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满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日薄西山,外面天光渐暗,屋内墙角摆放的长明烛自动燃起,照亮书本上的复杂文字。

林听被风长赢带出识海,以灵魂之躯坐在桌前,正读着从书架上翻找出的一本闲书。

在她解释清楚系统、攻略、反派以及小说和二十一世纪现代社会后,风长赢便陷入了沉思。

“你觉得我是无生命的书中人吗?”风长赢心中有了猜想,她试探林听。

林听思忖道:“有个概念叫平行世界,我们那多数人认为小说里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只是我们无法进入那个世界。”

若是以前,林听也将这种说法当作书粉的美好寄托,但现在她正和书中人物面对面交流。

而且这个人物还把带她穿书的攻略系统消灭了,攻略系统强大到将她从二十一世界拉入书中,风长赢则更强大,直接杀掉攻略系统。

如此实力岂会是轻飘飘的纸片人。

风长赢在她面前坐下,素手一抬,书架上自动飞出一本册子落在她手中。

“将你那个世界的所有信息都记在册子里,包括你课上学习的外语。”风长赢看过林听的记忆,对现代用语也略有了解。

林听接过册子,一只毛笔从册子里钻出来,她问道:“你不是都看见了吗,我再写一遍有什么用?”

风长赢不语,漆黑的眸子静静望着她,林听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乖乖握住笔开始写。

小命还在人家手里,她哪有质问人家的资格,听天由命吧。

攻略系统被打死了,她还被困在此处,家是回不去了,两个字命苦。

林听奋笔疾书时,风长赢推门出去。

明月高悬,清冷的辉光为整个魔宫镀上一层如雪寒霜,她踏着月光缓步走在路上。

心头记挂着两件事,一件是东天柱破裂,另一件则是夺舍小贼的来历。

风长赢所在的世界名为浮生界,因灵根缘故分为可修行的修真界,即是仙界和魔界,无灵根的即为人界。

名为地星的世界可以利用各式各样的系统侵入浮生界,这次是林听夺舍了她,下次呢?

会不会是狼子野心之人夺舍母亲试图统治魔界,抑或是林听记忆里的男人侵入此界,将此界也变成地星那样可怕糟糕的地域?

不断掀起战火民不聊生,各式肮脏的化工武器破坏生灵环境,记忆里地星的人族贪婪地侵占了所有生存空间,其它生灵逐一消亡。

最让风长赢无法接受的是女人在男人的统治下仰人鼻息,母女相连的链接被打断,女人一生辗转于三个家庭。

地星的女人没有自己的家。

简直是逆天犯顺!

风长赢说什么也不能让此界变成地星那般,她要林听写下地星有关的所有信息,是为分辨地星和浮生界之人。

眼下她没有彻底杜绝地星人侵入浮生界的办法,只能设法阻止地星人利用夺舍的身份胡作非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