要靠得还是热武器。也就是命途行者还能用用冷兵器,传统古武早已变成一种文化遗产,除了持明这种家里有皇位的族群,其他仙舟人想学也很难摸到关窍。要么专门拜师学艺,要么进云骑军去混个统一的云骑枪法。

至于说那些践行在星神命途上的人……他们不在讨论之列。

也就是说幼崽无论选择什么武器都无所谓,武师们要得其实是那份日积月累的坚持与毅力。

离朱个子小小,年龄也是迄今为止最小的,武师把前面的幼崽都叫过一遍才发现原地还留着一个小豆丁。再仔细一看,嘿!这小丫头一副晕鸡似的模样,眼睛似闭非闭半睁不睁,一不小心还以为她单纯就是眼睛小呢。

“你!就是你!该你了,上前来挑你的武器。”

这孩子细胳膊细腿垮着张脸,一看就是进丹鼎司的料。武师们也不为难她,纯粹就当督促小崽子锻炼身体。

离朱困得要死,这具身体上辈子大概是个活活累死的社畜,都结卵转生了也必须睡满八小时,少一分钟就摇摇欲坠,一副快要昏过去的德行。

武师站在上首处点名她自然是听到了的,眯着眼睛脚下磨磨唧唧往前挪。

已经挑过武器的行列里突然伸出一只脚,努力想要假装不是故意的有心往豆丁小腿上踢。

演武场的院子算不上太大,这些从云骑军中受伤退役的成年持明各有各的缺损,唯独没一个眼瞎。

小不点迈开的小短腿无缘无故被大孩子踢了一脚,就跟落在地上的小笼包一样一声不吭滚倒在地。

“嗯?”

排在最前面的武师摸摸下巴。

这丫头摔倒时冷不丁曲肘抬头,下意识做了个战术动作出来,有效防止因硬着陆而造成骨伤,有点意思。虽说以仙舟联盟如今的医术骨折比感冒还好治,可是战场上瞬息万变,胳膊腿儿都在还能喘气的人才有输出!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孩子们不懂事,看到同伴摔倒只觉有趣,其中数艋柯笑得最大声。

他指着从地上爬起来拍灰的离朱笑到快要散架,边笑还要边冲着她又是翻白眼又是杀鸡抹脖子似的抖,浑身跟着直嘚瑟。和他一伙的几个男孩也伸舌头蹬腿儿各做各的怪相,似乎打定主意非要把小家伙弄哭不可。

老实讲,持明一族向来多出美人,族内看着略平头正脸一点的拿出去在外面都是风华绝代,这几个孩子能讨嫌成这样也是世所罕见。难看倒也不能说他们究竟有多难看,生得不丑,主要还是气质猥琐,连带着五官都显得獐头鼠目起来。

离朱多半个眼神都懒得给他们,拍完衣服拍裤子,拍干净了继续按照要求走向武器架。

背后传来阵阵窃笑,艋柯在一群幼崽面前反复模仿刚才离朱摔倒的样子,摇头晃脑的扭来扭去。

武器架上常见易练的武器全都被人拿完了,从背后那些嘲笑声的大小分辨,可以想象这是谁的点子。

武师们没有介入这场幼崽间的小把戏。比起艋柯的自以为得计,他们更想看离朱作何表现。只罗浮一艘仙舟上的人口就是个能让云骑将军眼前一黑的数字,持明在其中并不是极少数族群。虽说人口持续性萎靡,奈何基数有那么大,几十亿人还是有的,所以每一代褪生破卵的族人里总有概率出现些奇葩。

持明无父无母,反过来说也就意味着无子无女,谁也不用给谁当爹当妈。孩子太熊?那你就熊去吧,大不了将来一条锁链拖进十王司,自有专门的龙师送他一程回炉重造。

——波越古海永不拒绝【不朽】的后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星穹铁道】持明族迟早要完》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